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中大既途中, 我好求其咁立左下Eric叫我熟讀既果份大學簡介。 

「遠離煩囂的中文大學, 四面環山, 風景怡人。」 

屌, 包裝到咁好聽, 咪即係偏僻到仆街既山卡啦地方。 

再睇一睇啲相, 中大既校園直頭好似絕代雙驕入面既惡人谷, 令我忍唔住幻想果度一定有好多豬牛羊周圍行來行去。 

本書之後繁繁複複既內容, 講既都係大學咁多年以來既歷史同發展。 



簡單啲講, 除左啲未成氣候既新書院之外, 中大主要既書院好似只係得四個, 至於叫咩名我都費事睇。 

而我依家搭車去緊既, 就係成個校園入面最有規模既大會堂 – 邵逸夫堂。 

由於本簡介實在太多字, 而且中間又無加插一啲學生妹既J圖, 搞到我完全無心機讀落去。 

睇下睇下, 我不知不覺就訓著左。


一下飄移之後. 我坐果架法拉利就停左係邵逸夫堂既前面。 



所有喺正門等待入場既學生全都轉過頭來望住架車。 

「少爺, 我地到啦。」 Eric搵既呢隻腳好識做戲, 仲要特登扮埋司機落車幫我開門。 

「嗯。」我好有型咁跳落車。 

當我除低副Ray Ban既時候, 我見到既係一雙又一雙天真無邪既眼睛。 

「好型呀!」 



「好似吳彥祖呀!」 

尖叫聲此起彼落。 

「超! 條二世祖上車戴黑超, 落車先來除眼鏡, 正一戇鳩仔。」一個滿臉暗瘡既肥仔道, 身邊仲有幾名跟班幫佢撥涼遞水。 

我記得坤哥叫我一到步就要搵機會響朵立威, 於是就從其中一名跟班既手上搶左枝曠泉水, 然後整枝倒左落肥仔個頭度。 

「點呀, 咁樣會唔會涼爽啲呀?」我挑釁道。 

肥仔即時發難道:「屌你老母! 你知唔知我係邊個呀?!」 

我醒起自己都算係半個鬼仔, 於是撓起雙手道:「Please teach」 



肥仔好明顯聽唔明「請教」既英文, 問隔離道:「佢講乜鳩?!」

「佢問你係邊個掛?」一個跟班答, 然後方死無人聽到咁大聲嗌:「我地文哥既老豆係圍村既村長, 你敢得罪佢?!」 


我故作恭敬道:「Oh! 有眼不識Tarzan, 原來你就係大名鼎鼎既圍村傻仔文, 聽講你地就來連丁權都保唔住喇喎。」 

「你…你…」傻仔文嬲到面都紅哂, 喝道:「兄弟! 做野!」 

「好!」 

嘴裡雖說好, 身體卻很誠實, 傻仔文既跟班純粹只係得個講字, 無一個夠膽衝上來。 

「做咩呀你地!!」一名保安嬸嬸跑左過來, 生氣道:「你地大學生來家, 喊打喊殺咁成何體統呀!」 

「係佢撩我地先家。」傻仔文小學雞咁指住我。 



保安嬸嬸轉過頭問我:「你讀咩系家?點解唔著Camp Tee呀?」 

「我讀商科,初來報道, 唔係好識規矩。」 

「商學院入緊場家啦, 你跟我來啦。」 

於是, 我就跟住保安嬸嬸行左入邵逸夫堂, 臨走前都不忘多謝傻仔文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