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暫休(五)

與此同時,真鳳沒帶任何武器,單獨去尋找接引和准提。接引臉上一雙虎眉,雙目有神而帶威嚴,深深的法令紋更顯嚴肅;准提額上貼有一塊細小的紅鑽石,一雙慈祥眼睛,臉孔仁慈大愛,笑容常在。二人看似性情極端,卻是無話不談的知己好友。

接引知真鳳乃盤古轉世,而且踏入兩儀之境,實力非同小可,不禁帶著一份敬意問:「未知真鳳前來,所為何事?」

真鳳見接引如此有禮,登時生出一份好感,答:「我今次前來,是為了打探有關牟尼的消息。牟尼乃人族十皇之一,實力其高,而且名聲遠播,只要他回歸,定必能令人族士氣大增。」

准提慈祥笑說:「真鳳,牟尼已成金身,更有通天塔在手,想必即使發生任何事亦可以全身而退,況且我們也不知他何去何從。」



接引接著說:「牟尼久久未回,只怕那時他所前去的領地被襲,讓他不得不留下。每領地人口以億計算,要所有人安然離去,在被圍剿之下根本沒可能。以牟尼性格,他定會死守其中,以保護眾多平民。」

真鳳點頭,眉頭輕皺,說:「只希望牟尼能夠平安無事。」

准提微笑說:「別擔心,有危便有機,更何況只是我的猜測。牟尼身邊的人族只要團結一致,大概亦會氣運大增,變成各戰士。你別看小亞特蘭蒂斯的人民,他們大多已經覺醒,有的甚至升至初階三門者。每當發生災難,他們一定會站出來,幫助別人,忠義勇敢。」

真鳳聽後透過窗戶看出去,知街道熱鬧非常,不時傳來孩童哇哇哭聲,亦見不少男女載歌載舞,一道暖意湧上心頭。接引也走至真鳳身邊,與他並肩望出窗外美景道:「活在須彌,今天不知明日事,他們大多活於當下,想玩就玩,想做就做,敢愛敢恨,才不悔青春,不枉人生。」

真鳳點頭,知道此話真義。每人對生活、生存的意義亦有不同解釋,無所謂對錯,而且人生苦短,又何苦每每勉強自己而討好別人?他看著眾人雖然活得平凡,卻可忠於自己,不需想太得長遠,反倒比自己活得更簡單,更幸福。



接引見真鳳眼神,續道:「真鳳,你確實與盤古十分相似。」真鳳聽後好奇,便追問下去。接引答:「你們也有悲天憫人之心,非想征服須彌,非想清除萬族,只想令人族安居樂業。」

真鳳黯然點頭,道:「只可惜安居樂業竟是大願,離現實差上十萬八千里。要得到心中所想,要得到和平,就只有戰鬥、流血、犧牲。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有力量,才有說話權,才有權決定未來的走向。」

接引和准提二人亦不禁點頭同意真鳳一話,亦知一旦發生戰爭,這處的人族又不知能剩多少,而十皇又不知能剩多少。准提嘆氣,略帶無奈答:「既然你有覺悟就好,大願之路沒可能平坦無比,沒可能不流血。」

真鳳一笑置之,與二人道別之後便回去房間稍息,見小冰不在,便單獨留在房中,打算將體內兩種截然不同的上古之力再次融合,既然已踏入兩儀之境,看看能否參透太極之境,如此一來,實力定必再攀高數分。此時王星走來,感到真鳳正想運行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咯咯敲門,微笑問:「真鳳,沒阻你吧?」

真鳳早就感到王星前來,亦將上古之力收回,且搖頭有禮說:「進來吧,你我又何需這樣客氣呢?」



王星走進房間內,坐在樸素的椅上,知道真鳳為人豪邁爽快,亦不知是否與前世有關,或與彼此的價值觀相似,所以與他相處份外舒服,直說:「真鳳,有心事嗎?」

真鳳輕輕一笑,道:「依你的目光,也應該發現了吧。」

王星點頭,說:「所以我才到來,看看你會否需要一個樹洞。」

真鳳笑得開懷,知王星友好至極,而且前世已是良友,所以亦沒有隱瞞,直言:「我相信只要人族上下一心,團結一致,定可敵過萬族。只怕五百年過去,關係難免有所改變。」

王星微笑:「直以實力說話,我想就連三清也沒有話說。另外,百大種族雖互相猜忌,互相懷疑,巴不得趁機吞併對方,不過他們亦以人族為主要目標,所以除了我們團結之外,更要打破他們之間的利益關係。」

真鳳豈會不明白此道理,經歷九大組織會議,渡過與噬魂者和世界政府的戰爭,當然素有得著,至少在明鋒身上學懂不少計謀,道:「此事就交由伏羲和三清辦吧,你就專心整兵。數以億計的人族,要是有三分一,不,即使四分一能夠參戰,協助圍攻敵方領地,一定會更快奪城,而且令行兵的時候更暢順。」

王星點頭,同意真鳳的判斷,道:「不過這方面也許交給伏羲就夠,三清、姜尚等人尚要協助整理軍備。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電王、小冰等人亦需要幫助儲糧。」

真鳳苦笑,問:「那我呢?」



王星站起,輕輕點頭道別,一邊轉身離開房間,一邊道:「如果現在是君臣時代,那麼你就是國王,而我們是你的謀臣,把這些瑣碎事全都交給我。你就想想如何維持這個國家和繼續剛才的事就好,你可是人族最強,被稱為第一人的盤古轉世。」

真鳳見王星離開,只好輕輕一笑,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令你們失望。」話畢,他將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運行全身,將全身細胞活化,每每能量化成條條弦而融合一體,更是渾然天成,密不可分,揉合成最細緻、最純粹的能量,無比高貴的誘人淡紫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