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以一換一(三)

人族軍抵達洛河城外,在與城牆相隔五里之外下車,開始進行防守,就如同守衛背後的洛河城一樣。人族軍腳踏實地,少了裝甲車的妨礙,活動範圍大大增加,整體戰力登時提升不少。槍聲連綿不斷,與神族軍互有攻守。

忽然一名人族軍提聲大喝:「帝鱷!神族的目標就是你們呀!」

聲量之大,即使帝鱷隔著城牆亦能清楚聽見。牠冷哼一聲,先前將注意力全數集中於北方戰地,聽後亦將感應擴散至四周,才驚覺一件極恐怖的事。大悲正從東方來襲,而有六名王從南方及西方前來,偏偏伏羲、三清和燧人氏竟在眾神族之後,明顯一直在追逐祂們。牠內心大驚,壯軀一震,說:「怎可能?我們⋯⋯不是與神族達成協議嗎?」

那名人族將領法令紋深而帶威嚴,大喝:「別開玩笑了!要不是祂們早就準備攻打你們洛河城,我們人族軍又怎會被祂們反過來偷襲?出來迎戰吧!」



正當大悲由東邊接近洛河城,打算向帝鱷表明來意,東邊城門忽然產生大爆炸,威力狂野,炸碎整個東邊城門,所有守衛只成肉碎,而接近城門的民居亦受到牽連而倒塌,壓死不少平民。光是爆炸所產生的震動波已將不少巨鱷族族員震得死傷不少。

帝鱷一時之間陷入無盡的愕然中,但又回想起大悲的能力,即使要越過外間的結界而進行破壞絕不困難,怒氣猛然大升,怒喝:「巨鱷族聽令!盡快召回五王回來,全員出戰!與人族共同對抗神族軍!」

早在人族軍來臨之時,巨鱷族軍隊已經準備出戰,只是一直等候命令。如今命令一下,更見家園被毀,戰意正是高昂。十五萬巨鱷族大軍在北邊城牆奮力一跳,直接拉下不少神族士兵,更協助人族對抗神族軍。一時之間,人族軍和巨鱷族軍聯手,隱隱壓下神族軍,把祂們逼退不少,戰線漸漸被推後。

大悲一怔,怒視帝鱷,道:「帝鱷,你好大膽!」

帝鱷知伏羲快到,更有信心戰勝面前曾經令須彌心驚膽跳的大悲,怒吼:「你奶奶的!先撩者賤!神族又如何?巨鱷族不會再啞忍你們這群渣滓!」話畢,牠向大悲疾衝,堅硬無比雙爪抓去,力氣之大,直至在空中撕出爪痕,隨著爪痕前進,那威力似乎不減反增,直捲大悲。



大悲心知不妙,前有帝鱷,後有伏羲,可是戰事已開,要是此時回頭,神族軍定會全軍覆沒,而且自己更會被帝鱷和伏羲追擊,根本無法回頭,只好咬牙切齒,率先拍翼下沉以避開爪痕,再用全力使出空間牢獄,範圍擴大至北方戰地,令神族軍戰力再度上升。

那名虎眉將領忽然爆發極樂氣勢,震撼整個神族軍,更脫去外身盔甲,換回原來的金色大袍,威風凜然道:「反擊吧,在洛河城寫下大殺神族軍的一幕!英雄無敵!」各人族軍望去,方發覺是大名鼎鼎的接引,士氣上升至極點。接引拿出一座青色花蓮台,將真元力注入其中,喝:「送你們去西方極樂之地吧!」

青色花蓮台射出閃爍青光,看去雖美,可是被青光所射中的神族軍每每皆化成灰塵。巨鱷族軍見此更是興奮,殺意大放,爆發巨鱷之力上前殺敵。可惜神族軍有制空能力,在空中活動自如,只好暫且拉開距離,尤其遠離接引,仍然在空中投下長槍、射箭。

大悲餘光瞧向身後的伏羲,知道自己時間尚餘不多,定要與帝鱷速戰速決。空間牢獄一開,不斷將各種能量轉化為天神之力,讓各神族可以盡情吸收,這亦是大悲領軍恐怖之處。

祂回想那時人族軍在畢卡山光明正大地捕獵,更不經意地散發出陣陣殺意,方可洞察先機,反過來突襲人族,此時看著巨鱷族無故與神族挑起戰爭,就知道這是伏羲對兩族之間的挑釁,瞪著帝鱷怒道:「愚蠢的巨鱷族!」



帝鱷怒說:「讓你見識我們的力量!你就會知道誰是愚蠢!」凝聚巨鱷之力,將洛河城中的大河,洛河硬扯上來,並包圍自身,才衝向大悲。

大悲知道帝鱷在水中速度將會大增,屆時定必更加難纏,立即召出十二支白光長槍,再施十二神槍陣。十二支白光長槍破空而出,音爆之聲不斷,直指水中的帝鱷。帝鱷也不敢輕視十二神槍陣的威力,凝聚巨鱷之力不斷抓去,產生巨大水流,叫白光長槍暫且無法接近自己身軀,可是每支長槍越過,亦削去不少河水,令帝鱷心中暗暗叫苦。

此時神族六王已到洛河城,立即衝進空間牢獄,深知帝鱷並非大悲的對手,又見巨鱷族四王剛好回到洛河城,於是加百列就派沙利葉、厄俄斯、格拉夫和伊崎去以最快速度對付巨鱷族四王,而自己則與拉斐爾衝去北方戰地,支援神族軍。

神族軍得加百列和拉斐爾加入戰圈,士氣陡然變得高昂,更是瘋狂地使用各種技能,打算以最快速度擊倒對方。加百列看見接引,與拉斐爾說:「那王就交給我,你帶著一眾士兵殺掉這些渣滓。」

拉斐爾點頭答應,回頭帶著士兵,重整隊形,準備硬闖聯軍防線。

接引知加百列和拉斐爾到場,聯軍登時處於下風,在通話器心急道:「三清、燧人氏,快來!我們快撐不住了!」直接坐上青色花蓮台,打算飛去與加百列激戰,向身邊的千人將道:「集合力量,再加上這些武器,也許能擋下拉斐爾一段時間。只要三清和燧人氏來到,我們就贏定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