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比八的比分,比賽已進入最後階段,在線觀看人數有如恒生指數屢創新高,現場觀眾情緒也越趨激烈,吶喊助威聲響遍天際,附近的居民聽到也顯得激昂起來,有多次忍不住差點想透過窗戶為他們送上新鮮雞蛋、蔬菜和食水,只是礙於不能高空擲物而打消念頭。

「我們乘勝追擊,一口氣拿下三分,結束比賽。」早向隊友們大喊。

「賣人情也賣夠了,」章一邊嚴肅的說,一邊掃視著觀眾,似乎在尋找什麼:「認真起來,取得餘下兩分,為我們這趟漫長的挑戰之旅畫上完美句號,然後要他們實現我們的夢想。」

「Check ball。」

「No check。」



早接過球後,立即運球想快攻突破殺章一個措手不及,奈何章一早已看穿這招數,所以成功阻止這次攻勢。

「每到緊張關頭,只要你check ball後就會快攻,這麼多年也一樣,對著我又怎會管用?」章對早咆哮:「讓你看一看作為皇牌認真的我是如何完勝你!」語畢,章伸手襲向皮球,早本能的用手護球撥開章的手,而身也轉側和章拉開距離,然而這就正中章下懷,章的佯攻就是在等此刻,他在早背後跨一大步,球就曝露在伸手可及的距離,輕輕一撥,球便離開早的手,而章也輕鬆的搶到手,攻守轉換仍未來得及適應,章便從早身邊疾速閃過,上籃得分,拿下第九分,讓比賽終於來到決勝分的局面。

早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雙手,星見狀走過去安慰他:「不用自責,反正還能追,還有一球,我們仍未落敗。」早仍然無動於衷。

敏也行過去拍早的膊頭說:「不用介意,防守好再反擊,我看時間差不多,我們有一次可以從天借回來的反擊機會,分分鐘能反敗為勝。」

早聽罷有些許反應,抬起頭看著敏,面露疑惑,星也對敏報以相同表情,但敏並沒有詳加解釋,只是得意洋洋的向他倆傳遞防守下一球的戰術。



「Check ball。」

一如敏所料,章果然自己親手來終結比賽。

「No check。」

接球後早立刻向前迎上,貼身防守,但章並沒有後退,反而是不介意與早進行身體對抗,這與敏的預測有些微出入,但對戰術影響不大,而武和雄則如敏推測一樣退到三分線外,讓出路給章作最後一擊。

「只要再等二十秒,然後令章正對著籃板射球就行。」早牢記著敏的戰術,心裡倒數著:「十九、十八……」



章背對著籃板頂著早慢慢以身體由三分線逼入罰球線,早在身體對抗上處於劣勢,很難支撐十多秒,頂多只有五秒。

「再這樣下去一定會失敗,我不可以洩氣,不可以認輸,因為我是皇牌,要頂著他,還有十秒而已。」早心裡立刻回想過往看比賽的片段,就像人生走馬燈,試圖在當中尋找應對方法,終於被他找到。他由本身的馬步改為箭步,而前面的腳放在章的屁股位置頂著他,終於勉強把他停住,章多試數次也未能再進半步,於是用屁股一推,然後背脊一靠,在他倆擠出盡可能多的距離,然後轉身跳起fade away射球,用盡一切辦法令早不能封阻他。

多虧章的謹慎,時間不多不少,剛剛好在他出手的一刻踏入二十秒,章跳起瞄準射球的瞬間,太陽光透過民居住宅窗戶的反射,直接刺進章的眼裡,令他眼睛刺痛,看不清前方,球也只能憑感覺射出。

「咚!」沉沉的一聲,球命中前框,敏一早已跑到籃下搶籃板球,他接到球的一刻,就等於宣布他的戰術奏效了。

敏運球出三分線外,武已經來到他面前防守,這一波進攻的戰術事前來不及討論,唯有以平日鍛鍊得來的默契來搭救。

星和敏本身是最佳拍檔,當敏還躊躇該如何擺脫武時,星已經在武的盲點設下單擋,敏也老實不客氣的借助星的單擋擺脫了武,而雄立刻來補上換防,但星pick完便立刻roll in,敏彈地傳球,穿過雄的胯下傳到星的手上,畢竟同一招數已經遇過,雄已預到有此一著,所以追身防守的速度特別快,但可能是人的第六感,星感受到來自後面傳來的殺氣,他不敢上籃,而是把球向左面拋,當雄以為他危急犯錯之際,一黑影剛好到達把球接實,走兩步然後上籃,上籃一刻才看清楚黑影的真身──原來是敏,這正是默契的表現!

敏左手上籃,球向上升,雄和武只能眼白白看著球入框,唯獨一人沒有放棄,一個黑影橫空出現,把剛剛離手正在上升的籃球狠狠拍出場外,引來全場尖叫歡呼,這人正是章。

「我是皇牌!我會擋下你們所有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