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厲行掌握了赫辛跟自己距離最短的瞬間,把身體猛力一偏,以位於肩膀上方,鎖骨末端突起的堅硬部份,擊中赫辛位於下顎關節後方,耳朵以下,頸椎神經密集的脆弱部位。對這個穴位進行攻擊,能令對方短暫失去意識的機率極高。
 
『對不起了,之後我會對你弟弟遵守承諾的。』高厲行用肩膀強行頂著赫辛的身體,不讓其倒下,一邊努力找尋對方身上有沒有可以讓他鬆綁的工具。
 
由於赫辛體型巨大,對背後的穆哈迪來說,高厲行的身型完全被赫辛遮掩著。雖然赫辛突然完全靜止不動,但穆哈迪完全沒有想到,在被綁和中毒兩種狀態下,高厲行仍有反抗的餘地,更不會想到此時的赫辛已經被擊倒了。這短暫的迷惑給高厲行爭取了非常珍貴的十幾秒鐘。
 
到穆哈迪懷疑情況有變時,糾纏著的兩人突然傳出一記槍聲。待回聲消退後,赫辛才慢慢倒在地上。他的身上沒有血。
 
隨著巨人的倒下,高厲行的身影漸漸顯露出來。他拿著的是赫辛的手槍,直指著穆哈迪。除了槍管之外,散落在地上的麻繩,其斷裂處也在冒著帶火藥味的輕煙。
 


「情況逆轉了,總統助理先生。」高厲行說,「你太過自信了,竟然撤退了所有手下,只用一個戰士來看管我,還給了我三個小時的空檔脫困。文官出身果然是文官出身,出手不夠狠是你的致命傷。」
 
穆哈迪.阿里露出苦笑,似乎完全接受了高厲行的揶揄。
 
「乖乖把雙手放在頭上,別亂動!」
 
但他沒有理會高厲行的警告,逕自把手伸到背後,把桌面上的對講機拿在手上。對講機彼端已不斷傳來焦急的詢問。『……請回答,老闆,請回答。請問是否出現了異常情況?有幾名兄弟同時表示,聽到軍營傳出槍聲。老闆,請答話……』
 
「把對講機給我扔掉。」
 


「只要我按下這個傳呼鍵,我的手下將會嚴格執行我的指令,在三分鐘後同時引爆埋在每幢木屋下的炸藥,接著還會把八百發火箭炮全部射光,務求令到這裏完全變成灰燼為止。」
 
「別逼我,穆哈迪.阿里。」
 
「我有數百名大軍,五十枚火箭筒包圍著整個軍營,而你只有三分鐘時間,要怎麼把幾十個完全沒有接受過軍事訓練的人質救出來?」
 
高厲行把槍管稍為下偏,開槍擊中穆哈迪的腳背。槍傷的痛楚非一般人能承受,但穆哈迪卻幾乎面不改容,幾近失去平衡的身體,又漸漸挺得筆直。
 
「我說,把對講機給我扔掉!」
 


「子彈雖快,但能阻止我把手指壓下去嗎?」
 
「赫辛已經失去意識,你的腳又受了傷,你是逃不出去的。」
 
穆哈迪放聲狂笑。他把對講機拿出嘴邊,向彼端的手下下達指示:「一切已預備就緒,啟動作戰進程,三分鐘後引爆炸藥。」
 
說罷,穆哈迪才把對講機丟在地上。
 
「你這樣做只是自殺。」
 
「你也不用繼續把槍指著我了,高厲行先生。」穆哈迪說,「三分鐘後毀滅一切的命運,已是不可逆轉。既然你有心情主宰我的死活,不如想想在餘下的時間裏,你可以救出多少人質吧?」
 
穆哈迪再沒有理會高厲行。他忍著痛楚,一拐一拐地企圖逃生,但走不了幾步就摔倒在地上。但他沒有放棄,寧願用爬的也要繼續走。
 
看著他的背影,高厲行不知為何,竟有點同情這個不可原諒的男人。他也很久沒有見過像穆哈迪那麼執著於自我信念的人了。


 
但現在絕對不是同情敵人的時機。只餘下三分鐘,而且裝備重型兵器的敵人已把軍營重重包圍,他要怎麼拯救仍懵然不知的幾十名人質呢?
 
完全出乎穆哈迪的意料,高厲行並沒有因為陷入困境而表現出混亂和絕望。他乾脆地跨過這位匍匐在地的敵人,冷靜地朝著營地深處跑去。
 
轉角之後,高厲行盯著人質小屋,終於鬆了一口氣。
 
穿著暗紅色緊身衣,長髮飄搖的安潔莉娜,正按著高厲行的指示,利用數部召來的軍用直升機,把所有人質救出。
 
大約只剩下一分鐘了。高厲行全速奔向崖邊,趁著直升機高飛前的一刻,把最後一名較肥胖的人質的屁股擠上機艙裏。
 
只餘下他自己了。
 
「高先生!快點跳過來!沒有時間了!五、四、三……」安潔莉娜喊道。
 


高厲行毫不猶地再次從崖邊跳出,穩穩地抓著倒懸在繩梯上的安潔莉娜的雙臂。
 
就在兩人牢牢地抓緊著對方的瞬間,屋子發生猛烈爆炸,強烈的爆風讓直升機失去了控制,在空中不斷轉圈。
 
直升機還來不及安全降落,承受著兩人體重的繩梯斷裂,安潔莉娜和高厲行擁抱著掉下懸崖,幸好被一片非常茂密堅韌的樹冠承托著,卸去了大部份的下墮力,才順著樹幹滑落到地上。
 
「呼……同樣的懸崖,實在不想再跳第三次了。」高厲行依依不捨地放開了懷中的安潔莉娜,「不過,要是有美相伴的話,還是有相量的餘地。」
 
「哼……真拿你們這些男人沒辦法。」安潔莉娜偏嘴說,「才剛拾回了小命,就顧著耍嘴皮子。」
 
上次高厲行摸黑跳崖,落地的地點又在稍遠的叢林深處,所以也搞不懂懸崖下面的地理環境。這次他們落在水邊,才確認懸崖下面,原來是一條深水的河流。
 
「高厲行!你果然及時逃出來了啊!」全身濕透的林羽堂,在橡皮艇上對高厲行揮手道。十幾名人質都已安全地抓著了橡皮艇,其餘不需要緊急降落的人質,已被直升機直接送往安全的地方去了。
 
「真的千鈞一發,總算趕及了。」安潔莉娜說,「昨天晚上突然收到了你的來電,只說一句要派直升機過來救人質就掛線了。最初我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也懷疑過是你的惡作劇,幸好我最終選擇相信你!」


 
「幸好我在叢林裏制伏的那個穆斯林戰士,身上攜帶的手機正好可以接通d國的電話網絡。那邊的電訊基建比c國好得多了,網絡都能覆蓋到對方的邊境地帶……」
 
昨天晚上,高厲行在叢林戰裏解決了五名穆斯林戰士們,已猜出他們是穆哈迪派來的人。雖然當時穆哈迪的一切計劃仍沒曝光,但高厲行對這位城府極深的人物產生了極大的懷疑,故在現身之前,已悄悄利用奪來的手機,試圖跟外界溝通。
 
既然對方在戰鬥中也有攜帶手機,即是說網絡是可以接通的。原來他們利用的是鄰國的手機網絡。於是高厲行便以長途電話的方式,聯絡上目前在c國唯一能夠對他給予援助的安潔莉娜。
 
原來安潔莉娜在c國的人際網絡,比高厲行想像中還要來得強大。
 
她輕易地調動了軍方的直升機隊伍,利用儀器截聽穆哈迪的無線電通訊來了解事情進展。
 
得知穆哈迪突然發難,並打算毀掉軍營殺盡人質的計劃後,安潔莉娜並沒有被打亂陣腳。她耐心等待安全、適當的時機,幸好這時機終於出現了。
 
「我也不不知道幹嘛會有這麼好的耐性,會等待到最後一刻。」她對高厲行說,「或許是,我相信高先生有能力把餘下的事情解決吧。」
 


在軍營內所有駐守人員已經撤退,穆哈迪最後一次企圖說服高厲行的時候,高厲行成功地拖延了炸毀軍營的時間。從他擺脫了綁縛,擊倒赫辛,跟穆哈迪對峙等,總共為安潔莉娜爭取了極寶貴的十幾分鐘。
 
最後高厲行擊傷穆哈迪的腿,讓他無法在三分鐘內脫離,也是為了賭博他會再次延後炸毀軍營的時間。
 
雖然直至親眼看到直升機前,高厲行完全無法得知安潔莉娜會否依計劃行事,又能否了解他拖延時間為她爭取時機的好意,一切均只來自對對方辦事能力的信任。
 
不過高厲行沒有把這種他認為頗難為情的話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