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了三個小時後,小型飛機最終在一片原野中央降落。面前是幾間頗有歷史的木造平房。
 
房子被莊稼圍繞著,也聽到馬匹的嘶叫聲。屋子前停泊著一輛漆上原野保護色的吉普車……
 
地上的馬蹄足跡稀少,也沒有車輪的痕跡,整體缺少一種日常生活的味道,感覺上不像農莊,倒像是某個喜歡原野生活的有錢人,故意保留著偶爾回來渡假的場所。
 
『如此野心勃勃,為了嫁入豪門而不擇手段的女人,還保留著這樣樸素的房子幹嘛?把我叫來又是為了甚麼呢?』
 
「高先生,要是不累的話,我可以帶你到附近兜風繞一圈。」
 


「這也是安潔莉娜吩咐的嗎?」
 
「是的。她說希望可以讓高先生好好看看這處地方。」
 
安潔莉娜的計劃,是要讓c國北部一處地質罕見,景色奇特,完全未經開發的大範圍地區,申請成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
 
由於政治問題,c國一直是個半封閉的國家,甚至被西方國家歸類到『邪惡軸心』的準成員名單上。
 
這世界文化遺產的申請進程,因為需要讓聯合國代表團進入有關地區進行評估,故此計劃亦是代表了該國跟國際社會初次接軌,向外國釋出善意的舉動。
 


安潔莉娜雖然擁有中國血統,但卻是在c國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她在十二歲時便獨自出國留學,擁有巴黎大學公共行政及環境科學的雙碩士學位。
 
於就學期間,安潔莉娜已活躍於歐洲的生態保育運動,畢業後她成為了某關注非洲生態團體的創會會員,雖然名片上的職銜只是高級企劃經理,但其實這團體正是由她所一手創辦的心血結晶。
 
她把向傳媒宣傳等博取美名的任務,讓給那些在經濟上支援著組織的社會名人,並由他們出任各種掛名的主席、總理,董事等職位。但團體的實際運作,以及發展的方向,其實都是由安潔莉娜在背後掌舵的。
 
雖然把西部草原申請成為世界遺產,是她多年來的目標,但自她以禮儀教師,以及理查.法萊爾的地下情人身份從新在c國出現之後,她就完全沒有透露過自己的真正職業。在c國的上流社會,只知道她是又一個出賣美色的女人。
 
除了公共行政和生態保育兩項專業之外,安潔莉娜還擁有一項獨特的優勢:她對西部草原的情況非常熟悉,甚至可以媲美當地的土著。這個計劃在媒體曝光之前,根本沒有人曉得那片荒蕪地區的價值。
 


她完全有信心,在這件事情上,根本沒有第二個人會比她做得更好。就怕計劃太早曝光,會被某個混水摸魚之人捷足先登,或在萬事俱備的時候被某個野心家攔途截劫,把功勞全搶去了。
 
因為這個計劃,除了是她多年以來的目標之外,這也是她顯示實力的機會,以向總統證明她是個多麼能幹的準媳婦人選。
 
若c國想要推行改革開放,他們正需要像安潔莉娜那樣的『皇妃』人選,肩負起作為國家形象大使的責任。
 
這正是安潔莉娜的如意算盤。
 
在宴會中得到穆哈迪的首肯支持後,前後不到十天,整個計劃已開展得如火如荼。以她在聯合國所建立的人脈,以書面申請世遺審核的事,已馬上得到官方的正面回覆。
 
她的生態保育團體也在全力進行傳媒工作。憑著安潔莉娜的眼光和專業知識,再加上眾多國際名人齊心合力地推動計劃,這片位處西非的『最後人間淨土』,終於在世人面前曝光了。
 
經過兩星期近乎不眠不休的工作之後,申請世遺工作已大致上了軌道,安潔莉娜的利益得到了保障,終於可以放下心來,趕赴她跟高厲行的約會了。
 
當安潔莉娜趕到西部草原的老家時,高厲行已在那兒停留了整整三天。他換上了當地的工作服裝,渾身塵土地跟傭人們一起勞動著,還試著以當地的方言跟他們聊天,引來不少笑話。


 
發現了安潔莉娜之後,高厲行從遠處對她揮手招呼。猛烈的非洲陽光直接照射在其古銅色的臉龐,襯托著他那燦爛而開朗的笑容,讓安潔莉娜不其然心裏一跳。
 
也許這笑容並不是她所見過最俊美的,但這個表情竟然會出現在這個男人的臉上,卻是她從未想像過的。這就像是個人生還沒有經歷過甚麼打擊,對世界充滿希望和好奇的少年,才會擁有的笑容。
 
這個深不可測的高厲行,竟然還保留著如此未受傷害的一面啊?
 
安潔莉娜完全看不穿,高厲行的笑容到底是不是發自真心。而同樣地,她也完全沒有抓到任何證據,證明這個表情是偽裝出來的。
 
高厲行在宴會中說過的那句話,又再浮現於安潔莉娜的腦海。他為甚麼總是能夠一語道破她內心的秘密?
 
他怎麼會知道,她從來沒有愛過自己的未婚夫呢?
 
正發呆之間,高厲行已來到安潔莉娜跟前。他探出手來輕撫她的臉頰,再摸著她的前額問:「安潔莉娜?怎麼站著發呆?感冒嗎?」
 


突然回過神來,安潔莉娜反射性地後退了一步。雖然很快就回復了冷靜,但那一瞬間臉紅害羞的表情,已看在高厲行的眼裏了。
 
『真可惜啊……要是沒有經歷過這一切的話,她會是個憑本能便能治癒男人內心的好女人。』
 
經過多年嚴格自律的鍛鍊,再加上黑眼鏡的掩飾,安潔莉娜的外表儀態都無懈可擊。但其實在她心裏,被掀起的波瀾卻再沒有平靜下來。
 
為了轉換氣氛,她轉過身來走向吉普車,「走吧。我帶你去看看一個地方。」
 
「這麼急?你才剛到啊?」
 
「怎麼我們的立場好像倒轉了?」她沒好氣地說,「我把你丟在這裏三天,急的人應該是你對了啊?你不想早點知道,我把你約到這裏來的理由嗎?」
 
「……當然想。」高厲行把手中的工具,一把丟給了已結成好友的土著傭人,然後攀上安潔莉娜的車子裏。
 
安潔莉娜隨意一扯,把襯衫前胸的三顆鈕扣解開,然後摘下太陽眼鏡掛在乳溝前面。她的動作俐落,沒等高厲行坐穩就把車子開動了……


 
「你想要帶我看的,就是這個地方嗎?」高厲行點上了香煙,皺眉深深一吸,然後向著夕陽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這獨特的味道再次傳到安潔莉娜那兒,甚至讓她感到親切了。兩人現正身處一塊紅色巨岩之上,雙腿伸出崖邊懸在半空,身下整個西部草原已是一覽無餘。
 
「我曾經托人找過,根本找不到所謂的『聖地牙哥修道院』香煙,你到底是從哪裏買來的?」
 
「這不是甚麼好東西,只是在智利某省份的鄉郊地區有售。因為之前在那兒待過一陣子,跟那邊的神父有點交情……」
 
「神父還當煙販啊?」
 
「拉丁美洲的神職人員都很開明,甚至還有神父為了維持孤兒院的開銷,蒙著臉去打職業摔角呢。」高厲行說,「嗯……這個地方,近看只像是山脈的一瑞,從遠看才會知道這下面其實是一片非常大的盤地。而泥土中帶著的顏色,顯示這裡的地質應該含有豐富礦藏。這種環境,應該是上古時期被巨型磒石撞擊形成的吧。」
 
「……嗯,眼光不錯。」
 


「除此之外,剛才經過的叢林,樹葉的形狀特別,相信是非常古老的品種。下面茂密的樹林和附近的動物活動聲音,令我相信附近的週圍的自然生態環境幾乎完全沒有被人類影響。因此,這裡的礦藏應該並未被商業性開發。離遠一點的地方,相信也會找到不少的古代動植物的化石吧。這種罕見的地質環境,果然有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價值……」
 
安潔莉娜慵懶地轉過頭來,似乎沒有太過驚訝的樣子。「你已經知道我的計劃了?」
 
「你給了我三天的空閒時間,要是還查不出來的話,豈不是太讓你失望了?」他拿出手機展示一下,「現今科技太發達了,普通民用手機也可裝配衛星傳送功能。」
 
「……你想知道我為何對這一帶的地理情況那麼熟悉嗎?想知道我為何非要保護這裏不可?」
 
高厲行聳了聳肩。「如果你想要告訴我的話。」
 
安潔莉娜取出皮夾,把一幅仍然保存良好的照片遞給高厲行。照片的拍攝地點,也是在一塊類似的紅色巨岩之上。
 
照片中還是少女的安潔莉娜,坐姿正好跟現在的她一模一樣。少女當時的笑容,恐怕已不會在現時安潔莉娜臉上看到了。倒是她那堅定而閃亮的眼神,卻是多年來都沒變的。這眼神跟照片中站在少女身後的男人完全一樣。
 
「……他是你的父親嗎?」
 
「嗯,我是他的私生女。世上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多,再加上及時成功流亡到巴黎,所以在當年的清洗行動中,我沒有被追殺。」
 
「連我的助手也查不出你的身份,可見當年你的父親為了保護你,確實做足了功夫。」高厲行說,「把西部草原申請成為世界遺產,保護童年回憶,只是你計劃的第一步吧?」
 
「是的,兩天之後,c國官方將會公佈我和理查.法萊爾訂婚的消息。」
 
「正好是投標開始前的歡迎晚會。」高厲行說,「常常有人說,女人一生中最美麗的日子,就是她的婚期。到時候,我也有幸可以看到安潔莉娜小姐最美麗的一面嗎?」
 
雖然表面上是恭維說話,但卻直直刺中了安潔莉娜的心。她惡狠狠地盯著高厲行。
 
「你的最終目標到底是甚麼?成為了理查.法萊爾的妻子後,你打算向誰報復?」
 
「這與你無關。」
 
「c國多年來政局動盪,政府已被推翻了好幾次,每次都牽涉眾多前朝官員的暗殺和逼害,你真的知道自己報仇的對象是誰嗎?再說在勾心鬥角之中,誰是誰非,又怎能說得清楚?在你父親風光的時代,他的權力就未必是以光明正大的方式得來的。」
 
「……」
 
「你的父親機關算盡,總算把你帶離了那個仇恨旋渦,難道你真的認為,他希望你再度卷進去嗎?」
 
「你沒有資格代替爸爸對我說話。」
 
高厲行突然伸出手來,撫著她的臉。安潔莉娜根本無法拒絕。「你是個如此漂亮的女孩,又那麼年輕,這樣犧牲自己,值得嗎?」
 
「……我沒有選擇。」她倔強地說。
 
「你有沒有在理查.法萊爾面前哭過?」
 
「……」
 
高厲行拿出一面小鏡子,遞給了安潔莉娜。「好好記著你現在這副淚流滿臉的樣子。你的媚術還欠缺了一點點關鍵的東西,那就是騙倒自己的真心。以後當你需要去誘惑任何男人的時候,向他們露出這個表情。當你連自己真心的眼淚都能夠出賣的時候,便沒有人能夠阻止你的計劃了。」
 
說罷高厲行拍拍黏在褲子上的沙子,施施然地回到地面。安潔莉娜的心結只有她自己才能解開,對此他能夠做的事情不多。
 
正欣賞著美麗的夕陽景色之間,高厲行突然感到有點不對勁。他把那張舊照片再次拿出來,跟現在的環境比對一下。
 
當年拍下照片時,應該也是正值黃昏,季節也應該跟現在差不多……但為甚麼照片中的色調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差異?
 
高厲行再細心觀察了好一會,終於發現了不尋常之處。
 
除了夕陽之外,這張照片還有另一處光源。強度很高的光線,甚至把照片中人的瞳孔都染紅了……
 
當天晚上,二人就在無垠星海之下,品嘗著由管家親自烹調的法式晚餐。
 
安潔莉娜明顯心緒不靈,而高厲行也很識趣地配合著她的沉默,只是在無言地看著天空。
 
「高先生,cheers。」
 
「……Cheers。」
 
在安潔莉娜的要求下,高厲行陪她喝酒。雖然只是很普通的法國葡萄酒,但在如此清澈無垠的星空下啜飲,似乎特別容易醉人。
 
一個酒量差勁的人想要保持清醒,是很困難的事。但要是一個酒量好的人存心想要喝醉,卻是非常容易。
 
安潔莉娜正是這樣。乾掉第三瓶之後,她已伏在餐桌上不省人事。
 
高厲行搖了搖頭,脫下外衣披在她的身上,然後把她抱回她的房間裏去。
 
正當高厲行替她蓋好被子之時,高潔莉娜突然伸出雙臂,緊緊勾著他的脖頸。
 
「你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嗎?安潔莉娜小姐?」
 
「我不想知道。今天晚上我不是安潔莉娜,」她迷迷糊糊地說,「我只想當個被疼愛的女人,就這個晚上也好。」
 
「你沒有想過,這是我為了吃掉你,而特意設下的心計嗎?」
 
「就算真是這樣,也是我自願投懷送抱的。」她說,「求求你,我只是需要一點點溫柔而已。在這一切都將要被我親手毀掉之前……」
 
高厲行輕柔地撫摸著她的臉,順著她膩滑的肌膚,慢慢地褪去她的衣服。他幾乎是皺著眉頭地去做這事,這誘人的身體散發著直指人心的傷痛。在高厲行的經驗裏,從未試過在脫去一個女人的衣服時,感到如此的沉重。
 
「高厲行,你將是最後一個能夠走進我內心的男人。今天晚上是最後的最後……」
 
第二天早上,傭人們依照安潔莉娜的命令,將這幾幢房子,農莊,以及所有的一切都拆毀,燒掉,再把燒過的餘燼跟附近的泥土混和,直至把痕跡完全消滅為止。
 
因為當西部草原成為了世界文化遺產之後,這曾經是前朝政要短暫流亡的棲息地,將很難不曝光在政府情報機關的眼裏。為了不讓人知道自己的出身,這種高危地方是需要消滅掉的。
 
為了保護最珍惜的回憶,必需要先把昔日的痕跡完全抹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