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大勝?(二)

自三清一話,絕仙劍變得異常巨大,狂暴的紅光暴現,完全遮蓋白光,然而那道駭人的紅光似劍非劍,似戟非戟,似戈非戈,確實變化無窮。加百列只好咬緊牙關拼命一戰,然而紅光一過,穹蒼大陣被破,雙手被斬斷,更化成無數碎片。祂強忍痛楚,誓死不叫,望向伊崎、厄俄斯和沙利葉,已是無力地墮向地面,更慢慢消散。

拉斐爾大吐鮮血,四肢只剩一臂,連背後翅膀亦也削不少,臉無血色,僅能飛向加百列,道:「快走!三清不是我們能擋的傢伙。我們先前用了太多能量在那些巨鱷族的王身上!」

加百列知道雖然三清臉色蒼白,可是誅仙陣餘威未散,也不得帶著拉斐爾,與傷重昏迷的格拉夫趕急離去。三清無力追上,收回四劍,氣喘吁吁,暗忖:「這誅仙陣未免消耗太大了,不過總算殺去神族三名王。天神之力實在太恐怖,竟可以陣法擋去誅仙陣大部份的威力。」

此時伏羲趕到,在帝鱷身後出現,更輕輕拍牠肩膀以示安心。帝鱷大喜,打算終於死守至伏羲趕到,粗魯地道:「你奶奶的,搞了這麼久才來到?」



伏羲飛至高位,以一千零二十二支卦象包圍自己、帝鱷和大悲。帝鱷早是強弩之末,一雙前爪已崩,攻擊力大大減弱,忽然肩膀一痛,雙手微微垂下。大悲見有機可乘,越過維度衝向帝鱷,一擊撕碎帝鱷的胸膛。

帝鱷吐出大大口鮮血,但為時晚矣,無力回天。大悲一擊得手,打算一拳將帝鱷頭顱打成肉醬。伏羲此刻雙手忽然揮舞起來,在帝鱷肩膀的最後一支卦象突飛,牢牢黏在大悲手上,大悲才感驚慌,怒說:「你這卑鄙小人!」

帝鱷一怔,方知真相,看著眾多卦象如巨浪般湧來,只好向天苦笑,整條洛河在高處掉回洛河城,造出巨大聲響,破壞所有房屋。伏羲不讓大悲有任何喘氣的機會,更拿出造化玉蝶,注入大量真元力,射出陣陣耀目青光,直指大悲,更召出四聖獸,青龍、白虎和朱雀上前狂攻,而玄武則防在前方防禦。

大悲將帝鱷當作盾牌擋去不少卦象,才與餘下的卦象硬拼,被削走眾多天神之力,無奈體內能量寥寥無幾,更被造化玉蝶打散下半身,看著伏羲的聖獸越空而來,自知勢弱不能敵,只好收回空間牢獄,拼死一擊,大喝:「伏羲你這人渣!」

只一剎那,大悲超越維度,橫跨玄武,直接閃到伏羲臉前。伏羲一臉淡然,盯著大悲雙眼,道:「你還未學懂。」大悲憤恨地一拳打去,拳勁穿透伏羲身軀,就連身後遠處的土地也被打得山崩地裂。此時玄武回首還以一擊,將大悲置於死地。



四聖獸如泡沫般破滅,而伏羲正在玄武先前的位置,收起一切戰意,呼一口長氣,那淡然無情的臉孔漸漸消失,便率先飛去三清那處,見他問:「三清,還好吧?」

三清臉露疲態,似乎更為滄桑,輕輕點頭說:「還好。」

燧人氏這時趕到,看見神族軍已退,心存感激,前來道:「羲兒!三清!你們沒事吧?」

「爹,我們沒事,倒是你怎麼去了這麼久?」

燧人氏苦笑:「剛才拉斐爾為免我忽然從後追上,用了不少天神之力施出一個空間迷宮,令我困在當中,浪費掉不少時間。最後,我為盡快離開,直接集中靈力將它擊破。怎料拉斐爾實在狡猾至極,在空間迷宮後再施一個極隱閉而且更大的迷宮,令我耽誤了太多時間。幸好你們最後沒事。」



伏羲點頭,將這些一一記在腦海之中,知道對付拉斐爾時更要提防,問:「那空間迷宮與空間牢獄相似嗎?」

燧人氏並無轉彎抹角,直道:「沒錯!其實拉斐爾可能是神族下一名皇。雖然我也因為心急而忽略了另一個空間迷宮,不過祂的施術手法實在精妙,至少未有留下什麼蛛絲馬跡。我們不得不留意這名神族。羲兒,想不到到頭來,人族可大勝呢!」

伏羲點頭只以微笑回應,全收戰意,不論身心皆累得很,只好閉目休息。燧人氏見此,馬上透過通訊器與王星等人聯絡,盡快提供支援。無人注意得到,一名巨鱷族的王傷重但未至死,偷偷地潛逃河中,離開洛河城。

不久,真鳳、宙斯、准提、電王、小冰和姜尚,帶同六十萬軍隊與大批軍糧到達洛河城。陣容之大,令整個巨鱷族亦感驚訝。真鳳甫來到,吩咐醫療團隊盡量將所有傷兵進行治療,便越過伏羲等人,直接走向其餘巨鱷族族員,道:「巨鱷族一直是人族同盟,如今神族入侵,就等同向人族入侵。人族一定會幫助巨鱷族重建洛河城!我們將守在這裡,直至霸鱷回歸!」

巨鱷族一直對人族非有好感,但失去帝鱷和四名王之後,實力大減,現時有真鳳一話,實在是雪中送炭,份外窩心。接引帶同不少人族戰士協助搜救,看看在瓦礫之下可否找到任何生還者。

姜尚請伏羲、燧人氏和三清回到戰艦,戰艦雖大,當中就只有真鳳、姜尚、小冰等人,顯得空洞。伏羲和三清臉色平淡,而燧人氏見真鳳臉容帶怒且眉頭緊皺,內心充滿不解,不過剛才真鳳甫到戰場竟未有率先前來問候,內心也感一陣不忿,問:「真鳳,你搞什麼?」

真鳳瞪著伏羲,直接問:「伏羲,這場洛河之戰一直也跟著你意願而行。是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