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宴會開始(二)

另一面,三清一揮手袖,袖中飛出一把青劍。及後,他腳踏青劍,疾衝上天,喝:「乾坤蒼茫,天道聖火,兜率八卦旗陣,開!」話畢,他直接將純粹無比的真元力注入八支赤紅小旗,每支旗面之上皆有一卦象,忽然變得巨大,淨白的真元力似極幼絲線將八旗互相連結。從高處看去,已成一個虛幻而立體的八卦陣圖,牢牢困著紅蓮。

三清釋放當中的六丁神火,冷言:「接我這招吧!」話語一落,八旗同時湧出七彩火焰,色彩鮮豔,在高空中彷似另一顆太陽般,卻恐怖萬分,直捲紅蓮。

紅蓮看見六丁神火,目光一利,道:「吾乃地族紅蓮,汝就是往日擊退大焦熱之人?非也,汝力尚未及大焦熱。畢竟,八卦豈及兩儀?當日,絕非只有汝一人。」他身軀一轉,雙手十指以奇妙的角度左右上下運轉,運轉期間射出深紅業力,略有數分似斗轉星移,竟在身軀之外形成一股氣流漩渦。

六丁神火來勢凶凶,遇上紅蓮的暗紅漩渦,竟無法闖入。三清睜大雙眼看去,知道紅蓮正將六丁神火反推至陰陽,再引導四方八面而來的六丁神火互相抵消,看似輕易,實則困難,不禁吃驚,暗忖:「這就是兩儀之境⋯⋯」



忽然有兩名來自火鳥族的王,仙竹和金伯從後打算突襲三清,口中噴出兩道熾熱的深紅火焰。三清見此,左腳將青劍踢去,本來只有一米三長的青劍立即變得巨大,硬擋雙重火焰。

仙竹雖知人族有眾多奇珍異寶,但能如此輕易擋下兩者合擊,實在大感奇怪,便仔細看去,才發覺青劍劍身上有眾多符文正閃爍發光,在劍外形成一道防護罩,向金伯怒說:「又是修真科技!媽的,難道他們所有武器也有這些科技嗎?」

兩者光是張開雙翼已過百米,打算繞過青劍攻向三清。忽然有眾多子彈飛來,牠們本來打算絲毫不理,怎料,內心竟有一份不祥預感,發覺能量的消耗速度比平常快上不少。頓時,有一顆速度達數倍音速的子彈射向兩者,令牠們不得不拍翼避開。仙竹望去,竟是上千名人族戰士,還拿著各種奇異武器。金伯大怒,喝:「仙竹,先殺死他們!」

基和明先後大喝:「把那兩隻巨大怪鳥射下來!」「英雄無敵!」在兩名千人將指揮之下,上千顆高斯子彈以包圍形式射向仙竹和金伯,當中更不乏速度更快、威力更猛烈的高斯狙擊子彈射去,巨大的體型在此時反成仙竹和金伯的障礙,令牠們一時三刻大感頭痛。

仙竹怒說:「直闖過去吧!」話畢,牠便集中火鳥之力,噴出一道深紅烈焰,將前來子彈盡數燒盡。基和明向左右猛力一跳以避開那道高溫。即使他們有武器在手,王畢竟是王,豈是省油的燈?光是一擊,就將不少戰士送去投胎。



基馬上大吼:「馬上分成五十人隊,打游擊戰!繼續嘗試包圍!一起釋放氣勢抵擋!」盡量壓下內心的恐懼,按著通訊器叫道:「峰、文,快來!我們快要滅隊了!」

三清知暫時後顧無休,便專心對付紅蓮,偏偏知兜率八卦旗陣只可以暫時困著紅蓮,立即打開左掌,掌心之上懸浮著一顆海藍、圓滾滾而半透明的水球,正是定海珠,口唸:「乾坤蒼茫,水淹大地!」話畢,三清將一股真元力凝聚五指,並插進定海珠中。登時,定海珠爆發眾多巨型水柱,源源不斷,似是天空陡然變成海洋,淹沒眾生。

紅蓮雙眼一瞇,道:「雖與天族的大洪水尚差數分,不過人族氣運當真奇高,修真科技竟可達至如斯地步。吾等,不得不提防呀⋯⋯」話畢,他傾力爆發暗紅業力,將已成強弩之末的兜率八卦旗陣逼開,雙腳一彈,忽然向三清衝去。

三清咬緊牙關,暗忖:「終於要動真格了嗎?」

紅蓮背後的赤紅蓮花紋忽然發光,形成一層淺紅的能量膜包裹全身,看似一朵熾熱的紅色蓮花在外,燦爛美麗地綻放,道:「汝之六丁神火,實以無盡暴戾壓下業火而成。定海珠,則仿世界初成時,弱水之生。水火本不容,紅蓮兩兼得!」他凝聚業力於五指,向汪洋奮力一抓。



這一抓沉重若泰山,汪洋被強行分開兩邊,且消散不少。要不是三清將真元力不斷注入定海珠控制汪洋並繼續射出水柱,汪洋甚至會被一擊即消散。紅蓮高速突破汪洋,直指三清。

三清似乎早料如此,左手在定海珠中操控汪洋,忽然五指一抓,喝:「合!」被分開的汪洋頃刻合攏,將紅蓮困在其中。

紅蓮知水流變化萬千,如同尖刺般襲來,水壓龐大,卻搖頭說:「雕蟲小技。」

三清雖然人在汪洋外,卻感到異常危險,不斷左右閃躲,並召來青色巨劍防禦。青色巨劍既非大器,又非神器,被紅蓮業力擊中數次之後,便分散成一大堆碎片。三清暗忖:「紅蓮確實恐怖,縱被三千水流攻擊,仍可一心二用,超越維度向我攻擊,業力更是霸道,水火兼備。可惜⋯⋯」雙眼一閉一開,縱然不至於真鳳般四象並生,但盡是茫然,眼前宇宙豁然不同,認真道:「我也要動真格了!」

三清左手在定海珠一抓,汪洋急速收縮,造出巨大壓力,海藍登時變成深藍,外面更加上一層符文。與此同時,他右手召來兜率八卦旗陣,注入大量真元力,八旗變得比先前更加巨大,完全包圍汪洋。

紅蓮在內,看著這變化,不禁一笑:「汝怕乎?」

三清冷笑:「既然你水火並備,今次就讓我同樣以水和火一同攻陷你!」以雙手控制兩樣大器,水和火同時噬咬紅蓮。海水無形冰冷,化作萬千尖刺;六丁神火色彩更為斑駁,溫度甚高。

紅蓮大喝:「可笑!」那朵紅蓮變得巨大,越是栩栩如生,花芯是水,花瓣是火,兩者互生互長,硬向外擠,以暗紅業火焚燒冰冷海水,又以紅蓮撲滅六丁神火。



三清一怔,心想:「以火治水,同時以水滅火。即使地族吸取世界最初的靈氣,竟能強悍如此?」

紅蓮瞪著三清,問:「還有其他玩意?」

三清收回八旗,湧起渾身真元力,澎湃洶湧,召來四把看似非鐵非銅非鋼的古劍,神情嚴肅道:「那我就以最強迎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