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再見(一)

身處雪落城的謝小雪不期然割傷手指,傷口雖小,但內心竟感一陣不妥。莫晴此時走來,問:「媽媽,你弄傷了?」

謝小雪見她那無邪的臉,母愛氾濫,微笑說:「沒事,只是小傷而已。」

莫晴拿起謝小雪的手,輕輕吻去,天真可愛地說:「想著爸爸和我,手手就不痛。」

謝小雪蹲下,輕撫莫晴的長髮,溫柔地說:「知道了,晴兒真好。待爸爸回來之後,我便告訴他晴兒到底有多乖。好嗎?」莫晴笑得開懷,一雙小手牽著謝小雪的手,不斷點頭。



弧曲城的高空中,真鳳看見四隻大字,乃「先削一臂」,而在字與字之間的空位,剛好有一人躺著,正是接引、准提和電王。

真鳳怒得大吼大叫,拍鳳翼趕去,看見三人諷刺地各被自己的武器刺穿,再無呼吸,再無說話,靜靜地躺著,靜靜地睡著。

真鳳收起鳳翼,跪在電王旁邊,知他已無心跳且目光帶憾,自己明明有千言萬語要說,卻全部哽咽在喉嚨,視線漸漸朦朧,呼吸漸漸沉重,彷彿控制不到臉龐的肌肉般抽搐,全身乏力,情緒渾然崩潰。

王星趕到便下馬,知真鳳和電王情同兄弟,在地球之時已經歷患難,不難想像真鳳此時的心情。八足馬似乎感到王星的悲傷,上前以頭輕擦他身軀以作安慰。王星轉身,背向真鳳,依著八足馬,強忍哭聲,只敢讓淚水默默流過臉龐。

日月本如梭,此刻卻凝結起來,一分一秒變成一年一月,而真鳳每一滴淚水也反映著與電王的回憶⋯⋯從一門者漸漸成為執劍會長,再成為高階三門者、世界之子,最終登皇,電王也一直陪伴在真鳳身邊,不離不棄。



現在電王一睡不醒,任真鳳如何呼叫,也不懂回應。生命本來就是如此脆弱,如火般熾熱,卻一撲即滅,只成縷縷輕煙。煙消雲散後,萬籟無聲,連風也不動,這沉默偏偏令人更感刺耳。

王星回首望向真鳳,帶著悔疚說:「這一次,是我們誤判了。先前發現鯤鵬以生死冊殺死平民,我們就被牠引導去另一處,但這只是聲東擊西之計,牠一直等待人族出兵,重建主都;只要軍隊無皇,牠一定會混入其中出手,削弱人族。牠也推算得到我們會攻佔弧曲城,而位於雪落城的西南方,亦是人族最疏忽防守的一邊。」

計謀可以簡單,可以複雜,可以聲東擊西,可以直指敵軍。一場戰爭,已成定局,只因一子錯,換來全軍覆沒;只因一子錯,換來終生遺憾。

真鳳感到無比自責,只因派出准提、接引和電王領兵乃自己主意,除了訓練新兵之外,更想三人可從中得益,甚至能夠得道成王,怎料三人遭遇不測,但知自己乃人族首領,不得心生頹風,只好抹去臉上淚痕,硬裝堅強說:「王星,你們不需自責。經一事,長一智。雖然這一仗我們輸了,但同時更加了解鯤鵬的特性。通知其他人,我們搬來這裡作為人族的主都。這處,是電王等人以生命換來的,我們不能放棄。」

王星眉頭深鎖,點頭說:「我明白了。」



真鳳拔出長虹,為電王合上雙眼,雖怒氣深似海,語氣卻平靜無比,說:「電王、接引、准提,我一定會為你們親自報仇。」

王星說:「真鳳,那時盤古開天闢地,創造內宇宙,將眾多靈魂扯進其中,就算是皇,也比在須彌大陸上輪迴更快,你現在可以這樣做嗎?」

真鳳如夢初醒,點頭說:「對,我可以這樣做。先前燧人氏隕落,我也有如此想法,然而我不知為什麼不能凝聚他的靈魂,再加上我靈力不足,才沒有這樣做。盤古宇宙與我同在,只要我用開天闢地,便可將三人靈魂拉進其中,也許再等五百年,他們又會重生。」

王星知道真鳳每次帶人進出內宇宙也會消耗巨大能量,而且接引、准提已得道成王,其靈魂的質量當然比起其他人高出千倍。要是為了那一百萬新兵而令真鳳陷入極度虛弱的狀態,實在不設實際,更是一種浪費。

真鳳拔出軒轅神劍,將它浮在空中,左手凝聚鳳凰之力,右手凝聚真龍之力,直至兩者合一,捏造出一股迷人的淡紫色,美麗鮮豔奪目,大喝:「開天闢地!」

那道迷人淡紫光芒強行闖進軒轅神劍,折射出七彩光芒,將尚未被天道撕碎的靈魂拉攏其中。真鳳眼內四象同存,陰陽調和,似是虛無又是萬物,三千世界俱在。

所有光芒忽然消失,似無事發生,一切如常,然而王星感到真鳳消耗了不少能量,就知道三人靈魂已被拉進盤古宇宙,亦即真鳳現時的內宇宙中。

真鳳呼出一口長氣,看著王星,略帶惋惜說:「但願他們早日輪迴轉世,返回我們身邊。即使電王不再是電王⋯⋯」看著電王,淚水再次流過臉頰,微笑說:「你曾說過一日兄弟,一生兄弟。不過,我與你之間的感情,深厚得即使下輩子,你也是我的兄弟。」



王星能聽出真鳳此刻心情複雜,也不再多話,說:「姜尚將會帶同三百萬人來此,我亦叫耶和華與牟尼途中護送,已策安全。」

真鳳點頭,此刻腦海空白一片,看著電王,想起謝小雪和莫晴,說:「王星,讓謝小雪和莫晴到來親自拜祭。重建主都之後,找一處好地讓她們兩母女安居。」

王星點頭示意,見真鳳重情重義,甘願為所愛之人灑頭顱,拋熱血,心想:「人族智者眾多,不過我相信就只有你才可以聚集眾人。有人說感情是人的負累,我卻認為感情是人最珍貴的禮物。無情,豈有家?無義,豈有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