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分歧(六)

短兵相接之下,炎族軍戰力明顯略勝一籌,但人族軍也使出渾身解數,而且數量較多,兩者拼命而戰也難分高下,只知死傷枕藉,血流成河,然而被炎族所發出的高溫燒乾,如塊塊花瓣,鋪成一條紅色的康莊大路。

出發之前,姜尚提醒耶和華兩件事,一是神族現時氣運大減,耶、華積聚下來的氣運已退,行事定必更加小心;二是炎族若傾力而出,定必選擇速戰速決,只要封著他們上前的路線,拖著對方,炎族定必退兵。

耶和華不忘他的說話,即使與麗炎激戰,也故意擋在前往人族邊境的路,令炎族軍未能趁機直搗人族領地。麗炎實力非凡,從他的動作開始洞悉這想法,便施展各種詭異的招數,範圍甚大,令耶和華不得不左右阻擋,否則波及附近的人族軍。

耶和華深知如果一直擋在此路,自己會被麗炎耗盡能量而敗,但附近有百萬人族,只好咬緊牙關苦撐下去,盡量以信仰力卸去對方招數,同時趁機反擊,拖延時間。麗炎調侃:「哥哥,人族的信仰力真是神奇,看你能撐多久了!」



宙斯以一人之力敵炎族八王,然而對方一直分散,故意避其鋒芒,反倒暗中削弱人族軍兵力,令他一籌莫展,內心怒罵;縱然有巨人之力,也無法阻止對方八王分散,只能以雷霆在戰場中召風喚雨,盡量減低炎族優勢。

雷霆左右黑白混合,如同太極,揉成七彩光芒射向茫茫天空,頃刻風雲變色,黑得如天空快將塌下。風雷聲大,雨點更大,嘩啦嘩啦的落在戰場之中,令所有生靈也感到份外沉重,就連人族軍也感到氣喘吁吁。只是宙斯怕傷及己方,雨水才沒有任何腐蝕作用或變成洪水。

「記得那傢伙嗎?他就是滅掉洛棒的宙斯!我們是炎族軍!記起被他們殺死的同伴!上!」宙斯所施的傾盆大雨未能灑滅炎族軍身上的烈炎和心中意欲復仇的怒火,反而成為進攻的燃料,令戰況更加激烈,更為戰場添上層層水蒸氣。

幸好王星和伏羲訓練出不少將領,的確有大將之風,在人海之中帶領人族軍以陣式沉實應對炎族軍如利刀般的突擊,指揮各批隊伍率先後退,在暴雨之中消耗對方體力,再清空敵軍後排,以小隊形式從中切入,將整支炎族軍強行分拆成十多批軍隊,包圍並逐一擊破。

與濕婆久戰不下,烙炎自知此刻遠離主都炙熱殿與其他領地,見炎族軍竟不佔上風,又知巨鱷族軍叛變一事理應已經暴露事敗,深怕被附近的巨人族和日族包圍,作為首領只好選擇退軍。他的氣焰未有先前般旺盛,看著濕婆,多出一份敬佩,凝聚陽炎擊向人族軍,笑說:「濕婆,我們下次再分勝負。炎族軍,退!」



濕婆上前以三昧真火硬擋,保護身後人族軍。麗炎亦向耶和華拋媚眼,轉身就走。八王跟隨麗炎,宙斯只可以眼睜睜盯著八王撤退,不禁咬牙切齒。濕婆想上前追擊,耶和華馬上阻止,回望人族軍,說:「我們只剩不足七十萬兵,繼續追去,恐怕會全軍覆沒。」

濕婆皺眉,看到炎族軍後退時步伐凌亂,正是人族軍反擊的大好時機,問:「反過來說,剛才一戰炎族軍殺死二百多萬人族,難道我們可以不為死去的人報仇嗎?我們面向的正是他們毫無防禦的背部,怎可以放棄這大好機會?」

耶和華指著背後的軍艦,說:「我們軍艦已被炎族眾王打得損壞,要追也難追。光論速度和體力,我們實在不及炎族軍。難道你要一眾戰士直接跑過去嗎?跑到過去,他們也沒有體力繼續作戰,那時更是損兵折將。」

濕婆遙望烙炎撤退那方向,想起剛才與他打得激烈,經數百回合也未分高下,收起天眼,知道人族軍看著宙斯問:「巨人族呢?三清不是讓他們趕來嗎?」

宙斯呼出一口悶氣,聳聳肩,搖頭說:「黑帝斯應該一直帶兵盡量佔領餘下神族領地,增加氣運。這裡相距甚遠,即使他想帶軍趕來,也沒可能突然之間來到吧。」



濕婆眉頭依然緊皺,說:「算了,我們也回去吧。伏羲也應該收拾了那些搞事的巨鱷族。宙斯,叫黑帝斯不用來了。」

宙斯被炎族八王拖得身心疲憊,只好點頭答應,向黑帝斯傳去訊息。三皇帶著餘下的軍隊回去領地,先治好傷患,再將兵力重新整隊。耶和華以信仰力協助治療兵團,

邊境城牆雖被巨鱷族從內攻破,但王星和伏羲早有準備,加強駐守兵力,立即重建及修復所有損毀的防禦系統,以保衛外圍安全為優先,城牆及其餘軍事設施則為次等。

這次巨鱷族於邊境內叛變,殺死近二十四萬人族,破壞大批軍事設施,戰火幾乎波及南面的民居,令大批平民受驚。即使事後,他們仍然心有不忿,紛紛出言支持人族應該繼續擴大武力,更有不少說應該要向巨鱷族討回公道,以暴易暴。

這是一個尚武的戰亂時代,尤其當人族得此佳績,平天族,和地族,更大勝神族和魔族,擊退炎族。人們腦海充斥一份忠義重重的英雄主義,參軍乃榮幸,戰死是福份,最少證明自己擁有協助人族的能力,不欲白白枉過一生而寂寂無名。

只要上陣戰場,立下戰功,就能揚名天下,在人族的歷史刻上自己的名字。

不少人族不滿真鳳在最後關頭竟然放走巨鱷族,而沒有選擇以更大武力將牠們全數殲滅,認為這只會令其他種族誤判人族乃軟弱的一群。

人們以訛傳訛,謠言久久不散,不知為何竟有人傳來一個奇怪的結論:真鳳沒有能力領導人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