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未來的路(四)

夕日聽得女媧的說話,雙眉不禁一皺,暗忖:「我只帶七萬兵往長青平原,他們是如何知道我們的兵力?」

伏羲搖頭,瞪著夕日,認真說:「若人族率先開火,其他種族定必揮兵前來,搶奪這塊肥豬肉。我敢以性命擔保,你們絕對撐不過五日。若我要認真攻城,兩日即可。」

夕日眼中冷意減退,心想:「本來打算奪得眾仙鄉後,便可與金陽城連成一線,左右聯防,更可趁機搶攻神族餘下領地,但神魔聯軍反抗太大,即使突襲,日族依然失去近一萬兵,而且炎族亦有不少行動,導致金陽城兵力不可分散;以如今兵力,即使成功攻城,我方也不能駐兵以真正奪取該城。」

伏羲知夕日開始醒覺大局之恐怖,直說:「非我盟友,則為敵。夕日、日樹,我現在只要你們一話,以日族氣運與你們各自的名字立誓,絕不攻打人族。否則,我,人皇伏羲,將盡全力滅絕日族。」話畢,他更踏前一步,氣派咄咄逼人,問:「你們想試嗎?」



夕日的智遠遠不及伏羲,又清楚形勢比人族弱上不只數分;既然他們有能力將神族從眾仙鄉趕出去,就有能力對日族做同樣的事,可是神族尚有魔族當避難所,日族卻已無任何退路,今次又如何不得不低頭?

日樹此時伸出一手,凝聚金日之力,說:「請須彌見證,我日樹以自身名字與日族氣運為憑,立誓日族將與人族共存共榮,若非人族率先向日族開火,否則絕不向人族出手。」自他一話,那道金日之力向天飄去,而須彌世界亦似乎有所記錄,為此記下無法磨滅的痕跡。

夕日一怔,看著日樹,也只可以慨嘆一聲。伏羲目光一亮,笑說:「好一句和平共存共榮。夕日,你似乎得到了一名不可多得的猛將。」

日樹四臂齊揖,沉實地答:「感謝伏羲讚賞。夕日,你亦同樣宣讀我的誓言吧。我們已非過去的日族,現在的日族能屈能伸,總有一天將與人族合力闖天下。」

夕日性格硬朗,即使昔日在創史手下,亦未曾立誓以表明心跡,但既然日樹已為自己起了下台階,亦只好同樣宣讀誓言。伏羲見此,便向眾仙鄉外的人族軍,包括真鳳、接引等,大喝:「日族已歸順人族!」隨之,一眾人族軍亦大聲歡呼。



伏羲回頭看著日族兩皇,說:「那麼我們也不打擾你們了。」

日樹聲音低沉,揖手說:「日族,隨時恭候眾盟友。」

伏羲和女媧從城牆跳下去,回到人族軍中,而真鳳見此,亦帶兵與伏羲會合,心想:「太好了,不需動刀動槍已經解決此事。」

伏羲甫到地面,即與女媧輕聲道:「媧兒,你替我多加留意日族。」

「為什麼?他倆已經立誓,若違背誓言,定必氣運大減,實力減退。」



「夕日和日樹一硬一軟,而後者說話處處亦為日族留有後路,也許日樹就是背後的謀士。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萬事小心為上。」

「知道。」

而在眾仙鄉內,夕日看著伏羲和女媧回到軍艦之中,才笑說:「日樹,你果然料事如神。」

日樹微笑,那巨大嘴巴令他看去猙獰,帶豪氣答:「人族利用我們去擊潰神族,而我們則利用他們去擺脫神族,互有利益。再者,人族未有神族那份自視過高的驕傲,當然需要我們立誓,但這亦證明人族的野心比我們的大上不少。這誓言將我們與人族連結,我們暫且可以借用他們的強盛氣運。」

夕日看著人族軍的身影,不只軍艦先進,更排列整齊,隊形良好有序,能防四方八面,隨時保持防備,嘆息道:「自后羿射九日,日族就一落千丈,人族卻慢慢攀升,甚至變得比日族更強大。如今,我們更要與他們合作。真可笑。」

日樹未有記著過去的恨,只知投靠人族是日族暫時唯一的路,說:「就如伏羲所言,以人族現時實力,日族絕非對手。須彌雖大,但日族苦無棲息之處;要不是那時神族剛好需要大量能源,日族依然是各族的目標。我並非要你抹去過往后羿射九日的事,只是放不下過去,就永遠看不見未來。」

夕日點一點頭,又搖一搖頭,垂首苦笑,道:「我乃一介武夫,只懂戰事,攻城掠地,無力獻策,無力掌控大局。剛好你在此時登皇,也許你才是日族的未來,而我只是日族的過去。那時,后羿本可殺死我,只是我比較好運,才逃過一劫。」

日樹看著底下萬名族員,手持精密裝備,便拍拍夕日的肩膀,尊敬地說:「沒有過去,又怎會有未來?沒有你,日族早已被其他種族吞併,豈會有我?又豈能令金陽城重生?退卻,未必是怯弱;戰鬥,未必是勇猛。知可戰與不可戰,才是真正的明智。」



夕日豪氣大笑,笑聲震天,雖然聲量浩大,聽起來卻絕不刺耳,反倒更令人心情舒暢,一手指著神族逃離的方向,一手指著人族軍,說:「常說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但世界全是危牆。如今我們從那道危牆,走到這道危牆,未來的路到底該是如何?」

日樹看著夕日,道:「如剛才的誓言一樣,只要人族不向日族出手,我們也絕不會攻打人族。日族也是時候再次發光發熱了,重新發展我們的軍事科技,再次向世界進發,重拾日族的尊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