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張開眼, 只見采兒兩頻霞燒咁望住我, 道:「幸福空氣要用埋呢個藥引先有效家, 你依家聞唔聞到呢?」 

望住佢既笑容, 我個心就好似俾針拮左一下, 好痛好痛…… 

「屌!!」 

我一手將采兒推開! 

「你…你做咩呀?!」采兒驚慌失措道。 



「死o靚妹! 想溝仔就過主啦! 方死妳唔係貪我靚仔先發哂姣咁咩!」 

「唔…唔係呀…」 

「唔係?! 即係點呀?! 貪我人品好呀?! 妳識左我幾耐呀?! 我係咩人妳又知唔知呀?!」 

「我…我…」淚水喺采兒既眼眶入面打轉。 

「走啦! 要搵靚仔喳嘛, 俾得起錢既話, 大陸成隊棒棒堂都有得妳玩呀!」 



「唔…唔係咁家!!」采兒用盡力氣嗌道:「我根本就唔介意你整過容!!」

我個表情就好似俾人喺後面拮左一刀。 


「妳…妳點知家…」我口震道 

「我一早就知家啦…」采兒低頭道。 

我靈光一閃, 即時揑住佢條頸道:「原來妳就係警方派來既卧底!!」 



「我…我…」由於呼吸困難, 采兒一句說話都講唔到。 

原本打算一直揑到采兒斷氣為止, 但當我見到佢滿面痛苦既表情, 我突然記起佢講過… 

忽得…其實你係咪因為無咩朋友先要成日自言自語呀? 唔緊要家, 最多以後我陪你多啲吖... 

我一手將佢推左落地, 喝道:「即刻同我躝!!!」 

「咳..咳..唔好呀..咳..」采兒淚流滿面咁哀求道。 

「躝!!!!!!」 

采兒雙手掩面咁衝返去足球場。 

望住佢跌跌撞撞既身影, 我成個人就好似挖空左咁.... 



一直陪住我既采兒竟然係警察隻鬼… 

即係話佢為左接近我, 一直都係喺度扮純情, 一直都當我係傻仔!! 

「嗚啊啊!!!!」 

我發哂癲, 一腳就踢爆左左路邊既一個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