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宴會開始(三)

伏羲見真鳳和三清上前,道:「爹,你對付火鳥。媧兒,你對付月族。」話畢,他一撥道袍,生出八卦象,右手一指,直接攻向最後一名地族,黑繩。黑繩知伏羲此舉只為另覓戰場,於是一躍而起,至半空之中方停下來。

伏羲在後緊緊跟隨,見對方雙手有漆黑護臂,上身何其壯健,問:「你是地族的黑繩?還是大黑繩?」

黑繩雙手輕擺,那雙漆黑護臂漸漸鬆開,長長垂下如依依垂柳。伏羲看去,發覺所謂的護臂原來是一條拇指粗的烏黑長繩,看去雖然堅韌無比,但毫無特殊之處,暗忖:「難道是烏金所製?」

黑繩目露凶光,冷冷道:「人皇伏羲,對付汝等,尚未需大黑繩出手。吾乃地族黑繩,此乃吾之武器,烏血帶。」伏羲未理黑繩說話,淡然散發耀眼白光,連續運算一百二十八卦象攻擊黑繩。



黑繩毫無懼色,雙手熟練地揮動一雙烏血帶,烏血帶如絲帶般在空中飛舞,優美動人,逐一打碎各卦象。他淡然說:「人皇,望汝力量不只如此。」

雖說伏羲先前的攻擊只不過是個試探,但仍然毫無死角,招招連環,看著黑繩輕易地化解,也大概猜到對方近戰實力,然而不知底細,未敢過份逼近,心想:「大家尚在試探階段,造化玉蝶就作為我的必殺。」

黑繩一身傲骨,見伏羲似有猶豫便直接上前,烏血帶如同一雙凶猛毒蛇般襲去。伏羲膽大心細,在雙手外各自添上一道八卦陣,深怕烏血帶有毒,方以右手擋下如蛇牙的攻擊。怎料八卦陣一遇烏血帶竟被打碎,力量更傳向伏羲。

伏羲一怔,不得不率先後退,避其鋒芒,暗忖:「好強的暗勁。」

黑繩豈會輕易放過伏羲,見此馬上追擊,一條烏血帶力量一盡,另一條烏血帶似死神鐮刀隨即趕到,直襲伏羲臉孔。伏羲不慌不亂,以道袍卸去烏血帶的力量,且腳踏八卦陣,轉身化解當中暗勁,更射出六十四卦象反擊。



只一瞬間,伏羲便轉守為攻,反為主動,絲毫不懼烏血帶的暗勁。即使生死相搏,黑繩亦不得不叫好,手指輕輕撥動,原先搶攻的烏血帶立即退後,迂迴曲折地轉動,擋下一切卦象。

伏羲深明皇與皇之間的戰鬥,實際上是比拼彼此能量多寡。地族之所以強悍,因他們吸收世界初成時的靈氣,純粹、無瑕,方練成如此強大的個體。他內心猜想:「這輪對拼,黑繩與我花費的能量相差無幾,要讓他下輪先耗用更多。」

黑繩張開雙手,直說:「既對吾之試探已完。此刻,汝出全力吧。」

伏羲雙目茫然,盡情陷入一個忘我境界,腳下生成一個散發淨白亮光的八卦陣,更在逐漸擴大,勢如可容下整個世界,淡然道:「好。那麼,先接我二百五十六招。」話畢,他雙手一揮,二百五十六卦象直取黑繩咽喉、雙眼和四肢關節。

黑繩不退反進,揮舞一雙烏血帶,在身外似形成一股密不透風的黑色護膜,無論卦象如何強勁,也無法闖進,更甚者,護膜範圍逐漸擴大,每每傳出輕微空間漣漪,道:「徒勞。」



陡然,伏羲出現在黑繩正下方,凝聚大量真元力於右手雙指,彷成一把長劍,向著黑繩突刺,將一切能量皆集中於那一點劍尖,威力非同小可,勢如撼動空間。黑繩一怔,登時轉動雙帶,將先前聚集的氣勁硬撼伏羲。伏羲知此招力量急勁,且有先前卦象分散注意力,即使是黑繩也未可力敵。

黑繩道:「戰法剛烈,連環且急勁,恐怕未達兩儀,無物能接。可惜,吾可是地族的皇。」他高舉右手,將烏血帶直指天空,左手急速轉動烏血帶,帶動周遭空氣,連同暗紅業力而成為一個肉眼可見的血錐,將伏羲集中的能量逐漸鑽散。忽然間,他右手一扯,硬將烏血帶直擊伏羲。

這一鞭擊猶如五雷轟頂,殺氣盡現,突破音障擊去,驚心動愧。伏羲見後不禁內心一震,自知不可硬碰,不得不放棄攻擊,匆忙後退,心想:「剛才那錐看似簡單平凡,卻是以烏血帶帶動乾坤,硬將我的真元力反推兩儀,志在將我能量分散並轉薄,最後才以一擊直破。這就是兩儀之境的威力。」

黑繩趁機疾衝,閃身至伏羲附近,將業力如潮浪般散發開去,狠道:「業將永隨身!」伏羲感到暗紅業力極為霸道,似將身邊空氣全數抽乾,威壓甚大,更將自己的真元力吞食。此消彼長,長久之下,伏羲自知必敗,馬上拿出造化玉蝶,源源不絕地注入真元力,散發亮麗青光,驅散暗紅業力,令黑繩也不得停下去勢。

黑繩看著驅散自身業力的造化玉蝶,感到這塊翡翠綠玉定非凡物,足與真鳳手上的那一把軒轅神劍匹敵。伏羲正氣凜然,雙目似有火光,輕唸:「乾坤蒼茫,混元大道,玉蝶之光!」此話聲量雖輕,然而黑繩聽去竟是猶在耳邊,更肯定這是人族的四大神器之一,以防萬一,馬上收攏業力以作防禦。

造化玉蝶射出三道柔和青光,光線似慢實快,直射黑繩。黑繩驚覺當中那份極致的危險,馬上以無窮業力擋著,更不惜花上不少能量超越維度,暫且遠離伏羲,問:「造化玉蝶?」

伏羲呼一口氣,道:「正是。」餘光瞧向正與無常打得激烈的真鳳,續說:「看來,世界將要變天。」

黑繩看著周邊激戰,尤其真鳳,能量如巨浪湧來,空間紛紛破碎,餘勁湧向四周,即使身在五輪東金山的眾人也大感壓力,幾乎無法動彈。黑繩瞪著伏羲冷笑一聲,道:「別以為汝等能達吾等境界。」



伏羲知黑繩依然避忌造化玉蝶的威力,總算還有底氣,心想:「即使我有造化玉蝶,但我所花費的能量仍比他高,不可久戰。不,我還有一支奇兵,等待出發。只要他們突擊,我們也許可以除去一大後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