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 我同你死過!」我跳起發狂道。 

發仔耸耸肩道:「Why so seriously?」 

「錯Grammar呀, 傻仔。」紅棍提醒道。 

猫女郎掙脫開發仔既懷抱, 走過來扶住我, 溫柔道:「呀恆, 你無事吖嘛?」 

「隻手可能擦損左呀。哎唷。」我作狀道, 其實根本咩事都無。 



「係喎, 紅哂添, 我幫你吹下。」猫女郎講完就真係細細口咁吹啲微風落我隻手度。 

雖然唔係咩肌膚之親, 但就咁聽佢話要我幫吹下都己經令我好high。 

「鑊鑊啲正女都係黐埋去呀恆度, 呢個世界真係無Fair呢兩個字。」發仔葡萄道。 

「Fair係一個字來家。」紅棍道。 

雖然俾猫女郎吹到我成個身都軟哂, 但有樣野一定要搞清楚, 於是問: 「妳係邊個? 點解你又會識得我?」 



猫女郎吃驚問道:「呀恆你唔記得我喇?」 

我苦笑道:「我連你個樣都點未知, 點記得呀。」 

猫女郎此時先醒起自己仲係蒙住半張面, 連忙伸手將眼罩除左落來。 

一見到佢個樣, 我頓時有股涼意係背脊骨度升起。 

「呀鳳?!」班死仔同時係我身後大嗌。 



猫女郎迷惑左一下, 隨即笑道:「我諗你地一定係見過我細妹喇, 我唔係呀鳳, 我係呀美。」 

「一個呀鳳, 一個呀美, 你啲屋企人改名都幾求其家喎。」泥頭道。 

「一啲都唔求其呀, 你地睇下佢心口個名牌!」發仔激動道。 

我地一望, 大聲咁讀左出來。 

「李露美?!」 

呀美神色尷尬咁側過身, 扁嘴道:「你地尋晚都己經笑左一次, 今晚又笑人。」 

「等陣先, 妳憑咩要我地信妳講既野!」發仔大聲道。 

「唔好激動住。」大舊拍一拍發仔, 續道:「呀恆手車快到咁, 如果呀美同呀鳳係同一個人, 佢點都無理由追得上我地。」 



「而且佢呢度仲要多左粒銷魂墨家。」我指住呀美眼角既位置道。 

「呢啲野都唔能夠令我信服。」可能因為差啲俾呀鳳攞左條命, 發仔尤自不信道。 

「咁你要點先肯信我。」呀美可憐道。 

發仔邪惡咁笑左笑, 要求道:「好簡單既者。我之前掂過妳細妹個胸, 如果你可以俾我試多次, 我一揸便知龍與鳳!」 

「好辦法! 直接了當! 」泥頭舉起拇指贊成道:「不過我又要試。」 

正當我想大駡呢兩條仆街果陣, 呀美竟然道:「如果你地真係要咁先信我既話, 我無意見。」 

泥頭同發仔即時跳起歡呼。



正當泥頭同發仔五指成爪咁行近果陣, 呀美道:「我可以俾你地試, 但係我有一個小小既請求。」 


「你點求救都無用既啦。」發仔奸笑道。 

紅棍一下打落發仔個頭度, 道:「人地係話請求, 幾時有話過要求救者。」 

發仔摸摸頭道:「咁撚煩家, 講啦。」 

呀美望一望周圍, 低頭道:「呢度好多人…可唔可以上到你地間房先做…」 

「我地間房?!」泥頭驚訝問道。 

「係呀, 你地樓上間總統套房都未check out。」呀美道。 

「總統套房咁正?! 你點睇呀泥頭。」發仔問道。 



「點都好過宴會廳既。」泥頭答。 

「上睇下去都好, 但為免引起不必要既注意, 我地最好裝扮一下先入酒店。」大舊唔知幾時頒左幾個蝙蝠俠角色既面具返來。 

「我要做小丑!」發仔搶過一個面具。 

「你唔使扮都係啦。」泥頭戴上左個羅賓。 

「大舊, 呢個最岩你呀。」紅棍遞左個班恩既黑色口罩俾佢。 

如是者, 我地個個戴上左面具, 遮住哂完全既面貌。 

「Follow me」呀美戴番眼罩, 好有型咁講。 



「佢越係咁, 我越等唔切」發仔心癢難搔道。 

由於每晚係Batman之夜, 酒店入面既客人大多奇裝異服, 造型奇特。 

天花板偶爾會射出一兩道類似閃電既白光, 配搭上有如行雷的音效, 令室內既氣氛更添詭秘。 

反觀只係戴住面具既我地, 根本就係小巫見大巫。 

當我地走過一條通道既時候, 發仔突然道:「你地睇下, 呢個board上面有條友好熟口面。」然後指墻上面一塊寫住「本月最佳員工」既告示板。 

當見到Room Manager張相既時候, 紅棍失聲道:「Mr. Z?!」 

大舊點頭道:「雖然我未見過佢, 但從相下面Mr. Zakarf 呢個名來睇, 應該唔會有錯。」 

「一直追殺我地既人, 竟然係呢間酒店既員工?!」我問道。 

「唔, 一定有啲好重要既野我地未諗通。」大舊眉頭深鎖。 

「講咁多做咩呀, 快啲上左房先啦。」發仔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