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巨人宙斯(三)

黑帝斯把玩右手無名指上的漆黑戒指,黯然道:「這夜魔城就是我們新的主都,而他們就是所有巨人族族人。」呼一口長氣,續說:「龍族九頭轉世,登皇後花上百年時間,再次統一龍族,爪牙漸漸外展。想來我亦有錯,波塞頓素來衝動,我不應讓他留守當時主都。那時,當我出外攻城拿取資源時,九頭等挑撥離間,令波塞頓率先衝向東北邊的廢墟,被九頭和應龍合力殺死。」

宙斯也說:「九頭嗎?我亦知牠強大兇悍⋯⋯」

黑帝斯目光忽轉如隼,打斷宙斯說話,道:「不,你認為要統一各地強大的龍族,而且能讓享有盛名的應龍、黃龍等臣服旗下,只靠力量可行嗎?九頭不只兇悍,更是聰明絕頂。過往巨人族豐盛之時,享有過百座領地;黃昏之戰後,只剩數十座;審判日之後,只剩十座。九頭一統龍族之後,毫不猶豫向我們伸出魔爪,而且牠下令降者不殺,全作奴隸,為龍族整理兵器、耕種務農,更施以攻心計,逢有功者,可以免除奴隸之位,令眾多實力低微的生物紛紛投誠,包括不少巨人⋯⋯」

宙斯微微點頭,方知九頭恐怖之處,不禁嘆氣:「須彌果然比想像之中更恐怖⋯⋯先是天地二族,後是鯤鵬,再來九頭⋯⋯你知道嗎?當我們六皇回歸之時,立即遇上天帝、九歌和修羅。」



黑帝斯一怔,眼神現出一剎驚訝,方抬頭眺望泛藍無雲的天空,道:「遇上三名天族而安然離開,人族果然不簡單。這種福份,此等命數,巨人族怎也追不上⋯⋯鯤鵬向來獨來獨往,傳聞力壓四方,又是另一以力證道的恐怖生物。」

宙斯搖頭,道:「不。據三清所說,鯤鵬其實是精神力動者,那幻術更可瞞過三清,偷走生死冊。」

黑帝斯一怔,苦笑:「那麼,只希望我們不會遇上鯤鵬⋯⋯」

「怎麼了?」

黑帝斯認真道:「泰坦族曾經出現一名乃精神力動者的王,只可惜他野心巨大,竟想憑一己之力推翻初代首領,烏拉諾斯,然而,他成功了。」



宙斯大驚:「怎可能?」

「他將精神力散開,慢慢滲進各族人腦海中,漸漸生出想推翻烏拉諾斯的念頭,連其他王也避不過,於不知不覺之下受到極大影響。當中發生不少事情,最終讓我父親,克洛諾斯醒覺泰坦族不得再被烏拉諾斯領導,於是帶同兵器突襲烏拉諾斯。烏拉諾斯臨終前才發覺此事,將那名精神力動者擊殺,整個泰坦族才回復正常,然而克洛諾斯不敢相信自己原來被人玩弄而做出如此惡行,性格才會變得如此暴戾。」

宙斯恍然大悟,搖頭嘆氣道:「克洛諾斯知道自己原來一直受他人所唆擺,被計謀遮蔽才擊殺父親,難怪克洛諾斯會性格大變。」

黑帝斯苦笑:「我的父親早已神智不清,常說波塞頓和我要帶同一眾奴隸要合力推翻他,尤其是你,宙斯,而且還常常說大日什麼,真的不解。無論如何,巨人族由我掌管後,已截然不同。我們現在與人族是同盟,不過我想三清等人定不會完全相信我們,但我以黑帝斯之名向你承諾,一日有我在,我們永不會是敵人。」

宙斯心存感激,知成皇後,以自己之名立下的誓言絕不可違,道:「謝了,我永遠不想與你兵戎相見。可是,這夜魔城附近有大量魔族領地,你不怕嗎?」



黑帝斯淡然微笑,說:「這城北方有日族,西方有神族及魔族,東南方有月族,雖然看似危機重重,不過各族本就互相鬥爭。即使我聽聞神族與日族合作,但日族早前生出一皇,名叫夕日,兩族之間的關係定必開始僵持。再者,夜魔城乃我主都,一旦所有族人進駐,我便會親自攻陷附近領地,屆時連成一條巨大防線,以美娜和伯旦兩王作守城將領。」

宙斯見他談吐之間果真有大將之風,霸主之勢,不禁開懷大笑,說:「那麼,我也應該要走了。我只想尋回雷霆。」

黑帝斯想了一想,道:「原來雷霆不在你手。在此處往東北方而行,有一炎族分支,最近活動頻密,聽聞有一王能夠呼風喚雨,召雷揮電。」

宙斯不解,問:「那又如何?」

黑帝斯笑說:「哈哈,炎族豈能喚雨?而那些所描述的,不像是你過去的雷霆嗎?」宙斯後知後覺,馬上感謝。黑帝斯續說:「也許,巨人族早已走下坡,大勢如此,已難以扳倒,我只求餘下族人能夠安定生存,而你卻豁然不同,光華正要閃現,如同太陽般燦爛,氣運何其旺盛。只不過,你此行千萬要小心,別讓炎族發現,否則別族又有藉口,再次引來另一次更大型的審判日。要是再次有另一場審判日,也許人族不會再有生機。」

宙斯點頭道謝,道:「知道了。黑帝斯,巨人族有你帶領,終有一日比泰坦族更豐盛,更強大。」話畢,他便轉身離去。

美娜和伯旦見宙斯離開,才走向黑帝斯。伯旦問:「黑帝斯,你們曾提及過的宙斯果然不同凡響。即使只有巨人族血統,卻發揮得淋漓盡致,至少比我更強。」

黑帝斯瞇眼看著宙斯那方向,緩說:「這就是人族的恐怖之處,擁有獨特的靈力和真元力,更懷各族血統。一切安頓好了嗎?人族六皇已回歸,我們行事要更迅速,否則後禍無窮。」



美娜不解,問:「你信不過宙斯?我們與人族可是同盟,怎會有後禍?」

黑帝斯閉目嘆氣,道:「不,我只是信不過三清和伏羲。再者,你會與小貓結盟嗎?」美娜和伯旦才明白黑帝斯的意思,馬上召來眾戰士,再準備攻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