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螳螂與黃雀(二)

人族百萬大軍壓境,與上億地曲族拼命作戰。數量雖然相差甚遠,但在接引、准提和電王帶領和精銳軍備之下,人族依然獲得勝仗。奪城之後,只剩不足二十萬人依然站立,不禁為生存和生命而歡呼喝采。人數雖然急降,但其心靈卻似乎比先前的百萬大軍更強大,更強悍。

電王全身亦有污跡,烏血處處,無力地坐在地上,見周遭皆殘破不堪,屍橫遍野,只好嘆息一聲。接引走到電王身邊,拍拍身上塵埃才坐下,說:「打勝仗了,為什麼還不高興?」

電王苦笑:「雖然地曲族並非百大種族,但這仗絕對不是一件易事,至少比我想像之中更加困難得多。牠們生命力頑強,似死又未死,連續戰鬥兩日,我亦幾乎用光自己的靈力。我真難想像遲點要與龍族或鳳族等戰鬥,又會怎麼樣⋯⋯」

接引看著餘下的人族軍,見他們手沾鮮血,說:「只不過因為你要帶領這群新兵,才會消耗這麼多額外的靈力。我看到不少次,你全力衝去營救他們。現在我們以最殘酷的方法練兵,就是為了未來與龍族、鳳族、天族等戰鬥之時,人族能有一線生機。」



准提聽到二人談話也走來,微笑道:「電王,難怪牟尼說你是可種之材。你身懷大將之風,憑一己之力帶動將士,激起他們鬥心。假以時日,你一定能開花結果,成就不凡。」

電王不知未來將會如何,只知要記著初心,為愛人而戰,為人族而戰,微笑答:「牟尼也未免太看高我了。我還是傳說,未得道成王,實力怎及各位?你們快點通知真鳳,讓他們過來重建主都。」

准提柔和地點頭,向真鳳傳送訊息。

一名氣宇軒昂的戰士,風度翩翩走來,說:「接引、准提,剛才那仗真的打得漂亮。採取火攻及分兵,不讓牠們以數量佔優,再直取其首,削去士氣。真的令我大開眼界。」

准提為人溫柔敦厚,內心從來沒有軍階之分,即使看到此人軍階低微,依舊臉容帶笑,答:「這其實是姜尚的意思,令我們更容易攻破此城。擒賊先擒王,只要殺死牠們的首領,餘下的只不過是一堆散兵。況且全部人亦帶備精銳火炮,對付地曲族時更加得心應手。」



那人微笑點頭,說:「原來是姜尚,好一句擒賊先擒王!他的想法正與我不謀而合,不過你們執行得如此漂亮,也值得一讚,不愧人族的王。」

接引雙眼帶著賞識,問:「你身在其中,也能看到這些策略,實在出類拔萃,將來定是一名能出謀獻策的策士。你叫什麼名字?」那人立即恭敬地揖手,輕聲回答。

在電王攻陷弧曲城之前,姜尚和王星齊集真鳳房間審視大局。姜尚打開地圖,直說:「大蛇族趁機吞併神族領地,向西南方擴張,氣運大增,相鄰的龍族似乎毫無舉動,也許龍蛇真的混雜。同樣,血族與鳳族相鄰,為抗龍族聯盟,血族也不能獨善其身。」話畢,他輸入資料,令地圖變成各種顏色以分辨各個聯盟或派別。

真鳳看後也不禁吞一口嚥液,雖然未敢肯定,但看著兩方聯盟的版圖越來越大,參與的百大種族越來越多,說:「這一次,須彌大陸一定大亂,甚至連百大種族也不知能剩下多少。」

王星點頭,說:「這大概也是鯤鵬的打算,令整個須彌陷入戰亂。而現在,只是開始。神族雖然實力大減,可是祂們與魔族合作,依然不能輕視,當我們重建主都之後,一定要斬草除根。另外,現時龍鳳大戰戰況如此膠著,雙方一定另覓方法,不過方法不離兩大方向:削弱對方和增強己方。」



真鳳聽後也感有理,不過實在想不到任何方式能削弱雙方,問:「兩個聯盟不但有皇,而且領地眾多,即使失去十座,但不會對氣運影響太大。到底如何才能夠削弱對方實力?」

王星答:「難道你忘記猶大了嗎?」真鳳一怔,才默默點頭。王星續說:「昔日毒族利用自製的病毒去壓抑各族能力,即使是皇也無一倖免,震撼整個須彌,可惜鋒芒太露,才導致最後被各族圍攻。可是,他們的技術已被各族複製,正如審判日前神族的毒藥。只要運用得好,這種病毒將會是最強大的武器。」

姜尚說:「先前神魔討伐戰,伏羲故意不帶軍糧,反而下令命眾戰士打獵為食,一來能惹起大悲注意,二來能避免重蹈覆轍。」

王星點頭,說:「我後來交予你們的糧食全部親自檢查清楚,並且由能信賴的人看守,才敢送去,途中也嚴密監視。畢竟審判日實在帶來太大的教訓。」

真鳳眉頭輕皺,深呼吸一下,只好苦笑一聲,說:「我還真的不知道這些細節。智者多慮,這句話果然不假呀。」

王星道:「伏羲等人正在調查鯤鵬如何得到平民的資料,三清更嘗試從生死冊入手,作逆向調查。假設龍鳳大戰再無進度,雙方只守不攻,鯤鵬便可趁此時專心對付我們。即使以牠實力,也絕不會直接攻擊雪落城。唯一可取方法,就是逐一削弱人族,再令其合作的聯盟最後有機可乘。」

姜尚忽然手指彈動,如同在鋼琴之上彈奏複雜而優美的樂章,說:「鯤鵬只有一人之力,卻勝過千軍萬馬,來去無蹤。我們也許算錯了一步。」

王星被姜尚一話點醒,後知後覺,大驚:「真鳳,我們現在就走!」



真鳳問:「怎麼了?」

王星立即喚來八足馬,對著真鳳說:「正是削弱之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