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大勝?(三)

洛河之戰正式告一段落,神族軍可謂慘敗,除加百列、拉斐爾和格拉夫外全軍覆沒。至於人族聯軍,巨鱷族痛失帝鱷和眾王,十五萬大軍死傷接近十萬。反觀人族,原先的九萬大軍死傷近八萬,卻未有皇戰死。雖然說法殘忍,可是對於繁殖力極高的人族而言,這只不過是個小數字。

燧人氏聽到真鳳的話,也不禁回望這一切,看似激烈,但當中又處處有生機,大感奇怪,又突然想到伏羲和三清所說的一切,方知這一路以來的計謀,內心也不禁一震。伏羲知有王星和姜尚在此,真鳳得悉這計謀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亦無謂隱瞞,於是點頭答:「真鳳,你說得沒錯。」

真鳳怒氣猛升,一時之間空氣彷彿凝結,就連三清等皇也感一陣危險,問:「伏羲,你怎可以這樣出賣盟友?」

伏羲雖感到危險,但相信真鳳不會為了外族而對付自己人,反問:「真鳳,我只用九萬兵力,卻大折神族二萬軍,搭上伊崎、厄俄斯和沙利葉三王,更重要的是神族失去大悲。只是這開首,已經大挫神族銳氣。在我看來,這一戰,值。」



真鳳握緊拳頭,站起問:「巨鱷族是我們的盟友,我們這戰雖勝,卻出賣了牠們。其他種族又會如何看待我們人族?還怎能安心跟我們結成同盟?」

伏羲正氣凜然道:「其他種族如何看待人族?當初的人族只是食物、玩物,我們以智、力闖過一關又一關,方闖出一條以血肉、汗水、淚水所畫成的道路。這就是人族。再者,你認為以地族為首的聯盟是真的團結一致麼?說到底,聯盟也只是因為利益而已。」

三清冷眼看待真鳳,道:「真鳳,你不是以為憑計謀可以一血不染地勝過萬族和擊殺天地二族吧?哼,還真幼稚。」

真鳳雙目依然銳利,答:「先前遷都,伏羲你要我血洗雪狐族,不留活口,我亦毫無怨言,因為牠們並非我們的盟友。不過巨鱷族可不一樣!牠們是我們的盟友!曾經在危難之中救我們一命!你不認為這是忘恩負義嗎?」

伏羲搖頭說:「對於異鯊族,我確實沒話說,牠們正直,為義而戰,不過我對巨鱷族的態度確實有所保留。遷都之時,若非王星出言,巨鱷族根本不會派出人手協助,不過也只僅僅一千族員;這次開戰,牠們更一口拒絕人族的要求。這樣,還算同盟嗎?」



真鳳直說:「人言為信!我們這樣怎令其他種族信服我們?」

伏義未待真鳳繼續,打斷他的說話,說:「若你所擔心的是其他同盟如何看待人族,亦請你放心,正好趁此機會告訴所有同盟,若不是真正想與人族合作的,就只有死路一條。恐懼遠勝感情,畢竟人族現有九皇,加上現有兵力,輕易毀滅任何中等至小型的種族。更何況,餘下的巨鱷族根本不知發生何事,為了報仇,定會向神族出手。一舉兩得。」

真鳳一怔,知自己難在舌戰上勝過伏羲,才呼一口氣,消去怒氣,略帶無奈說:「伏羲,我明白你這是為人族好,可是我不能接受你向各同盟出手。你可答應我再無下次?」

伏羲見真鳳態度軟化,自己又不是有心要他難看,也識相地未有堅持己見,只巧妙地道:「真鳳,我答應你,只要同盟真心合作,我並不會出手。」

宙斯聽得臉色呆滯,問:「伏羲,難道各同盟要對人族唯命是從才可以?未免太誇張了吧?」



三清見宙斯聲線浩大,頓感煩躁,冷哼一聲,說:「宙斯,這裡何時輪到你出聲呢?」

此話一出,宙斯怒火中燒,張開雙手,手掌之中各有一塊黑白分明的勾玉,正是先前奪回的雷霆,殺氣騰騰,無上氣勢湧現,咄咄逼人,道道紫色雷電在體外啪啪作響,沉聲道:「三清,我也忍夠你了。」

三清同時拿出定海珠,釋放澎湃的天尊氣勢,雙眼炯炯有神,雖然未完全恢復力量,但也未怕宙斯,道:「有種就來。讓我好好教訓你這沒腦的人。」

宙斯走前,更湧起真元力,洶湧如波濤,一浪接一浪,雷霆閃出白光;三清亦不遑多讓,那柔和的真元力灌注定海珠中,絲絲水柱如同蛇般在他身外徘徊不斷。

燧人氏一怔,完全不知道為何事情會發展到這一個地步,道:「喂三清,停手吧。何必與後起之輩斤斤計較?」

伏羲也伸手阻止三清上前,道:「別這樣,大家也是人族一分子。」

三清大怒,撥開伏羲的手走上前,大喝:「宙斯,你還等什麼?」話語未落,一道巨大雷電直指三清,而三清毫無懼色,以定海珠射出無數水柱,直接以硬碰硬。

真鳳拔出軒轅神劍,出現在二人之中,那帝皇氣勢磅礴得如同厚牆,推後宙斯和三清,帶著無窮怒意,一劍劈在水柱和雷電交接的位置,將兩招化成虛無,大喝:「成何體統!」這聲如同洪鐘般渾厚,震撼在場所有人。他再喝:「這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時候嗎?人族之內無分彼此!哪有分什麼前輩後輩?」



燧人氏可謂德高望重,走到真鳳身旁,大聲說:「真鳳說得對,人族早就應該無分彼此。要是我們內訌,只會減低人族實力,不是嗎?」

電王雖知宙斯和三清留有一手,可是見真鳳這一劍依然看得驚訝,不禁睜大眼睛。真鳳瞪著三清,道:「三清,我敬重你曾救下千萬人族,更在科研上得出重大突破,不過也別忘記你也只是人族之一,不要因為你是皇就可以橫行無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