「看來大局已鎖定,你們也可以束手就擒了。」雄意氣風發的說:「我會再進兩球,把你們推下失敗的深淵。」

「……」雖然不忿,但現在的星也並未想到對策,只好沉默回應。

「繼續這樣下去,結果只有一個,剛剛我們的防守是不錯,但還未夠放開,未夠豁出去,所以還留有一點力,我們不盡全力是不能扭轉局面的。」敏此刻身影變得異常巨大,把星和早完全吞噬,他們除了同意也不能作出其他反應。

可能是最後兩回合的攻防,雙方都要萬無一失。攻的一方施展渾身解數,守的一方也密不透風,雙方對峙、僵持接近一分鐘,觀眾也開始鼓譟起來,奈何此刻就像武林高手過招般,敵不動我不動,雙方只在意識層面上交手,大戰已數十回合,但仍未分勝負。

突然早先動起來,向章有所動作,章熟練的後手運球往左躲開,打算突破,但早並沒有失去身位,因為他是用左手去偷襲,而早亦是看準這點,立刻用右手再盜球,章一時未能適應這連技,球被輕觸,偏離了一點,要退後半步把球控住,而這亦在早的演算當中,他箭步衝出,把球再拍走,球直直的飛往中圈,章和早也向著球狂奔,有如獵犬追著獵物,最後狠狠撲向獵物,同時把球抓住,群眾被這熱血舉動燃起了,一起大喊:「一,二,三,jump ball!」



在街場當雙方同時持球,爭持不下時,便會數三聲然後jump ball射罰球,看誰最後得到球權。

「罰球一向是我最拿手的,這就是我們反擊奏鳴曲的前奏。」早胸有成竹,站上罰球線準備射球。

「一jump吧。」章竟然在緊要關頭這樣說。

「嚓」的一聲,球穿針破網,早得意的準備發球,但同時心想:「不能大意,在這關頭竟然要求一jump,肯定在謀劃著什麼。」

早傳給敏,讓他發動進攻,而自己則退到左面零度位埋伏,星也在鎖匙圈爭取到有利位置,但敏並沒有傳球的打算,他舉起左手握實拳頭,星看見後先是呆了一下猜想是什麼意思,後來會心微笑再跑上左面牛角位單擋,敏利用單擋把武擋開,面對雄的換防,他利用速度稍微擺脫了雄,然後彈地傳球給roll in的星,武雖然速度快,但身高是不能解決的死穴,所以星拿球後跳起半勾手打板得分,武卻只有做背景的份。



「說好的連進兩球呢?我說應該是我們連進六球反勝才是真。」星對雄諷刺著。

「幸好你還記得我們小學時的戰術,否則這球也不能輕鬆得分。」敏對星說。

星也回應:「我也差點忘記,所以呆了一下,幸好身體還存有記憶,令我聯想起MVP的名號。」

「我們要一球一球的把比分追回來,再逆轉比賽,中斷他們的連勝。」星也不忘再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