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真鳳之行(三)

光是盤古轉世一名已令所有樹精震驚,因這是須彌大陸上無生物不曉的名字,他可是膽敢向百大種族宣戰的人族首領,更打破天族自地族之後的不敗紀錄,將人族從食物鏈底層正式攀上高峰,叫各族再也不敢輕視人族。

樹精領袖聽後口齒更是不清,眼神盡是不敢相信,道:「怎,怎可能?在短短五百年內可以重新凝聚靈魂重生?」

小冰、姜尚和電王此刻趕到,更從後突擊,殺樹精們一個措手不及,尤其已成高階三門者的電王和姜尚,身影每過之處皆是樹精的屍體。電王以靈力成手刃,出手快而準,絕無一絲猶豫;姜尚湧起真元力,動用符文擊殺四方。雖然小冰實力略低一級,但已成中階三門者,亦比不少樹精強悍,連連射出冰刺。

樹精領袖見眾多樹精被殺,便以樹手扭斷其中一名人質的頸椎,那骨斷之聲響得透徹,怒喝:「真鳳!你要我殘殺這裡所有人族嗎!」



一瞬之後,真鳳便出現在樹精領袖身後,一手穿過牠的胸膛,那淡淡紫炎更徹底吞噬那身軀。小冰和電王見此,亦立即出手擊殺各自樹精。

各樹精知領袖被殺後驚慌大亂,瘋狂地向後跑去,甚至為求活命,將其他人族,甚至作為同伴的樹精也一一絆倒,作為擋箭牌,為自己爭取多一分一秒。可是真鳳之快如同紫色閃光,根本沒有一名樹精能夠活著逃離,而小冰和電王則將留在城中的樹精趕盡殺絕,救回近千名人族。近千名人族知終於逃離絕境,擁有重生的機會,不禁痛哭流涕,與旁邊的同伴相擁,又有不少人抱著死去的親人啜泣,嘆息只差一點便不需生離死別。

真鳳見所有人族也虛弱至極,定必甚少進食,才導致營養不足,想起更是痛心疾首,突然眉頭輕皺,收起所有殺意和氣勢後,走向十多名人族問:「為什麼?」

其他人不明不白,可是姜尚和電王也靠感知得悉真鳳此話意思。那十多名人族臉露驚訝,紛紛跪下求饒,急道:「求你!牠們兩個自小就善良無比,從來沒有像其他樹精般對待我們!牠們更偷偷放走不少人族。求四位大爺開恩!」

真鳳聽後一怔,主動上前掀起那黑布,發現一名成熟和兩名年幼的樹精,便望向他們問:「即使這些樹精剛才想將眾人煉成人樹,你們也希望我放過牠們?」



那十多名人族堅決地點頭,其中一人更說:「並非所有樹精也是壞人,大的叫非森,小的叫祖林和祖信。要不是牠們不時給我們糧食,我們早就餓死了!」

真鳳點頭示意明白,微笑答:「感謝你們一直暗中幫助大家。」

樹精們本以為被真鳳發現後只有死路一條,如今卻受寵若驚。非森真誠向真鳳說:「真鳳,你乃盤古轉世,實力非凡,但即使我討厭族人行為,牠們依然是我族人。如今你將整個樹精群剷除,此仇實在未敢忘。」

真鳳聽後反覺非森心存忠義,點頭說:「好。一人做事一人當,若你們要報仇,我,鄭真鳳,隨時領教。」

非森恭敬道:「真鳳,恕我強求,望你能接收祖林和祖信。」此話一出,不少人族起哄。非森續說:「牠們年幼,實力低微,若然流浪外間,定必活不過一年。而我亦非強者,根本沒有實力保護牠們。」



真鳳素來敬重豪氣、重情重義之人,聽牠一話,看著顫抖不斷的祖林和祖信,再望向那十多名人族,問:「你們認為如何?」

「當然可以!我們可以擔起照顧牠們的責任。」

非森大感安慰,將祖林和祖信交給各人之後就馬上離開,在圍城城門下回首望向真鳳等人,尊敬道:「真鳳,此恩亦未敢忘。」

真鳳望向一眾人族,道:「我們回家吧!回到你們可以安睡、不用提心吊膽的人族領地!」隨他一話,先前的不滿盡數抹去,換來陣陣歡呼聲。電王、小冰和姜尚亦走向真鳳,真鳳苦笑:「這決定會否任性?」

電王笑說:「才不會。不是所有生物也對人族存有惡意,不是嗎?」

姜尚看著那兩名樹精,不禁低聲問:「真鳳,你對於各族和平共生,有何想法?」

真鳳看著那十多名人族與兩名樹精擁抱,彷似正慶幸彼此尚能生存,臉帶微笑說:「須彌世界大亂,從未和平,而且人族本來就是萬族的敵人,就更不可以四處樹敵。如果有種族願意與人族和平共處,避免戰爭,定有千萬人族因此而受惠。我記得龍叔叔曾說過非所有人也為戰爭而生,有人生為詩人,有人生為畫家,有人生為歌手。如果情況許可,我也會堅持這信念,而且戰亂連年,對人族亦非好事,生離死別,倒不如悠哉過活。」

姜尚臉無表情,只點頭表示明白。小冰在真鳳旁,看著年幼可愛的祖林和祖信,同樣微笑道:「我一定會支持你,但願有更多種族可以放下成見,不再掀起戰爭。」



真鳳此刻不禁慨嘆:「回歸當日,馬上被緩靈咒所限,三名天族來臨,竟壓下人族六皇,幾乎命喪該地。成皇之後縱然能以一人敵過千萬,卻不可胡亂出手,因為只要有一絲差別,就已經能分出皇之間的勝負,尤其面對天地二族。不,我們更未知神、魔、龍、鳳族的皇到底是何等恐怖,但能成百大種族,豈是省油的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