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真鳳之行(一)

翌日,姜尚將早已製成的十六部生命探測器派發給所有主戰力,包括十皇、兩王、兩傳說、作為中階三門者的小冰和作為魔導士的司馬德如。三清道:「這是姜尚專誠為大家研製的生命探測器,基本上只要大家尚在須彌世界,我們也可以依靠當中的長距訊號波尋找大家的位置。我會將這探測器注射在大家體內,它會停留在心臟之中,不過不會妨礙心臟運作。」

姜尚補充:「這生命探測器只會在兩種情況下才會傳送訊號。一,我們使用主機控制,要探測大家的位置;二,當大家生命受到危險時,亦即血壓低於某臨界點。平常不會發送任何訊號,所以減低被人以信號反追蹤的機會。就這樣。」

三清看著姜尚,眼中帶有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喜悅,似是久未碰到聰明絕頂的人才,又似是難得一遇的知己。

真鳳心中也生感動,忖度:「血壓下降,亦即我們失去一定份量的血液,姜尚果然好像明鋒,就連想法也差不多。」然後姜尚和三清便替所有人注射生命探測器,生命探測器似是金屬液體般,令宙斯等人大感驚訝且神奇,心中對姜尚更添一份讚嘆。



真鳳向眾人說:「王星、宙斯,你們這次出去,定必要萬事小心。其他人,尤其是剛回歸的數皇,我們也出外走走吧,也許會有所得著。各位一定要多多保重。七日之內,一定要回到這裡。」

宙斯仰天大笑,道:「我們可是皇呢!單人匹馬的話,要戰要逃,豈是普通人能擋?我會前往北方,總覺得在那邊我會遇到特別的事。哈哈,各位,十日後再見吧!」話畢,他便轉身跑去,連那潛水面具也不戴就直接越過結界,看得他人大感暢快。

王星見此只輕輕微笑,但深怕此行危機重重,不得不叫司馬德如留下,自己孤單上路,笑說:「如妹就拜託你們照顧了。我一定會平安回來。」

司馬德如其實心中帶憂,不過王星可是十皇之一,實力非同常人,且聰慧過人,機智無比,加上神駿無比的八足馬,要逃跑的話相信鮮有敵人能阻,才安心道:「星哥哥,我在這等你。」王星輕吻她額頭之後,便喚來八足馬,一躍騎上馬背,戴上潛水面具後便越過結界離去。

三清此時深遠看著漆黑一片的深海,道:「你們也出去吧。好好看看這世界,也許對你們、對人族亦有幫助。」



耶和華衣著雖平凡,可是氣魄過人,點頭同意,似有心事未了,便道:「那麼各位,十日後見。」話畢只微笑點頭,轉身就走。然後,一向沉默的濕婆亦與大家暫別,之後就越過結界,同樣隨心而行。

伏羲望向三清,問:「三清,若亞特蘭蒂斯只有你一皇留守,可以嗎?」

三清乃聰明之人,知伏羲言下之意乃想燧人氏和女媧與自己同行,心想三人畢竟是一家人,這樣一去或對伏羲有所幫助,便答:「亞特蘭蒂斯深在海底,而且結界將大多能量分隔,理應沒這麼容易被人發現。你們就安心去吧。」

伏羲點頭道謝,向燧人氏和女媧道:「爹、媧,可以陪我走一回?」燧人氏大為感動,便當享受久違的家庭樂事,於是豪氣叫好,而女媧亦微笑點頭,然後三人亦越過結界。

三清見真鳳的眼神,也猜到他意下如何,道:「你們也去吧。」話後,他轉身就走,正打算回到科技研究房,而接引和准提亦與真鳳等人道別。



真鳳只好會心微笑,望向電王、小冰、姜尚,說:「出去吧。」三人點頭,便跟隨真鳳步伐前行。

其實六皇也不知自己目標,只跟隨直覺而行,只想打算憑自身巨大的氣運去碰碰運氣,也許能找回屬於自己的武器,或者記憶,至少可以看清楚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須彌世界。

自他們回歸須彌,也未曾好好看過這世界。真鳳游出結界,隨心隨意而行,越過不少岩石,穿過大大小小的洞穴,感到有一巨物正向自己游來,然而牠毫無殺意,更沒有打算隱藏氣息,因此真鳳等人便知道來者並沒敵意。

那巨物身懷精煉鬥氣,身型龐大,對比真鳳就似大人與嬰兒的分別,竟是長出四隻利爪的巨型鯊魚,緩緩游來,感慨道:「果真是你呀,盤古。」

真鳳只知面對的乃自己盟友之一,異鯊族唯一的王,異鯊王,便有禮答:「異鯊王,這還是我們首次見面,感謝你一直幫助人族。我是盤古轉世,今生叫做真鳳。」

異鯊王大笑,說:「真鳳,你忘了我嗎?果然轉世依舊會失去不少記憶。」

真鳳微笑,知前世盤古定必曾與異鯊王有一面之緣,好奇問:「盤古和你是朋友嗎?」

異鯊王直說:「盤古曾是我的獵物,那時他剛成王,可是竟敢在海中與我搏鬥,即使海水令他實力稍降,不過依然與我打成平手,以靈力破我鬥氣,更在我口中逃出,實在令我驚奇,而且他為人豪氣直率,於是我便下令異鯊族不許再以人族為糧食,更與你們成為盟友。盤古可真是個蓋世英雄,不愧被稱為第一人。」



真鳳聽後大感歡喜,畢竟自己是盤古轉世,而且知盤古竟有能力令他族不以人族為糧食而結成盟友,更感到盤古的魅力非凡,答:「我也感到盤古實在太不可思議,無論如何,感謝你,異鯊王。此恩此德,實在沒齒難忘。」

電王和小冰聽後也感喜悅,畢竟人族在須彌世界勢孤力弱,而且他們不好殺戮和戰爭,若可以與各族和平相處便是最好的事。姜尚聽後反而心轉腦想,然而一言不發,讓他們一直談天說地。異鯊王大笑說:「異鯊族素來以捕殺為樂,偏偏盤古這獵物竟與我打賭,若他打敗了我,便結成兄弟,實在太可笑,哈哈哈!結果他果然在海中打敗了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