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一看, 呀美己經揸住左枝槍對住我地。 

「話反面就反面, 果然不愧為屌你老味李露美。」發仔道。 

望住呀美因為雙手揸槍而挾出既事業線, 泥頭道:「佢賤得來真係好撚索。」 

我無暇欣賞, 只管問道:「呀美, 究竟我地有咩得罪你兩姊妹, 搞到妳地一定要置我地於死地吖?!」 

呀美冷酷道:「樣衰本身就係一種罪。」 



「一句就收哂你皮啦, 呀恆。」發仔幸災樂禍道。 

「你都一樣。」呀美將枝槍對準發仔。 

「Peace, Peace..」發仔雙手連忙做出牛角既和平手勢。 

紅棍瞄左瞄背上既龍葵寶劍, 細細聲道:「你地諗計引開條女既注意, 我搵機會削佢手腕。」 

「收到。」發仔一講完就拉低左條褲鏈。 



砰! 

一粒子彈係發仔既褲浪位擦過。 

「唔好係呀姐面前玩野。」呀美無情道。 

「你做咩撚野呀..!」紅棍以微不可聞既聲線埋怨道。 

「咁你叫我引開佢注意呀嘛, 我咪諗住露下械, 俾個下馬威佢咯。」發仔死唔認衰。 



「收番埋你枝牙簽啦。」泥頭道。 

呀美從左而右掃視左我地一次, 然後對住孱仔道:「交張飛出來, 我可以令你死得快啲。」 

望住佢甜美既樣貌與殘忍的言行形成強烈既對比, 我忍唔住道:「錢真係咁重要咩?! 妳咁靚女, 我信妳既本性一定唔係咁壞家。」 

「屌, 最撚煩就係你。」 

呀美一面厭惡咁向住我個頭開左一槍。

唔知係咪我既幻覺, 呀美開槍果一剎那, 我感覺到時間好似膠著左一樣, 停濟不前。 


望住半空中高速盤旋既子彈, 有關於尋晚既記憶突然係我個腦入面有如山洪暴發咁湧現出來……… 









七彩迷幻既燈光, 紙醉金迷既氣氛。 

場內既超重低音甚至會令到人既五臟六腑跟住啲節拍一齊震動。 

我好舒服咁攤左係一張超闊既沙發上面, 任由自己陶醉於一夜暴富既喜悅之中。 

好多人發夢都去唔到既終點, 依家己經係我新生活既起點。 

咩野勤力返工, 咩野努力儲錢, 通通都與我無關。 



因為我有既係一億。 無錯, 係一億。 

美中不足之處係, 呢筆錢我仲要同眼前既五位仆街分… 

「無介紹錯呀呢, 呢間Playboy Club全亞洲得澳門金沙有家喳, 來親呢度既人都係非富即貴。 」大舊燒著張一千蚊紙, 點左口煙道: 「不過屌, 依家我地咪係其中一份子咯。」 

「有錢真係好撚爽呀!! 我以後飲凍檸茶終於都唔使再就住要唔要加兩蚊喇!!」發仔將枝82年既Lafite當Bonaqua咁飲。 

「我咁大個仔都未試過…嘔…」泥頭嘔到一身都係, 然後道:「嘻嘻, 啲野會自動係我個口走出來咁抵死既。」 

「咦, 你中午食左椰菜花來喎。」紅棍細心研究泥頭身上面既食物殘渣。 

「嘻嘻, 椰菜花, 很想去捕捉他。」發仔係咁係度Kai笑。 

「你地真係唔好再飲啦。」孱仔勸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