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一波未平(二)

長青平原重回平靜,徐徐微風吹來,彷彿先前的叫喊、怒吼從未出現過,只有堆積如山的屍體、腥臭薰天的血海和凹凸不平的地面作為戰役的證明。當中一處,尚有三人站著,而這三人身上也各自散發著滔天的威勢,正是真鳳、伏羲和鯤鵬三名皇。

三人雖無開戰,亦無散發殺意,可是氣氛何其緊張,如同劍拔弩張,一切一切也似乎等待一個轉捩點,蓄勢待發。

伏羲知道真鳳和自己剩餘能量不多,偏偏鯤鵬看似能量充沛,而且剛才一口氣吸收了神族和魔族的氣運,臉色更是紅潤,所以馬上拿出造化玉蝶防守,做出一層防禦網,保護真鳳和自身,冷冷問:「鯤鵬,難道你想現在單人匹馬前來向人族宣戰嗎?」

真鳳此刻才知面前此人就是令須彌大陸如此混亂的幕後兇手,內心變得極為緊張,即使有伏羲的防禦網,也馬上穩固心神,右手緊握軒轅神劍,心想:「難怪牠說再次見面,鯤鵬早就在雪落城見過我了。可是⋯⋯牠怎會來的?牠到底有什麼目的?」



鯤鵬看著他們這反應,笑說:「伏羲,看來你也未能駕馭造化玉蝶,否則你也不會在此時才拿出你們所謂的神器。」

伏羲雖被說中,可是依然臉無表情,免得被牠得知,淡然說:「鯤鵬,人族現時氣運正盛,即使是你,也無法阻擋這巨輪。要是你站在我們面前,恐怕會被輾成肉碎。」

鯤鵬放眼看去,見長青平原滿佈屍體,絲毫不放真鳳和伏羲在眼內,輕輕一笑:「想不到你們竟可將神族和魔族逼至這地步,真的超乎我想像。伏羲、真鳳,你知道嗎?我本來以為你們需要犧牲至少三名皇才做到這地步。伏羲,我還是低估了你。」看到日族的屍體,續說:「參與這次戰役,應該還有王星。應該只有他,才可以說服日族同意這瘋狂的計劃。」

真鳳眉頭緊皺,內心驚嘆鯤鵬,單憑觀察現場環境便知道這麼多事,心想:「這次神魔討伐戰,就連我也不知道到底伏羲、三清、王星、姜尚等人做了什麼,牠竟然數眼就大約猜到了?」

鯤鵬看著真鳳,調侃笑說:「真鳳,看來你什麼都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即使我不進入你的精神也能猜到了。」真鳳一怔,更是緊張。鯤鵬續說:「伏羲,不如讓我猜猜整次神魔討伐戰的棋盤吧。你以自己為餌,引出大悲,令祂墮入思維盲點:不追則前功盡棄,追則可以削去人族一臂;這招,正是『引君入甕』。」



伏羲知人族軍與日族軍已全速攻向眾仙鄉,雖然勝券在握,但未知宙斯和希望戰況如何,深怕這是鯤鵬正在使用拖延戰術,直說:「廢話少說。你想怎樣?拿取了祂們的氣運還不夠?」

鯤鵬完全不理,笑說:「後來,伏羲故意只派上真鳳和宙斯前來,如此一來,你們只有五名皇,即使加上准提和接引,也遠遠不及神族和魔族的全部戰力,有大悲作為先例,神族和魔族定必率先出兵;可惜這樣就正中下懷,倒讓日族有機可乘。當然,要是你們做不到這一點,我猜日族也不會冒險同意這計。」

真鳳想來又是,暗忖:「要是那時神魔聯軍當時等待日族軍,戰局將會完全改變。至少日族軍也極難突然轉向,無法直衝敵陣。原來,伏羲和王星等人在開始之前已經想好了這一切的去向。他們實在太強了。」

夕日此時擊殺毀滅,可是全身受傷,痛失三臂亦暫且無法恢復,看見真鳳和伏羲嚴防對方,便知他並非善男信女,更非同伴,握緊霸日刀,說:「伏羲,我們的合作到此為止。我先去奪取眾仙鄉。」盯著鯤鵬後,便趕去與日族軍合流。

鯤鵬盯著夕日,偷笑:「我真希望你不會選錯立場。畢竟,神族和魔族依然名列前十。」只一彈指,右手便多出一杯色澤如血的紅酒,淺淺一嚐。夕日回首,瞇著雙眼一瞪鯤鵬便離去。



鯤鵬笑說:「伏羲,整場神魔討伐戰以夾攻為主,不過也鋪排得細緻;偷襲眾仙鄉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這場戰役,的確值得好好參考。」

真鳳心想:「不入曼火城、偷襲眾仙鄉,不就是姜尚的主意嗎?」

伏羲調整好氣息,問:「說完了嗎?」

鯤鵬伸展雙臂,深呼吸一口,酒杯一直留在虛空中,仍無墜落的感覺,眼神狠毒如蛇,笑說:「說完了。也是時候,動一動筯骨了。我還是按捺不住內心嗜血的衝動呀⋯⋯」再一彈指,真鳳和伏羲身旁空間碎裂,生出巨大尖刺。

真鳳和伏羲立即躲避,可是體內力量極低,速度已無先前般快。鯤鵬又說:「人族呀人族,你知不知道其實我早就留意你們?你們氣運甚高,次次失敗總有後路,可是今次你們只是我的棋子,就趁你們力量已盡,死在我手!」雙手一揮,真鳳和伏羲身旁的空間竟然凹陷,逼得他們不得不越過維度逃離。

真鳳馬上龍鳳化以彌補速度上的不足,雖然一直穩固心神,但亦驚覺牠的力量也未免太誇張,輕聲問:「伏羲,到底牠的能力是什麼?」

伏羲先前因燧人氏的死,幾乎用盡全力使用四象五行八卦陣,比起真鳳更要悽慘,也不得不黃龍化,並以造化玉蝶協助防禦,說:「精神的極致,也許可與現實互相融合。我們現在要對付的是一個與信仰力相似,但更可怕的對手。」

鯤鵬大笑,背後生出一雙鳥翼和一條魚尾,睜大雙眼,對著二人大喝一聲。陡然,天昏地暗,烏雲密佈,真鳳和伏羲周遭的空間破碎,似乎形成一個由空間造成的牢獄。



真鳳以軒轅神劍奮力斬去,再以龍爪抓去,而伏羲以造化玉蝶射出陣道道青光,兩者也嘗試打開一條通道,可是空間破碎實在太多,根本無法抵擋。真鳳大感無奈,心忖:「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

忽然,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照射真鳳和伏羲,抗衡這一切的空間破碎。伏羲回首望去,臉露喜色,與真鳳說:「得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