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以一換一(四)

在這裡的所有人族戰士豈會不識三清和燧人氏,知道二人正在前來,內心有著一股底氣,大吼英雄無敵,一直奮戰到底。

接引在空中直瞪加百列,從手袖中抽出一支金光閃閃的降魔杵,杵上雕琢細膩,如蓮花盛放,直指加百列,道:「想不到這支降魔杵,如今居然要用來降神。」

加百列外貌瀟灑,眉清鼻高,衣著淨白而光鮮亮麗,從納戒中抽出一支清藍色長矛,看去當真神聖偉大,冷道:「這是審判長矛,正好用來懲罰你這種畜牲。」話畢,兩者登時上前硬拼,而審判長矛和降魔杵一撞,產生巨大爆炸,爆風更使遠方不少神族軍飛得搖搖欲墜。

論空中活動能力,加百列略勝一籌,而且審判長矛比降魔杵長,往往一擊得手之後可以馬上後退,叫接引難以適應,只可反擊。加百列雖知具有優勢,久戰之下定必取勝,可是三清和燧人氏正在趕來,一旦二人趕到,神族軍就會全軍覆沒。祂所欠缺的正正就是時間,心忖:「只可以強攻了!」



加百列催動天神之力,速度上升,竟出現數個殘影,花多眼亂,

在加百列和接引大戰底下,人族軍中一名將領正是當日五輪東金山的文,他看見所有神族士兵跟在拉斐爾背後,似要形成錐陣,心想:「只要站在最前的拉斐爾氣勢不滅,能量未減,就算我們的武器有多厲害,也抵不過祂們的衝擊⋯⋯」命令:「爆破隊,拿起武器攻擊兩側。突擊隊、狙擊隊,全數子彈射向拉斐爾,盡量削弱對方能量。偵測隊,盡量入侵對方精神,從內破壞陣型。」

站在前排的人族全數拿起刀套,按下按鈕後,刀套則變成如人高的盾牌,一手拿盾,一手拿刀,立成盾陣。後排依然繼續射擊,盡力攻擊對方。無論巨鱷族和人族此時也熱血澎湃,即使知道面前的衝擊幾乎無可匹敵,也催動自己全身力量,打算盡力擋下。

巨鱷族的將領大喊:「怎可以被人族搶了風頭!我們也衝上去把神族拉到地獄去!」牠們也知道拉斐爾非那些士兵可比,但看見人族軍列好陣型抵擋,內心湧起一股熱血,不禁嘶吼數聲,亦兵分數路,打算從兩翼突擊,撕破神族軍的錐陣。

菲諾見巨鱷族和人族正聯手抵抗神族,就猜到神族突然來犯,怒道:「祂們這些混帳!別以為天神之力就可橫行無忌!短吻、朱斯、戴辛,給我上!」牠們心繫巨鱷族,見結界被打碎,洛河城東邊城門附近更成頹垣敗瓦,怒得衝向面前帶著濃濃殺意的神族四王,巴不得把祂們徹底分屍。



整個洛河城不論東南西北也陷入戰亂之中。

拉斐爾見整隊完畢,冷笑一聲,道:「這就是那時把金伯和仙竹壓下的修真文明嗎?也不外如是!」數以千計的子彈射來,的而且確削去祂不少能量,可是王的能量豈可小看,再者有空間牢獄在此,體內的天神之力幾乎毫無限制,如火山般爆發,一一擋下所有子彈,讓身後士兵絲毫無損。

對比那時在五輪東金山,這時子彈的效用實在差上數分。文看著拉斐爾如同無敵,內心實在不甘,咬牙切齒,拔出短刀,將所有靈力集合於刀尖,靈魂登時變得更為精煉,大喝:「我們怎可以放棄?在三清和燧人氏來之前,給我擋著!」

兩族聯軍看著神族軍由拉斐爾親自帶領,從天而降,內心已萌生戰死的念頭。拉斐爾目光如火,道:「愚忠。」射出無數羽毛,擋著對方一輪子彈和炮彈,再形成兩把長劍,向前直衝。神族軍如虎入羊群,聯軍根本阻擋不到拉斐爾的猛烈衝撞,而祂手上雙劍何其鋒利,即使皮肉厚實的巨鱷族也被一劍分屍。

如此一擊撞去,神族軍如餓虎入羊群,盡情撕殺,尤其在首的拉斐爾,劍氣橫飛,連殺百人,即使是傳說,也無法抵擋,更何況軍中傳說少之又少。如此一次衝擊,原先二十萬聯軍瞬間痛失一半有多。即使聯軍從兩旁攻擊,也只令神族軍的兵力減少近二千。拉斐爾笑說:「人數多又如何?光是我,也足以將你們全部殺光!這就是力量的差別!這就是王!」



文忽然從屍群彈出,爆發一直隱藏著的殺意,以能量盡數集中於刀尖上,狠狠地刺去拉斐爾。拉斐爾雖然以翅膀擋下,可是純白的翅膀上仍然被添上點點淺藍血色。拉斐爾大怒,立即轉身,手中劍從下一刺,直接插穿文的頭顱,道:「人豈可與神相比?」另一把劍則將文攔腰分屍,續說:「將所有非神族的渣滓通通殺光!」

三清此時趕到,看著被屠殺的人族,怒氣大增,以柔力運勁數掌打在眾人族身上,巧妙地將大批戰士拋離此地,大喝:「退下!」立即拋出八支赤紅小旗包圍整隊神族士兵,怒道:「拉斐爾!」

拉斐爾自知無法阻止三清,馬上叫所有神族退後,集中天神之力使出三神亂箭。三顆閃爍的光點忽然向三清及八支小旗射出數之不盡的箭,如同暴雨傾瀉。

三清大怒之下,只以定海珠抵擋面前箭雨,將真元力灌注赤紅小旗,後者忽然變得巨大飄揚,快將構成一個虛幻而立體的八卦陣圖,七彩的六丁神火蓄勢待發,似要吞噬天地。

當中所蘊含的能量就連拉斐爾也不禁臉色難看,暗忖:「糟了!」

三清怒喝:「乾坤蒼茫,天道聖火,兜率八卦旗陣,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