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追魂鍋除了把球扇出場外,也把無限覆桌三人組剛剛再點燃的反擊火苗徹底吹熄,三人僅有的鬥志也終於燃燒殆盡,即使球權在手,也喪失了戰鬥的意思。

「比賽還是要繼續,提起精神吧。」早勉強擠出具戰意的樣子,但所有人一眼也能看穿這拙劣的演技,而且他的隊友也沒有任何的回應。

三人勉強站好位置準備開球,而對面的挑戰者Project B神憑自若,一副吃定你的表情,形成巨大對比。

觀眾開始鼓譟,沒有太多時間再意志消沉,球賽始終要進行落去,星把球傳給早,此刻的早其實腦內也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對策戰術,而敏和星兩人也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望天打卦,比觀眾更觀眾,早隻身面對敵方三人,而其中一人更是開掛的章,除非能進入zone,否則絕無取勝機會。

要入zone必要是天才級,而且要有催化劑,所以根本無可能出現在早身上,更何況zone只是二次元的產物,中二病也要有限度。



早面對三人夾擊,基本上已經被圍起來,不要說突破,就連拍球也有困難,現在唯一可以解困的方法是射球,但身處三分線外一米多,要投進好比登天,勉強出手中板或框還好,可以拼一下籃板球,但萬一air ball,或是被封阻,就等於把球權雙手奉上,當然現在情況遲早也會被盜球,所以必需盡快做決定。

「真的要輸了嗎?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很不甘心,如果有奇蹟的話……」就當早在想方設法、渴望奇蹟出現之際,球終於被武偷了,他拿到球後立即傳給章,早立馬追上,但始終慢了一步,章起跳了,雖然明知是不能封阻,但早也跟上起跳,期望有奇蹟降臨。

無錯,凡人對於自己無力之事,盡自己所能期望奇蹟降臨已經是最積極的做法,可惜奇蹟發生的機率比中六合彩頭獎的一千四百萬分之一的機率還要少得多,所以早的行動只是徒勞。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章的上籃用力太猛,球撞上籃板後反彈的力度太大,未能入框,而是彈了出來成為籃板球,奇蹟竟然發生了!早見狀,落地後便立即再跳起搶奪,而章落地後向前跑了數步作緩衝,頭也不回,不打算搶籃板球,因為他知道後面一定有人會上前在空中把球灌進框,他這球是故意力度過大,用籃板作媒介,讓灌籃作最後一球,華麗謝幕,但這計劃要成功,還要看最後的關鍵人物造化。

早在空中,計算好球的反彈軌跡,伸出右手把球接實欲摟入懷中,奇蹟的曙光照射著早,豈料此時,一大片烏雲把曙光遮閉,令奇蹟的光芒驟然消失,定睛一看,遮天蔽日的並非烏雲,而是一個龐大的身影,實現最終計劃華麗謝幕的關鍵之人──雄。他在空中輕鬆接管在早手上的皮球,然後大風車暴力入樽,早被撞開倒地,滾了數下,雄則掛在籃框上,君臨天下的看著剛被他撞開的人,狀甚挑釁。



奇蹟終究沒有出現,比賽的比分最後停留在十比七,挑戰者Project B完成了史無前例的全城最強挑戰十八連勝。

自古成皇敗寇,勝者被觀眾圍著熱烈慶祝,敗者被冷落一旁自己哀嚎,這是不變定律。

擾攘一輪後,章從人海中艱難地游出來,走向早對他說:「下次我們再比吧,這次之後我們機會還多著,賽前你問我的問題,現在帶你去聽答案吧。」章伸出友誼之手,讓仍然跌坐在地的早借力起身。

剛經歷完全城也知的失敗後,早失落之情還在,實在提不起勁,本身想拒絕章,好讓自己繼續頹廢多一會,但章再踏前一步,雙手捉實早的手,一把拉起他,然後又說:「請相信我,知道後你一定會比之前更有幹勁。」

早不好拒絕,跟在章的身旁繞過慶祝的人群,緩緩走去球場遠處的長椅,長椅上坐著三個穿著完整西裝的中年人,而三人面前有幾個熟悉的身影,他們正在傾談著什麼,而當他們發現章和早後,西裝人士即時站起看著他們揮手,而熟悉的身影也轉身望向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