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已經跟林羽堂先生簽好了合約,五十萬美元一天,先付七天,而且不含開銷。」高厲行面不改容地答道。
 
「高厲行先生,你似乎是個不怕死的人。」林榮富說,「你知道嗎?我林榮富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騙子,尤其是那些獅子開大口的騙子。這四十年來,我遇過不少騙子,你可有興趣知道他們的下場?」
 
「你情我願的商業交易,何來詐騙?」高厲行報以微笑,冷靜地答道,「令公子和王副總最終選擇了我,只證明了他們的眼光都不錯。價錢方面,根據貴公司的顧問報告,那個血鑽薔薇礦脈的開發權到手之後,此後每年的盈利貢獻,有可能會高達二十億美元。能以數百萬美元代價,換來如此龐大而持續的收益,對林氏來說,實在是非常值得的投資。」
 
林榮富的眼神更添幾分兇狠。「高先生,你以為這每年二十億美元的利潤,是你獨力為我們賺來的嗎?」
 
「不,我有自知之明。我只是個替林氏跑腿的,但卻是世上唯一適合做這個工作的跑腿。」
 


此時,林羽堂擱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看了一看,就趕緊在林榮富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林榮富點了點頭,完全不露形色。
 
高厲行雖然察覺到異樣,但他畢竟並非未卜先知的神人。在對方還未露出狐狸尾巴之前,他只好依計劃繼續行事。
 
他開啟了筆記本電腦,展示由斯佳麗為他預備好的簡報:「林先生,或者先讓我向你解釋一下,這次跟c國談判的策略方案。首先,我希望向你報告一下這個國家的政經狀況,以及該國政府的人事架構,當中包括了很多從未對外公開過的絕密情報……」
 
「哦?高先生的『絕密情報』,也包括了在七天後,c國的代表團將會親自來到本市,舉行秘密晚宴的消息嗎?」
 
高厲行臉色頓時凝住了。
 


對方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幹嘛他竟然沒有收到消息?難道斯佳麗的情報蒐集能力,還要比林氏來得差嗎?
 
「高先生,你的臉色不怎麼好啊?」林榮富可是臉色紅潤,十分愉快,「無所不知的高先生,當然不會不知道,七天後c國將在本市秘密設宴,邀請對鑽石礦有興趣的各大企業派代表出席,並進行合作夥伴的初步遴選程序吧?林氏當然是獲邀請的企業之一。雖然這個計劃一直是由小王的團隊負責籌備,但這次我打算也讓羽堂去長長見識。羽堂,你沒問題嗎?」
 
「爸爸!」林羽堂喜形於色。另一邊廂的王志強則面色大變,這鑽石礦可是他一直跟進中的計劃啊!這算是甚麼意思?
 
「羽堂,小王,你們聽好。公司的打算是,希望能夠集中所有的內部資源,先把鑽石礦的合約拿下來。為了得到這份合約,羽堂那個d國油田開採計劃可以暫時擱置。但羽堂要記著,這次你跟小王是良性競爭,不許內鬨,知道嗎?」
 
「知道了!」林羽堂那無比囂張的嘴臉,對著高厲行和王志強儘情展露出來。
 


「以高先生的能力,相信沒必要由我方向你提供請帖,也應該有辦法堂堂正正地出席宴會的吧?」
 
「雖然請帖中列明限派三名代表出席,但為了表示跟王副總的團結,要不要我把其中一個位置讓給高先生呢?」林羽堂乘機報復地說:「五十萬美元借一小時,最低消費三小時,怎麼樣?」
 
會議室響起全場嘲笑。王志強一再向高厲行耍眼色,似要詢問『沒問題嗎?』。
 
高厲行雖然面不改容,但似乎跟他一貫胸有成竹的模樣比起來,是稍為拘謹了一點。
 
「林先生,我相信我們還需要建立更深層次的互信,才到達可以合作做生意的地步。」說著,高厲行關上了筆記本。
 
王志強大驚。高厲行難道想要不幹嗎?雖不管這個人的動機可疑,但他現在當眾表示知難而退的話,自己豈不是名譽掃地?以後怎能在公司立足?
 
「……為了和林老先生你建立互信,我有個建議:在七天後的宴會上,我保證能夠讓林氏在其他競爭者中脫穎而出,讓c國方面給予我方最優待的談判權利。如果做不到的話,我願意無條件解約,分毫不收。反之,要是成功的話,希望林先生能遵照我們所簽訂的合約,付出合約內所列明的代價。」
 
林榮富面上的笑容帶著狐疑。他在心裏再三衡量著此建議的利害。無論高厲行成功與否,林氏只會獲益而不會有任何損失。反而高厲行則是把自己的職業生涯投注在一局風險頗大的賭注上。


 
這個年輕人甘願冒如此大險,是否表示他對這次談判確實頗有把握?
 
但畢竟,他連c國代表團將會親自前來本市,似乎都還沒知道。他真的有能力可以在七天內,跟c國建立起超過所有競爭對手的關係嗎?
 
「……好,我接受你的條件。因為你是小王介紹過來的,而小王是林氏最能幹的員工,過去幾年來他從未讓我失望過,我相信這次也不會例外。」說罷林榮富伸出手來,表示接受高厲行所提出的建議。
 
這話聽得王志強不禁全身冒汗。自從進入林氏以來,他從未聽過林榮富如此直接地對他表示懷疑。可見林榮富平常即使對他如何親切,心底裏對他是毫無私人感情的。只要他稍有差錯,對方隨時會反臉不認人。
 
只要這次高厲行有甚麼不測,那他在林氏的地位,很可能會直掉進谷底,永無翻身之日。
 
但問題是,這個高厲行……值得信任嗎?
 
「小王,會議完畢之後我們先到你的私人辦公室,我有要事跟你談。」高厲行說。
 


「這是當然。我可有太多事情要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