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真鳳之行(二)

真鳳見異鯊王說得起勁,便知他和盤古不打不相識。豪氣萬千的其實不只盤古,面前的異鯊王又何嘗不是?一諾千金,絕不食言,這才是頂天立地大丈夫的氣慨。

異鯊王笑後,不禁嘆氣道:「真鳳,我們與人族的約定直至永遠,不過三清、女媧幾乎將我們視為敵人。要不是燧人氏出口,也許我們如今都無法相見。」

此話一出,真鳳、小冰和電王不得不大驚,反而姜尚面目依舊,卻叫異鯊王暗感陣陣奇怪。真鳳於智方面雖然遠遠未及姜尚和伏羲等人,可是尚算聰慧,沉思一回,問:「異鯊王,請問整個異鯊族也支持你嗎?還是只是少數?」

小冰和電王也一怔,此話實是對異鯊族的指責,竟然如此無禮,怕異鯊王聽後不快。反倒異鯊王聽後只是豪情大笑,道:「異鯊族上下一心,團結一致,每個子民也認識人族,曾經進行不少貿易,當中有糧食、地圖等物資,更交換不少知識。異鯊族絕對是全力支持人族!」



真鳳聽後不禁搖頭嘆氣,亦鄭重地向異鯊王道歉,道:「我先前那段說話也許說得太重,實在抱歉。我並無任何冒犯的意思。」

異鯊王搖頭說:「別這樣客氣,既然是盟友,就應該義無反顧,互相幫助。不是嗎?」這話對真鳳而言實在是當頭棒喝,只好呆呆地點頭。

電王此時也上前說:「異鯊王,我叫電王,是真鳳的好朋友。好高興認識你。」

小冰見此,亦上前有禮道:「異鯊王你好,我叫小冰。」

異鯊王笑說:「小冰,你是真鳳的女人吧?哈哈!果然朗才女貌!我也好高興認識你們。重遇故人,實在是種緣份。無論如何,你們還是趁早離開海域吧。畢竟在海中,你們的能力降低不少。一旦被他族發現,後果也許不容忽視。」



真鳳微笑,答:「感謝異鯊王義薄雲天,我們也會在不久將來離去。」

異鯊王點頭說:「那就好。真鳳,盤古曾向我說:『大道永恆不變,笑看千古風流;人事時分萬轉,順應當今天命。』這次你們回歸,也許就是要對抗殘忍的天命、累人的大道。」

真鳳聽後,腦海忽然勾起種種畫面,不禁大笑,豪氣道:「對!異鯊王,我不甘心只順應天命或大道。盤古開天闢地,開創三千大千世界,自身就是天道,豈會懼怕須彌的天道?豈會懼怕須彌的天命?」

異鯊王大笑:「哈哈!真鳳,你亦是個英雄好漢,身懷紫氣,氣運甚大,或許會創造出比盤古更大的成就。好了,我也先行告退。有緣再見吧!」話後,牠便緩緩游走。

電王看著異鯊王的身影遠去,心中大感豪氣,不禁慨嘆:「大道永恆不變,笑看千古風流;人事時分萬轉,順應當今天命。這是何等的魄力呀!真鳳,你的前世真好文采!」



真鳳苦笑:「我對此話亦有印象,可是此話卻是出自鴻鈞,並非盤古。」

小冰略帶憂心問:「真鳳,聽了異鯊王的說話,你有什麼打算?」

真鳳微笑道:「見步行步吧,給多一點時間,我相信大家一定會更加凝聚。我們走出這片大海,好好看看這個須彌!」話畢,小冰三人便跟隨真鳳前去,越過段段曲折,繞過層層岩石,才漸漸看見日光。

四人衝出水面,跑到陸地之上,彷徘重見天日,大感歡喜,就連真鳳和電王也似放鬆不少。真鳳笑說:「人還是腳踏實地比較安心,而且再見太陽,總令心情更加愉快。」

電王也笑說:「對呀!還是自然光比較舒服。」正當眾人想談笑風生之時,真鳳感到一陣奇異的能量波動,更甚者,電王等人也聽見一陣微細的慘叫聲從那方向傳來。電王表情忽然變怒,雙眉緊皺,續說:「是人族的聲音!」

真鳳望向遠處,咬牙切齒地說:「去救人!」三人點頭,便一同向那處進發。

真鳳看見一眾樹精族正打算將不少人族煉成人樹,心中怒火似震天,乾脆以能量越過空間,直接現身在那圍城之中,盡情爆發心中殺意,雙手橫掃,紫炎似無可匹敵般湧向四方八面。即使有樹精強如中階三門者,也對紫炎毫無抵抗力,一擊即潰,化成虛無。可惜他怕傷及無辜,不敢將能量盡情釋放,只好湧起帝皇氣勢盡量壓制所有樹精,阻止牠們繼續殘殺人族。

眾樹精才剛有反應,就被真鳳的帝皇氣勢狠狠壓下,見那恐怖實力更是大感驚慄。其中一個實力接近王的樹精應是族中領袖,知道面前此人不欲殺害同族,因此大喝:「族民!捉住其他人族!諒他們也不會殺害同族!」



自牠一喝,成千上萬的樹精紛紛捉緊在身邊的人族作為人質,令真鳳不得不選擇逐一擊破。真鳳心忖:「可惡!要是我此刻將帝皇氣勢全數湧出,所有樹精一定會直接倒下,不過這樣的話,就連其他人亦會被牽連。」

不少人族看見真鳳如此神勇地出現,更以一擊殺滅眾多樹精,雙眼不禁燃起希望,紛紛大聲呼救。可惜這群樹精豈會理會眾人吶喊,一邊以樹手扼緊不少人族,一邊後退。那樹精領袖向真鳳大喝:「你想救回他們的話,便乖乖退後!」

真鳳雙瞳淡紫,看著一眾樹精,卻毫無後退之意,那威嚴和憤怒似是火炎般凶猛,沉聲道:「你,在威脅我嗎?」即使一眾樹精有人質在手,光是聽到真鳳此話已感到身心顫抖,底氣全失。真鳳似至高無上,眼神如刀般鋒利,叫樹精不敢與他對望,冷冷地續說:「我叫真鳳,是盤古轉世。今天你們選擇與人族為敵,我絕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名樹精能夠離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