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螳螂與黃雀(三)

接引聽不清楚那人說話,再問:「你說什麼?」

那人一直揖手,恭敬地笑說:「小人名字,實在不足掛齒。」

准提搖頭,道:「在這裡無人卑微,而且軍中有能者居之。既然你有能力,為何不說出名字?這仗過後,定必取得更大成就。」

那人微笑,垂下雙手,負手而立,說:「北冥有魚,其名為鯤;化翼為鳥,其名為鵬。而我,兩者皆是。」



聽後,接引臉容大變,眼神轉為凶狠,立即抽出降魔杵;准提亦收起笑容,拿起千手法器。二人激起萬千殺意,同時攻去,一左一右,合拍無間。變化之快,實在令人驚訝。電王見二人反應,方知此人正是想滅絕人族的鯤鵬,最恐怖的精神力動者。

面對二人,鯤鵬毫無畏懼,雙手皆出,掌外空間盡碎,一手擋下接引,另一手擋下准提,依然不失其風度,凝視著接引,眼神凶狠卻臉帶微笑,說:「只要那些首領一死,餘下的完全不足為懼。你當時是這樣說的吧?」

電王與鯤鵬只差不足十步,雖然知道自己在牠面前根本不堪一擊,但也絕不能眼睜睜看著同伴被殺,於是拔出長虹,集中精、氣、神,混合巨大殺意,力帶千鈞,直接使用無悔。鯤鵬只是雙目一瞪,一個巨盾憑空而生,硬生生停下長虹的去勢,淡然說:「真可惜。」

准提和接引素來也知鯤鵬強大無比,智勇兩全,只是不知其實力竟是如此可怕,被牠以精神力困著,竟然絲毫無法推前。接引鬆開降魔杵,運起真元力打出一拳,並且爆發極樂氣勢,意欲極速壓過鯤鵬,攻其無備。准提見此,也放開千手法器,爆發天蓮氣勢,運勁推出一掌,掌風綿綿卻含暗勁。

頃刻,鯤鵬仰天大吼,登時風雲變色,更甚者,就連接引和准提的氣勢立即被驅散,彷如無物。電王感到二人剛才氣勢如虹,洶湧似波濤,合擊極具威脅,但竟被鯤鵬如此輕描淡寫帶過,內心也不禁一怔。



鯤鵬忽然爆發殺意,鋪天蓋地,不知散播至多少里外,只感無處可逃。電王被其籠罩,如受宇宙排斥,整個思想皆充斥無法自拔的恐懼,渾身顫抖,滿頭冷汗,幾乎有衝動棄劍逃跑,而在外的人族連聲也未吭就被那冷漠如刀的殺意扼殺而死,死相恐怖。

准提自知走投無路,咬緊牙關,說:「電王,快走。」

鯤鵬如惡魔般瞪著接引和准提,冷說:「你們沒有資格與我相鬥。人,永遠也只是人!」雙手一揮,千手法器和降魔杵便高速飛向准提和接引,二人被其巨力打至遠處。

電王還未反應得及,已被鯤鵬一腳踢飛。鯤鵬意念一動,電王身上便出現眾多枷鎖,牢牢緊鎖他的四肢,更有一鎖扣在頸部,漸漸收緊,令他難以呼吸,更猛然墜地。

鯤鵬見電王躺在地上,手指輕動,控制長虹筆直插穿他的胸腔,剛好刺破肺部和心臟,令他噴出鮮血。牠蹲下,俯瞰電王,冷笑:「以人族眾智者的才智,他們應該正趕來,就看看你能否撐到那時。」



電王雖是高階三門者,面對這些枷鎖卻毫無方法,力量如泥牛入海,只可無奈地感到生命正逐點逐點流走,以靈力暫且封著傷口,盡量撐著,不讓血液白流,可是無法呼吸,而且枷鎖更漸漸壓緊,快將頸椎擠斷,流淚心想:「小雪、晴兒,對不起。」

接引和准提乘劍飛來,不過嘴角皆帶有血跡,殺氣騰騰,前者緊皺一雙虎眉,目光炯炯,大喝:「你的對手是我倆!」後者催動柔和的真元力,射向電王的枷鎖,打算替他解鎖,燃起一線生機。

鯤鵬運起精神力,只一彈指,接引和准提眼中畫面立即改變,似失去方向感,上不上,下不下,黑不黑,白不白。准提見此,自知無法瞄準,立即收起真元力,深怕誤傷電王,救他不成反害他。

鯤鵬伸出單手,如君臨天下,無人能敵,大聲冷笑,道:「本以為你們會逃,怎料回來送死,不過我早就將精神力依附你們身上,即使你們要逃,也絕對逃不了。」

准提和接引不敢妄動,散發真元力以探測鯤鵬位置,這雖然消耗龐大能量,但至少令他們有一戰的機會。二人更背對背,不讓鯤鵬從後偷襲。接引心想:「當日牟尼到底如何面對這怪物?根本連接近也接近不到⋯⋯」

准提知大劫難逃,說:「接引,能有你這知己,死而無憾。」

接引大笑:「我們性格一柔一剛,如南北兩極,反而成為如此知己。下輩子,我們再稱兄道弟吧,不過這輩子,我們也要盡全力傷害鯤鵬,為牟尼、真鳳等鋪路!」

准提拿下額上那細小紅鑽,目光無憾,輕聲說:「這是牟尼交托給我的佛石,當中含有純淨無瑕的能量,我猜就只有這方法可行。」



接引點頭,說:「做吧,為了人族,為了大義,為了未來。」

鯤鵬看著二人,冷冷說:「人族,這就是你們回來舞台的入場費。我倒想看看你們這盤棋還可以如何下。」

風起雲湧過後,弧曲城份外平靜,萬籟俱寂,只剩蒼天和大地觀看生生死死。

不知隔了多久,真鳳和王星趕至弧曲城,驚見二十萬人躺在軍艦旁邊,口吐白沫,雙目睜得老大而空洞無物,表情恐懼,不難猜到他們乃突然被強大無比的霸氣或殺意扼殺至死。王星天性仁慈,看見此情此景,難掩其傷感,更內心充滿悔疚。

真鳳握實拳頭,雖心知肚明,但不敢放棄希望,忍淚大叫:「電王!接引!准提!出來呀!我們來救你了!」張開鳳翼,飛上高空搜索,驚見地下城正有數隻大字,心帶恐懼,大叫:「王星,這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