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未來的路(三)

伏羲和女媧享受此良辰美景,直至曼火城漸漸嘈吵有聲,負責晚上看守的戰士也與早班交接後,才走回宮殿。途中,伏羲看見真鳳和牟尼從房間一同走出來,眼神閃爍一剎,主動走上前說:「真鳳、牟尼,早。」

真鳳未想過在此看見二人,有禮說:「早呀,伏羲、女媧。」

伏羲問:「小冰醒了嗎?」

真鳳點頭,道:「今早她終於醒來,所以我才特意前來謝過牟尼。」



牟尼氣度不凡,輕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此等小事又何足掛齒?她精神虛弱,定要多加休息,倒不如待會與我一起先回雪落城。」

真鳳點頭,然後看著一輪紅日,說:「走吧。也是時候點兵出發,離開曼火城。」眾人點頭,走往宮殿,加上宙斯、准提、接引作最後商討。

當初,伏羲帶九萬兵前往畢卡山,再加上真鳳領六十萬兵趕至洛河城,合共六十九萬兵力。經兩場震驚須彌大陸的戰役之後,人族軍只剩不足三十萬兵力。雖然人族軍擁有治療倉,能以修真科技還原身軀,可是內心的情緒波動和能量的大量損耗一時依然未能完好。肉身易治,精神卻難癒。

雖然伏羲認為日族必然會降於人族,但以防萬一,仍然建議把接引和准提調至軍中,加上真鳳和女媧,領八萬兵力,前往眾仙鄉。至於其餘人,包括剛才醒來的小冰、昏迷不醒的三清和電王,則跟隨牟尼和宙斯回去雪落城,回去自己的家園。

灰天不藍,烏雲不白,正是暗淡陰沉的天氣,悶熱潮濕卻絲毫無雨,令人心情更是鬱悶難受。或因如此,真鳳沿路一直無話,光坐在軍艦中靜候消息。



「真鳳,我們差不多到了。」

真鳳有禮地看去,見伏羲一人走來,說:「謝了。與日族交談的事,就交由你全權負責。我在眾仙鄉的另一邊等你。只要日族願意以名字起誓,人族也不會向他們出手。」

伏羲說:「我會調准提、接引和五萬兵力到你手下,媧兒和我只帶三萬兵力就足夠。一直保持聯絡,若收到指示,請直接以破壞替我說話。」

真鳳點頭答應,說:「萬事小心。」

伏羲微笑,道:「出發吧。」



二人走出房間,分成兩隊,一隊由伏羲和女媧帶領直向眾仙鄉出發,另一隊由真鳳帶領繞過眾仙鄉,形勢似左右夾攻,包圍眾仙鄉。

經趕路後,伏羲和女媧領三萬兵浩浩蕩蕩地走到眾仙鄉外,整齊地肅立,手執兵器,氣勢洶洶,殺氣騰騰,準備隨時應戰。女媧瞧著挺胸昂首的人族軍,說:「相比過往,經神魔討伐戰後,不少人族也變得更強,散發陣陣沙場之風,血腥之味。」

伏羲道:「不經雕琢豈成玉?所謂『未知死,焉知生?』,只有徘徊生死之間,方能感受生命的真義。」隨後,他吩附眾將暫且按兵不動,等待任何命令,與女媧並肩走向眾仙鄉。

眾仙鄉乃神族長年主都,不論內外,景象同樣雄偉壯觀,主以黃金打造,配以白銀,因此金光閃閃,裝潢鮮艷奪目,極具神族特色,處處如神殿,叫眾生驚訝其心思。然而戰爭殘酷,刀槍無情,完整無缺的城牆變得殘破不堪,各建築不是搖搖欲墜便是淪為廢墟,城中依然散發出不少烏黑濃煙。

夕日和日樹在老遠已發現人族軍的蹤影,站在厚厚的萬米城牆之上俯視伏羲和女媧。伏羲負手而立,抬頭望去,英氣逼人,笑問:「未知日族會否歡迎我倆進內?」

夕日斜揹霸日刀,交叉四臂,臉孔嚴肅,眼神陰險如狼似虎,加上那巨大口腔,似是窮凶極惡的猛獸,輕輕點頭。伏羲和女媧一躍而起,跳至夕日和日樹身旁。

夕日眺望遠處的真鳳,冷問:「未知人族帶兵前來,到底有何貴幹?難道打算出爾反爾,搶回眾仙鄉?」

伏羲亦未望向夕日,反倒看著眾仙鄉內一眾日族士兵,全部整裝待發,手持各高科技武器,有禮地答:「剛才長青平原之戰,日族盡現昔日百大種族的威風,令我大感你們的威脅。為了人族著想,我才不得不前來與你們交涉。」



夕日凝視伏羲,冷笑一聲,問:「交涉?還是趁火打劫,過橋抽板?」日樹初登皇,雖感到他們未有散發過一絲殺意,言語之間卻似刀劍互砍,句句擦出火花,當真舌戰連場。

伏羲也盯著夕日,知他現時銳氣太盛,若然不挫,難以成為同伴,而且自己籌碼極大,直說:「若然人族要攻打日族,你認為你們有機會贏嗎?若然人族要滅絕日族,你認為你們還有機會坐在眾仙鄉嗎?」

夕日雖知伏羲所言甚是,但不欲重蹈覆轍,於是眼神散發冷意,周遭溫度急降,狠道:「你和真鳳各帶數萬兵前來眾仙鄉,還敢用這種語氣跟我們說話?這就是人族的禮儀嗎?」

伏羲輕笑:「我只是希望你們能看清日族現時的狀況而已。雖然奪得眾仙鄉後,日族氣運大增,生出日樹一皇,不知有否族員得道成王,可是你們再無神族作護蔭,附近種族難道又會袖手旁觀?」

女媧貌美如仙女,平淡說:「金陽城東有炎族,北有大蛇族,南有魔族,單憑日族現時十四萬兵力,還有兩位,要敵過三族合攻嗎?若然此時你們還要與我們為敵,恐怕不論金陽城和眾仙鄉,也撐不過十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