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整軍待發(一)

真鳳知電王已與成王相差一步,便說:「記得我說過嗎?成王之前,要升階都要依靠了解自己、靈力、靈魂等,因外而知內。不過想要成王,則剛好相反,因內而知外,直至自己與世界同在,方為真正的得道,也是他們常說的羽化成仙或以力証道。至於兩儀之境,則是另一回事。宇宙本是混沌無形,後來才生出太極、兩儀、四象、五行。這是一種心境、化境,能夠大大加強能量的運用,達至極致。」

電王呼一口長氣,微笑:「那你是以力証道吧?」

真鳳也笑說:「大概吧,我也不清楚。」

小冰見他們談得興起,便說:「我曾聽一首詩,詩曰:『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自從盤古破鴻蒙,開闢從茲清濁辨。』大概這就是概括真鳳剛才的說話吧?」



真鳳想著便點頭,甜蜜地道:「小冰真冰雪聰明。」

小冰嫣然一笑,語氣卻帶無奈說:「能解你煩憂才算聰明,可惜我就只能陪在你身邊。」

真鳳溫柔地吻她額頭,答:「傻瓜,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電王見他們恩愛,甚是喜歡,道:「對呀,你們開心就好了。至於三清他們,再慢慢想吧。」

真鳳不禁苦笑:「古代的君王還真不容小覷,即使有前人鋪路,可是要孤身走上這條霸王之路,實在困難重重。即使我有以一敵千萬的力量,都不能一時三刻令所有人完全信服自己。」



電王堅定不移地說:「你一定可以。你不只繼承了盤古的大願,更有總監和千闕叔叔的志氣,所以你一定可以。」

真鳳回想那時與千闕大戰,與斯龍對話,萬千思緒陡然湧起,自然而然勾起一個迷人笑容,說:「你說得對,真想念他們。」

小冰問:「對了,我們明早就要制訂策略,王星有給什麼錦囊妙計嗎?」

真鳳搖頭,道:「他發現東方的月族兵力正在聚集,實在不得不防,而且女媧已經獨自前去搜尋牟尼,危險非常,所以他只好將一切交給姜尚。伏羲先前主力整頓軍事,軍中聲望甚高,又在洛河之戰擊殺大悲。反觀,我只打退地族,未有太多實戰功績。軍權,早就不在我手。」

小冰思前想後,說:「姜尚既然直接走開,想必正在思考未來的走向,就是說他相信你有辦法處理與伏羲、三清等人之間的關係。而且,相處了這麼久,我想伏羲也不是深思熟慮想取代你的小人。而且戰事一觸即發,你以實力証明自己就足夠了。」



電王笑說:「像那時九大組織會議一樣,真鳳你就直接以實力說話吧!」

真鳳笑著點頭,回想那時首次去九大組織會議的情況,懷中湧起一腔熱血,道:「好!那我先去找姜尚,看看有什麼妙計良策。你們還留在這嗎?」見二人搖頭,便一同離開戰艦。

電王自知實力與王仍有差別,所以一直未敢鬆懈,每當有空檔便將靈力運行全身所有經脈,希望令自己對靈力運用得更加得心應手,如同雙臂,渾然天成。突然三清走來,微哼:「喂,電王。」

電王大感不解,實在不知道三清所為何事,有禮地點頭。三清忽然從空戒中拿出一把長劍,電王嚇得不禁退後,前者冷笑:「我要殺你,需要用劍嗎?我曾答應姜尚會替你煉劍,現在來還這人情。這劍名叫長虹,是我替你特意改良的作品,應該比你過往的秘銀劍強上至少十倍。自己去摸清它的特性吧。」

話畢,三清就將長虹收回劍鞘,拋給電王。電王單手接著,知道三清和姜尚的好意,不禁會心微笑,真誠道:「多謝三清。」三清未有回答,望也不望就轉身拂袖離去。

電王知三清素來孤高,只好看著他的背影無奈地苦笑。他深知武器的重要性,當年要不是盤古手握軒轅神劍,恐怕也不會為人族創造生機,有長虹幫助,一定增強不少自身攻擊力。他離開洛河城,走到一處空地就拔出長虹觀賞,劍長約一米,由一種黑色金屬混合鋼鐵鑄成,把手雕琢精美細緻,如猛龍出海,甚有氣勢。

電王仔細看去,發現劍面上刻有眾多極細小的修真符文,雖不知功效,但也一定對攻擊有所幫助,心想:「三清被稱天下第一工匠,這劍一定有它的過人之處。」注入靈力,長虹劍身登時閃出金光,更生出一層極薄的防護罩,看似能擋下不少能量,看得電王目光閃爍,大感驚訝。

他收起靈力,光以感知力好好感受長虹,知道重量平衡至極,劍面鋒利得吹毛斷髮,實在巧奪天工,呼一口氣後,則在原地消失。那時人已身處高空,連劈數劍,再連環突刺,如同一位隱世的武林高手,未有拘泥於任何招式,動作看似奇怪,實質殺意凌厲,而手腕時柔時剛,劍尖在空中畫出道道金光,身軀如同飛鳥般流暢瀟灑,動作更是乾淨俐落。



當他再次站在地上,臉上掛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內心萬分歡喜,凝視著手中的長虹,心中默唸:「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工匠!長虹內竟有流質在其中流動,以減輕揮劍力度,同時加大斬擊力量,就算改變劍招,那些流質也在當中的支流左穿右插,絲毫不損破壞力。這劍,比起我那時的秘銀劍強上豈止十倍呀⋯⋯長虹,與我一起變得更強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