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池既燈光突然亮起。 

一位貌似谷德昭既司儀攞住枝咪宣佈道:「Ladies and Gentlemen, 今晚壓軸既表演即將開始, 有請我地Playboy Club既淫賤姊妹花, 你老味同你老奉!」 

口哨聲, 歡呼聲此起彼落。 

兩個生得一模一樣既女仔走左去舞池中間大跳豔舞。 

「泥頭唔好嘔住呀, 對孖女好撚正呀。」我high到手舞足蹈。 



「咁鍾意既話, 上去搞佢地咯。」發仔道。 

「講得岩, 依家我地有錢大撚哂家喇。」大舊講完即刻將我成個秤起。 

之後佢地一個二個捉實哂我啲手手腳腳, 將我成個人掟左去舞池度。 

落地後, 我完全無覺得尷尬, 仲好開心咁跟住啲音樂扮狼叫。 

對孖女不單止唔介意, 仲要攞條羽毛圍巾不斷挑逗我。 



「哥哥仔, 第一次來呀」其中眼角有粒墨果條女道。 

「想唔想試下比翼雙飛既滋味呢。」無墨果個問道‧ 

「想呀想呀。」我由一隻狼變左做一隻狗。 

「咁睇你俾唔俾得起錢啦。」有墨女道。 

「姐姐你地收幾多家?」我心痕難搔道。 



佢地兩個向住我烏低左身, 同時指住自己既波罅道:「咁睇你擺得幾多落來啦。」 

「超!」我好豪氣咁將一喳金牛塞左入佢地條裙入面。 

「嘩, 呀恆, 呢次你真係愛在深溝呀。」大舊係池邊嗌道。 

「多謝老細。」孖女同時撲過來攬住我。

此時, 肥仔司儀既聲音再度響起:「嘩, 好犀利呀呢邊, 有位客人破左我地解Bra扣大賽既紀錄, 9秒之內竟然解開左10個唔同類型既Bra!」 


只見發仔笑騎騎咁企左係對面既舞台上面接受群眾既歡呼。 

「好! 依家到最後一位選手喇。」司儀道。 

紅棍一路揮手, 一路行左上檯。 



檯上10位兔女郎早己背住觀眾, 一字咁排開左。 

紅棍將手指放係嘴邊, 示意群眾安靜落來。 

只見佢微一凝神, 便喝道:「漫天花雨!」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10個Bra幾乎係同一時間彈開。 

全場即時爆出震天價既喝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