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大勝?(一)

六丁神火近乎無堅不摧,極其高溫,拉斐爾和不少神族士兵被困其中,實在無處可逃。祂為求自保,只好眼睜睜看著一眾士兵受死,唸道:「神窮末路!」下一剎,拉斐爾竟出現在兜率八卦旗陣外。

三清大驚,縱使這一招擊殺幾乎全部神族軍,卻放走了拉斐爾,知道剛才那三神亂箭並非為阻止自己,而是為自己留一條後路,暗忖:「這招神窮末路就是將自己與三神亂箭的能量交換,雖然用上大量天神之力,可以用作保命,卻是一等一的招數。神族果然不能輕視。」

拉斐爾以天神之力保護自身,向加百列、大悲等神大喝:「走吧!我們已在劣勢,不要戀戰!」話畢,祂率先衝去大悲附近,盡情吸收天神之力,替自身恢復大批能量。

三清見此,也只感到陣陣無奈,收起八支赤紅小旗,看著被打傷的接引便馬上趕去。加百列聽到拉斐爾的說話,也知這戰神族已敗,奮力一擊將接引打飛後,就趕去大悲附近,道:「大悲,走吧!」



大悲完完全全壓著帝鱷而戰,帝鱷幾乎只防而無法反擊,大感沮喪,更損失三分二的能量,實在虛弱,難以恢復身軀,心中默默狠道:「你奶奶的伏羲,到底在哪!」

大悲知道已與巨鱷族無法修補關係,既然如此,倒不如趁此機會除去這一害,道:「帝鱷快死,你們給我拖著對方!」

神族四王此時亦已打倒巨鱷族四王,幸好有空間牢獄替自身補回不少能量,否則此時亦再無戰鬥能力。加百列等六王齊集,知帝鱷的確快死,問題是只要人族的燧人氏和伏羲一到,祂們幾乎必死無疑,不過既然大悲已下決定,只好拼死作戰。

加百列道:「拉斐爾,你再休養多一會才來協助。沙利葉、厄俄斯、格拉夫、伊崎,前來助我擊倒三清!」話落,四名神族的王直衝三清。

三清知道將會以一人之力面對五王,道:「接引,你已完成己任,先去休養一下。」話畢,他馬上召出四把獨特古劍,注入極大質量的真元力。忽然,他身邊冒出騰騰黃霧,發出陣陣金光,似有一層氣罩包圍自身,雷聲大作,殺氣重重,驚天動地。接引聽此,又見三清到來,方感安心,走到洛河城中休息。



加百列等神見著三清也大感愕然,不禁臉露難色。厄俄斯道:「光是三清一人,我們五王理應可以把他拖著,可是配合這些法寶⋯⋯這奇陣也未免太恐怖了吧?這根本就是模仿兩儀之境的力量。」

沙利葉吞了一口嚥液,沉聲道:「能夠在瞬間幾乎追上兩儀之境的變態陣法⋯⋯我們真的有辦法阻擋此陣嗎?到了這種級別,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插手的範圍了。」

拉斐爾此時飛來,雖未達至自己頂峰時期,不過已可繼續作戰,道:「非自己能駕馭的能力,不會維持太久。我們六王也不是省油的燈,更何況我們並非要戰勝他,只要拖著就足夠。」

三清知不少人族正在附近,飛到萬米高處方停下,道:「上來吧,否則我會直接攻向大悲。」

加百列望向大悲,知帝鱷快將步向滅亡,便與其餘五王並列前方,紛紛拿出自己最得意的武器,準備以最強迎敵。拉斐爾道:「記得穹蒼大陣?」加百列皺眉點頭。拉斐爾嘆一口氣,道:「各位,要麼生,要麼死。讓我們戰到最後一刻吧。」



三清看著祂們似乎想趁機佈陣,當然先發制人,免得夜長夢多,大喝:「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四處起紅光!」陣中其中三劍突然射出,血紅劍氣四處直射橫飛,叫加百列等神族難以躲避。

加百列知三清此陣非同小可,唯有馬上倉促立陣,自身位居其中。其餘五王圍在祂的身邊,紛紛射出天神之力,互相連成閃爍耀眼的五芒星,而五角更與中間的加百列互相補全,看去既像五行運轉,又似繁星流動,似海洋般的天神之力在陣中生生不息,每每循環,加上空間牢獄,更是妙不可言,閃發重重白光。

三清以雙手十指操控四把神奇鋒利的古劍,血色紅光大現。誅仙劍和戮仙劍直擊厄俄斯和伊崎,卻被穹蒼大陣所阻止,劍尖停在兩神胸前一米有多,紋風不動,然而大量空間漣漪傳出,危險萬分。三清此刻冷笑一聲,高傲地大喝:「除天地兩族,誰也敵不過誅仙陣!」

那高亢的聲線傳去,雙劍劍尖更是逐寸壓去,看似快將撕開由六王齊發的穹蒼大陣,傳出道道極高頻而刺耳的聲音。加百列暗忖:「只可惜我們沒有完全準備,否則一定可以抵擋下來!」道:「以柔制剛!」

頃刻,如白色海洋的天神之力盡將兩劍的力量卸走,就連那刺耳之聲亦減弱不少。

三清目光更是凌厲,將陷仙劍直指拉斐爾,道:「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抵過誅仙陣!這是我最強大的陣法,亦是鴻鈞留給我最恐怖的保命符!」

陷仙劍紅光一閃,瞬間就到拉斐爾胸前,又將穹蒼大陣光芒減弱,光是三劍幾乎完全壓下穹蒼大陣。加百列深知三清尚有一劍,只好奮力拋出審判長矛,直指三清。

三清以絕仙劍抵擋,帶著無窮殺意,喝:「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