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大勝?(四)

三清看到真鳳光以一劍便打散定海珠和雷霆的攻擊,再加上先前見證他以一人之力與無常打成平手,幾乎漸有壓倒無常的氣派,更可印証他的強橫實力,但這亦是他們的道,與先前遷都時的事情截然不同,不得苟同,微哼說:「要我們這些智者放棄最拿手的兵法,憑什麼?就單單光憑你一句?」

伏羲沒說一話,就連燧人氏也只看著真鳳,想知道到底他會怎樣回答。真鳳被三清一語道破,臉色當下一沉,心忖:「雖然我是盤古轉世,不過已經不再是盤古,若繼續以盤古的名字去領導人族,我又該如何自處?在執劍中,我是會長,自然而然能帶領大家,不過在須彌,我只不過是一個剛回歸的人而已⋯⋯」

三清恃勢不饒人,冷笑問:「真鳳,即使你實力高強,也不代表我們所有人也要聽你任何指令。更何況,須彌之中,有勇無謀就只有死路一條,終會被圍繞而死。難道,你認為你有能力作出最適當的決定嗎?」

姜尚站在真鳳後方,靜看事情發展。真鳳收起軒轅神劍,垂首嘆息一聲,抬頭時臉色淡然,道:「雖然我是盤古轉世,不過並不代表我就是盤古,而我亦不希望成為另一個盤古。我就是我,與前世雖有淵源,今生卻不可以完全跟隨他的道路而行。」話落,他目光如火,實在攝人心神,續說:「不過我既然是第一人的轉世,就早有覺悟,再次帶領人族前進!」



三清聽後,神情不得不怔著,看著真鳳的身影竟與盤古互相重疊,心忖:「口出狂言,但竟然帶著這種魄力?這⋯⋯就是盤古轉世嗎?」

真鳳看著在場的所有人,直問:「誰膽敢說自己從未下錯判斷?對錯,只視乎立場和觀點。況且,我身邊有你們,有什麼是人族做不到的?」

燧人氏內心不得不被此話所感動,然而伏羲搖頭,帶著陣陣哀傷道:「真鳳,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萬族只會為自己著想,這是不變的事實。你實在過於關心其他族的生死,難道你寧願在這場戰役死傷的十萬巨鱷族軍換成十萬人族?」

三清也插嘴說:「真鳳,人族要稱霸須彌大陸,就只有與萬族作對。即使是盟友,盟約也未必能長達永世。既可去除巨鱷族一皇,又可削神族一大兵力。即使重來,我亦會如此。」

真鳳無言以對,姜尚走前道:「不得不說,伏羲此計實在高明,只以輕敵和離間構成,卻一舉兩得,達成你心中的畫面。但晚輩敢問三清和伏羲,即使人族清除萬族,然後呢?」



三清皺起雙眉,問:「姜尚,你這是什麼意思?」

姜尚走至真鳳身旁,答:「人族稱霸須彌大陸,殺盡萬族,只剩少許低智慧生物作為我們的糧食甚至寵物。屆時,人族再無天敵,享受和平。這種極致盛世,又可以維持多久?」

伏羲猜到姜尚心思,但這大是大非,不容不出聲,於是答道:「我只可以回答你,能夠毀滅人族的,就只可以是人族自身,而不是天或地族,不是神或魔族等。」

真鳳知道這價值觀上的差異並非一時三刻能夠改變,只好大喝:「現時人族尚未有這種能力消滅其他百大種族,所以在這之前,就讓我帶領著所有人!不服的話,就先問我手中的軒轅神劍!」話畢,他向三清、伏羲和燧人氏爆發一股連三人亦無可比擬的騰騰殺氣,全場一時無聲。

真鳳皺眉,知這只不過是一時之計,見全場啞口無言,臉兒硬擠出一個微笑望向燧人氏道:「燧人氏、三清、伏羲,你們也應該累了。回去吧。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制定遠長的策略進攻神族了。」伏羲點頭後,就率先帶頭離去。



真鳳見三人離去,臉上難免帶著一份難堪,轉身走回電王等人身邊。宙斯帶怒道:「他媽的三清,以為自己一直留在人族就了不起!他未見過盤古宇宙的景況,未見過人族獨尊的情況,怎會知道我們的想法?」

小冰知真鳳現時心煩意亂,回想過去,也不禁嘆息數聲,心想:「真鳳從當初執劍最新的成員,一步一步跨過重重困難,獲得眾人認同,更成為第二任會長,當然執劍全員亦會信服。可惜現時情況並非如此,也許對三清而言,真鳳只是一個較強大的陌生人。偏偏我又沒有辦法幫助他⋯⋯」

姜尚淡然道:「真鳳,這才是最困難的難關,畢竟三清和伏羲也太聰明。」

真鳳垂頭喪氣,問:「你有什麼建議嗎?」

姜尚慢步離開,道:「真鳳,這是你注定要獨自走過的霸王之路,我可不能給予任何建議,憑你自己的心走,堅持自己的信念就足夠。」

真鳳亦知如此,只好苦笑點頭。宙斯氣得跳腳,道:「我出去走走,待在這裡真是鬱悶!你們留在這裡陪著真鳳吧。」小冰有禮地點頭,就看著宙斯離去。偌大的戰艦中只剩真鳳、電王和小冰。

電王雖知真鳳心亂如麻,但也按捺不住,問:「真鳳,你剛才那一劍,是先強行以能量撕破空間,引導水柱和雷電湧進作空間補完的能量,再以軒轅神劍分隔兩者,化解成虛無。對吧?」

小冰只聽但不明,相反真鳳喜出望外,稍微掃去先前的頹風,笑說:「電王,你目光果然厲害!你已漸漸步進兩儀之境,只是未得當中要領而已。」



電王點頭說:「希望我能盡快踏進兩儀之境,更想成王,助你一臂之力。在這裡,沒有實力,就連說話的權力也沒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