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家的路上,高厲行對剛才跟林榮富交手一役,久久不能釋懷。
 
c國重要人物在七天後竟然會親臨本市,並開始對鑽礦開採權進行第一輪遴選,這項如此重要的情報,他和斯佳麗怎麼沒有調查得到?
 
高厲行的專業名聲,很大程度建立在他的情報能力。看來他需要跟斯佳麗好好檢討一下,他們是否已經追不上現今世界的瞬息萬變了。
 
高厲行回到辦公室後,看到斯佳麗正在邊塗著指甲油,邊聊著八卦電話。辦公室那對像是黑衣巫師般聳立著,以任何角度都能夠享受到有如置身音樂廳般的專業級揚聲器,正在播放著他最討厭的跳舞音樂。
 
看到斯佳麗的反常,高厲行自然不敢發作。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斯佳麗?你怎麼啦?」
 


斯佳麗完全視高厲行為無物,把椅子轉過來背對著他,繼續儘情地聊著娛樂八卦。高厲行心裏驚嘆,她工作這麼忙,但對娛樂圈的大小緋聞還是瞭如指掌啊。
 
「斯佳麗?我買了你最喜歡的夜宵!花.生.醬.腸.粉!」
 
雖然還是沒有停止聊八卦,但斯佳麗的目光已被吸引過來。當她正想要伸手去拿時,高厲行卻隨口說了一句:「喜歡吃是好,但工餘時要多做點運動……」
 
斯佳麗以生平最鄙視的目光刺向高厲行。她毅然縮開了手,拒絕了她最愛的平民美食。
 
高厲行滿臉通紅,他恨自己一張擅於討好女人的嘴巴,怎麼今次竟突然失常,無法應用在眼前這個朝夕相對的女人身上?
 


難道是因為……他從來也沒有把她當成是女人?
 
以男人的身份出擊失敗,高厲行於是擺出老闆的架子。「斯佳麗,我賦予了你極大的辦公室自由度,對於你如何分配時間,如何排解工作壓力,基本上都不會過問……但唯獨是我所交待的工作,必需要準時並完美地完成……」
 
斯佳麗突然朝他丟東西!
 
高厲行狼狽地接著,發現原來是一隻USB硬盤。高厲行把硬盤插進筆記本,隨即彈出一份有關c國關鍵人物的分析報告。
 
斯佳麗將人物之間的關系以圖表連系起來。只要按一下人物的連結,就會看到每一個人的簡歷、勢力分佈地圖、性格弱點,過去受賄賂的紀錄和各種可疑的經歷,和他們相關的關鍵字,與及互聯網上和他們有關的連結。
 


紛亂陣雜的數據,經過斯佳麗的整理後,隨即變得條理分明。
 
高厲行想要追問點甚麼,但斯佳麗看了看手錶後,便舉起食指來示意他住嘴。「不好意思,高先生。六時正,我今天的辦公時間已經完結,掰掰!」
 
「慢著!斯佳麗!先答我……」
 
高厲行還未及反應,斯佳麗已俐落地收拾好一切,『砰』一聲地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下班去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斯佳麗在太陽還未下山時就下班呢。
 
還未來得及反應,辦公室的大門又再突然打開。斯佳麗從外面探頭進來道:「啊,高先生,差點忘了告訴你,我要放假。」
 
「……放假?怎麼可以?現在正值……」
 
「我在貴公司工作了整整三年,從未行使過年假的權利。到目前為止,我總共累積了五十四天的假期。我現在就要行使我應得的權利。」
 
「那也最少告訴我,你要多少天假期啊?」


 
「你就當我在五十四天後才回來吧。」說罷她又『砰』一聲地關上門走掉了。
 
『她到底在生甚麼氣?誰惹她了啊?』高厲行頭痛了。對他來說,斯佳麗生氣之謎,比起那個漏網的情報還要難以理解。
 
他把揉著太陽穴的手放在桌上時,才發現桌面上多了一份陌生的文件。
 
高厲行打開了文件夾。放在最前面的,是一封電郵的列印本,內容正是那個c國秘密宴會的情報。高厲行看看收到電郵的時間,然後在心裏換算了一下……應該是在跟林榮富會面前兩小時左右收到的吧。
 
『呼~我們得到這情報的時間,果然比林氏要來得早。要是我今天晚點出門,憑這封電郵就可以先發制人啊。斯佳麗也是的,這麼重要的情報,幹嘛不馬上轉寄給我?她知道我是從來不關手機的啊。』
 
高厲行繼續看下去。在這封電郵下方的空白部份,漫畫版的斯佳麗在對他做了一記鬼臉。
 
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繼續看餘下的文件。斯佳麗雖然在鬧情緒,但卻無損她的專業工作態度,『在上班時間』非常盡責地為他搜集資料,並已鎖定了c國的一位關鍵人物:總統私人助理穆哈迪.阿里。
 
在過去好幾天的反覆研究,高厲行和斯佳麗對c國政經界重要人物,可說是瞭如指掌。但對於該國真正的權力分佈,卻仍是千頭萬緒。
 
按照高厲行對非洲國情的了解,真正掌握著一個國家的經貿命脈的,通常都不會是部長級的人馬。在那種國家,公務員是沒甚麼實權的。
 
高厲行的見解,對斯佳麗的情報工作起了極大的作用。她大膽丟下所有掛著重要職位的c國官員不管,集中調查那些能夠接近權力中心,在眾多重大事件或決策上都有份參與,但身份卻含糊不明的人物。
 
抽絲剝繭一番後,穆哈迪.阿里這號人物就出現在斯佳麗的報告之上。
 
根據情報綜合,穆哈迪.阿里擁有極強的行政能力,是個擅於解決問題的人,故多年來一直深得總統法萊爾的信任。
 
雖然從表面看來,他只是個做類似秘書工作的職員,但實際上他是c國政府的大內總管,掌握所有策略性的項目。所以這次驚世血鑽礦脈的投標工作,很有可能是由他所負責的。
 
『那即是說,只要能夠取得他的信任,投標方面就會勝算大增。』高厲行仔細地閱讀著斯佳麗的研究報告。情報顯示,穆哈迪.阿里在過去三年裏,嚴格地遵行了所有的伊斯蘭戒律,幾乎所有認識他的人,都對他身為『虔誠穆斯林』並無異議。


 
「虔誠穆斯林……嗎?這種人是最難賄賂的……真麻煩啊。」
 
一再翻閱此人的生平,高厲行發現穆哈迪.阿里年輕時曾經在巴黎留學。據說他的穆斯林信仰,是在法國參與地下學生組織,支援非洲移民時萌芽的。完成學業之後,聽說他拋開一切前往麥加朝聖,接著在中東地區的穆斯林學校研修可蘭經,直至三十歲後才回歸祖國。
 
高厲行若有所思。這個世上是沒有不吃餌的魚,這是高厲行心裏最堅定的信念。釣不到魚的原因,只在於沒有選對合適的魚餌。
 
『朝聖?研修可蘭經?麥加?如果朝這個方向去想的話……』
 
當思考總算有了方向之時,這一夜已經過去。晨光透過窗戶灑落在高厲行的身上,他伸了伸懶腰,又再精神奕奕地出發了。
 
在飆車前往機場的路上,高厲行突然想起有事要交待,便撥了電話回辦公室。電話過了六響,才記起斯佳麗最近鬧情緒放假去了。
 
『你這個傻瓜!你才剛從辦公室裏出來啊!』高厲行實在太習慣斯佳麗的存在了,根本完全不適應沒有了她的生活。
 


但當高厲行打算掛斷時,那邊卻竟然接通了,接聽的人正是斯佳麗。
 
「斯佳麗!你在公司裏真是太好了!」
 
「……高先生,早安,有甚麼工作要分派給我嗎?……我不知道高先生在說甚麼,請你把話題轉回工作方面……好的,十六小時後,我會把初步調查結果傳送到劍橋大學軒文教授的工作室去,你應該正打算乘坐下一班飛機往英國找他吧?我會替你預訂一張頭等艙機票,待會把電子機票的編號以短訊傳送給你。……知道了,有關宴會請柬的事,請你把詳情電郵給我,我會在指定時間裏替你預備好的,再見。」
 
高厲行幾乎沒有搭話的餘地。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斯佳麗是多麼的重要。幸好她已經回公司繼續工作了,除了態度還是冷得像冰塊之外,工作表現還是一貫的專業和高效率,真是個了不起的助手。
 
高勵行泊好車子後,短訊就傳過來了。他利用自助出票機把登機編號列印出來,甚至連替換的衣服都還沒準備,只是隨手掃了一把最新的時事和財經雜誌,就趕著在最後一刻登上客機去了。
 
坐在舒適的頭等機艙,讀了好幾篇的雜誌文章後,倦得不得了的高厲行拉下眼罩,正想要睡覺。快要入睡時,他才猛然醒覺。
 
「我知道斯佳麗她為甚麼生氣了。唉啊……」他把手伸進上衣的袋子,掏出那張兩天之前的電影戲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