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到自己既大組長出現, 新亞既學生即時樂極狂呼。 

「豪鬼!」 

啪啪! 

「豪鬼!」 

啪啪! 



染火紅色頭髮既豪鬼喺一片歡呼聲之中企埋上檯。 

「聲威四響!」豪鬼振臂高呼道。 

「敬畏我們的大組長。」全體新亞學生和應道。 

豪鬼擰轉過頭, 對住飛機質問道:「你來做咩呀? 係咪逸夫無哂靚女啊? 想過我地呢邊搵食啊?」 

儘管豪鬼極力表現到氣定神閑, 但從佢起伏不己既胸膛, 睇得出佢應該係跑左一段好長既路, 岩岩先趕得切番來。



面對豪鬼既挑釁, 飛機毫無懼色道:「係咩?! 咁講即係你地差館果度都無靚女啦。」 

豪鬼一聽, 面色大變。 

「做咩呀? 俾我講中左啊, 啲差婆既樣係爭啲家啦….噢!」 

手足無措既情況下, 豪鬼竟然選擇用自己個嘴來封住飛機個口。 

兩個大男人於眾目睽睽下大打車輪, 個場面真係有咁怪異得咁怪異。 



我即時將佢地兩個拉番落檯, 然後向住大家打圓場道: 

「不如我地俾番啲私人空間呢對苦命既情侶吖。」

一出到宵場, 飛機就發難道:「仆你個街! 我飛機寶貴既初吻就咁俾你呢個屎忽鬼恥奪左!」 


未等豪鬼回應, 我一腳就踢左落佢膝頭既關節, 逼到佢跪左落來。 

「屌你…」 

一見到眼前既槍孔, 豪鬼即時嚇到成個人呆左。 

我青筋暴現咁喝出華仔係「門徒」入面同吳彥祖所講果句經典對白: 

「快啲講!!你到底係咪針!!」 



豪鬼一瞬不瞬咁望住我枝槍, 豆大般既汗水從佢既鼻尖滴下。 

只聽佢徐徐說道:「幫我同Mary講, 我愛佢。」 

「全香港咁撚多個Mary, 撚知你講緊邊個啊?!」我一野就用個槍柄亨左落佢個頭度。 

豪鬼抱頭道:「就係聯合書院果個…」 

「得喇得喇, 依家我又唔係要殺你, 只係想同你合作者。」我唔耐煩道。 

「合作?!」豪鬼一頭霧水道。 

「去果邊先講。」 



為兔隔牆有耳, 我吩咐飛機同佢啲影夾手夾腳, 將豪鬼抬去宵場附近一個陰暗既公園繼續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