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喺呢個時候, 毒撚組爸好滋味咁揸住一舊雞脾行左過來, 問道:「咦? 做咩采兒會喊住咁跑左去既?」 

「你來得岩喇!!」 

我二話不說就出盡全力一拳窩左落佢塊面度。 

毒撚組爸即時噴哂鼻血, 神色痛苦道:「忽得哥…有事慢慢講…」 

一口烏氣無從宣洩, 我抽住佢既衣領打完一拳又一拳。 



「死...!毒...!撚...!打…!撚…!死…!你…!!」 

正當我想將佢淨低果隻牙都打甩埋既時候, 毒撚組爸發出一聲絕望既咆哮: 

「摧心似箭! 千軍萬馬來相見!」 

我個拳頭監生停左喺佢面前。 

「你點會識摧建幫既暗號?!」我秤起身佢個身問道。 



「係…係Eric叫我監視你家, 唔關我事家…」毒撚組爸意識迷糊道。 

我望一望佢耳仔後面, 一個偷聽器從佢既傷口突左出來。 

「有無啲咁既事?!」我對住個偷聽器嗌道。 

一個冷震之後, Eric就透過耳機同我講:「無錯, 佢係我既人。」

「點解你唔一早講?!」我鬆開手, 毒撚組爸就暈左係地下。 




「點解我要同你交代?」 

「我搏哂老命幫你地做野, 你竟然瞞住我!!」我激動道。 

「幫會有權決定你需要知啲乜, 唔需要知啲乜。」Eric理直氣壯道:「你話你搏哂老命, 但係我睇唔到你做左啲咩出來。」 

「仆你個街吖!我岩岩先揭穿左差佬派來果個卧底既真面目呀!」 

「無可能。」Eric好肯定咁講:「 幫會收到風, 今晚個卧底會返一返警署報到, 所以依家邊一個唔係Camp入面既, 先至係警方既內鬼。」 

一股寒意喺我既脊椎度升起。 

「即係話我怪錯左采兒?!」 

「唔知你, 不過講起條女, 你依家即刻同我帶佢去半島酒店見坤哥。」 



「催乜撚野呀! 我都未呃到條女既錢,!」我心煩意亂道。 

「呢點己經唔重要, 因為坤哥今日晏晝都喺長江中心見過條女, 而且指到明無論如何都要喺今晚執佢一劑。」 

「食屎啦! 你估依家Pizza Hut叫外賣呀? 想食就食呀?」 

「即係你唔肯?」Eric語氣好冷靜咁問。 

「無得傾呀!話撚左叫你地俾多啲時間我咯!」 

「OK, 坤哥交帶落, 得唔到既玩具就叫我毀滅左佢。」 

我知道坤哥唔會空口講白話, 心急道:「你地想點呀?!」 



「嘿, 我今日俾條女果一蚊, 其實係一個微型炸彈…」 

Eric「do」一聲就cut左線。 

我都未消化得切佢最後果句說話, 街口間OK便利店就傳來一聲巨響! 

砰澎!!!!!!!!!!!! 

一個巨型既火球從店舖入面爆出, 玻璃門亦被炸至全個粉碎! 

望住成間OK俾無情既大火吞噬, 我無力咁跪左喺地上。 

「采兒!!!!!!」我力竭聲嘶呼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