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大廳,其他人都已經到了,只有莊園的主人波叔叔還未到。

「好慢呢,我已經很餓了。」早嘰咕著。

「還是耐心等待吧,畢竟他有重大的事要宣布,可能在作最後的準備呢。」章回應他。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波叔叔依然未露面,在坐的人開始有點騷動,女僕見狀也只好再次去邀請他。

「不如你先說說為什麼會有這次十八區挑戰賽,我真的按捺不住我的好奇心了。」早哀求章。



「好吧,反正都到這階段,先說無妨。其實有次我們三人打完球在場邊喝水休息聊天時,聊到了全城性的三人籃球比賽,就像NBA,每區也有一隊,然後互相比賽,最後爭取全城冠軍,我們說得天花亂墜,非常高興,而這段對話就被坐在附近乘涼的麥老先生聽到,他覺得很有趣便走來搭話,我們四人聊得不亦樂乎,但到討論實行階段時,卻被現實所擊潰,畢竟是全城性的賽事,要爭取到政府支持、人們關注、金錢投資是不容易,當我們三個納悶之際,麥老先生便提議我們進行這次挑戰賽,更說所有資源由他贊助,如若最終挑戰成功,引起到群眾關注,他便以公司名義每年舉辦這賽事。本身我們也以為他說笑,畢竟是一個普通老頭子,哪有資金?他好像看穿了我們的想法,然後和藹的笑著遞上卡片,更說想清楚再找他,那時我們才如夢初醒,原來他是全城最有錢、全球富豪榜一百大的麥柏波先生。」章回憶著。

「竟然有這奇遇?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們,讓我們一起參與?」早著趕的問。

「我們也有想過,但有兩個原因令我們沒有這樣做,第一是因為麥老先生說只以我們三人之力去挑戰;第二是因為我們也想在正式的場合中和你們認真較量一次。」章接著說。

「幸好你們成功了,即是說將會有全城的賽事?到時我們可以攜手作賽,和其他十七區的好手過招了?」早興奮的問。

「正是。」章斬釘截鐵的答。



「但真的會這樣順利嗎?始終他是一個商人……」城忍不住衝口而出。

「如果無利可圖,他應該不會舉辦這比賽。」敏也搭訕。

「所以他才用這次挑戰賽試水温呀!」武說。

「我們有做過簡單的調查,他生意眾多,當中有涉及到運動,所以我們認為他的提議實行性頗高。」雄也加把口。

「他是混身銅臭的商人,只做有利自己的事,我看他只是想利用你們而已,畢竟他是搶奪我父親生意的人。」梁詩情帶著恨意的說。



「是不是當中有誤會?我看他不像這樣的人呢……」早首次反對梁詩情。

「你懂什麼?你才剛認識他,他這老狐狸,別被他騙了,恨不得他早點死去。」梁詩情語帶殺意,看得出她對波叔叔恨之入骨。

「大事不好了!老爺不見了!」剛去找波叔叔的女僕驚呼著邊跑回來邊說:「老爺只留下字條和文件便失蹤了。」

在場人士立即湧上前圍著女僕,想看那張字條。

「大家稍安無燥,讓我為大家唸出來吧。」管家全叔臨危不亂,把場面完全控制住。

「對不起大家,我為當年做過的所有錯事一直自責,如今大小姐已亭亭玉立,當年搶回來的生意也一併歸還,轉讓文件已經簽好了,雖然不能血債血償,但我會找個安靜的地方隱居渡過餘生,給我一線生機,不用找我。」管家全叔朗讀著字條。

「這張字條有點奇怪,但一時又說不出哪裡有問題,字跡也和老爺差不多,究竟發生什麼事?」全叔喃喃自語。

「可惡的卑鄙小人,本想留他一條狗命,讓他公開認罪便算,看來是剛才被我揭發後最終選擇畏罪潛逃,貝迪格,他應該走不遠的,一定要幫我抓住他,報我父母之仇。」梁詩情七竅生煙,貝迪格也不敢怠慢。



「管家和女僕,根據字條,我是你們的新主人,從今開始要聽我的話,那壞人的事留給貝迪格處理,你們不用憂心,就像日常那樣工作就好。你們快點上菜,不要餓壞我的朋友們。」梁詩情命令著。

女僕們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全叔著她們先跟吩咐去做才平息下來。

「事有蹊蹺,我覺得蠻可疑的,一起查一下?」章小聲問早,早也點頭答應。

「我覺得你的女朋友很可疑,剛才你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事嗎?」章繼續壓低聲線。

「好像沒有,除了在洗澡時有人敲門但卻不出聲外。」早回憶著:「但我留意到全叔朗讀字條時面帶疑惑,好像他也發現了當中的不和諧點。還有,她不是我女朋友,我們只是朋友。」

「先吃飽再算,餓著肚子不能思考,吃飽後再問他。」章對著眼前美食流著口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