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人族聯盟(一)

自古以來,人心難測;人一多,則易亂。雖不至於各懷鬼胎,但各執己見,甚至各自為政。是非對錯只不過因為價值觀略有偏差或各有不同,卻能產生最大的紛爭。真鳳聽到那些謠言,只用沉默作為回應,不欲多言,免得再惹起任何是非。

人曰:「謠言止於智者。」然而天下滿是愚民,人云亦云。

雖然居住邊境的人們盛傳真鳳的懦弱,身處帝都附近的人卻讚揚他的仁義和大器,尤其學院之中,真鳳更是人族的英雄。不少學習計謀的謀士知道要是那時與巨鱷族開戰,未計傷者,已至少會犧牲一百萬人,更會損毀附近民居,嚴重影響邊境設置,將人族處於危牆之下。

戰與不戰,只在一念之間,偏偏這一念卻會附上過百萬人命。



學院尚智,因此盛出魔法師和修真者,然而在王星訓練之下,他們不忘近戰;軍營尚武,因此盛出門者和鬥氣士,然而在伏羲訓練之下,他們緊記陣法。直至練兵之時,兩者才會正式碰面,分配入隊,發揮所長,成為真正的戰士。

兵貴神速,在戰場上若失先機,不只無法攻城掠地,甚至會令自身陷入重大危機,因此真鳳、伏羲、宙斯等人再次舉行會議,希望聚首一堂討論往後的戰事和人族的發展。

於會議之前,真鳳找來王星和姜尚,即使小冰在旁陪伴自己,臉上依然帶憂,問:「你們認為那些⋯⋯謠言是有人刻意製造,還是不少人民真的這樣想?」

王星當然明白真鳳難處,說:「當初人族瑟縮於亞特蘭蒂斯,是你撐身而出,帶領人族,與天族、地族打成平手,最後大勝神族和魔族,今時今日人族才得以有帝都、雪落城等領地。這些功勞,誰可以抹走?」

真鳳嘆息:「我只是不想打一些不必要的戰爭。」透過窗簾看著外面繁華且先進的美景,說:「即使人族繁殖力極高,人命始終是人命,並不是區區一個數字。」



王星點頭,說:「真鳳,你愛民如子,人族有你作為首領實在是個福份。不過如果連你也感到迷失,怎可以帶領我們走下去呢?再者,皇都之中不是許多人讚揚你的美德嗎?」

小冰依在真鳳肩膀上,溫柔地說:「我一直相信著你,永遠也會,所以你也要相信自己。」

姜尚道:「你作為盤古轉世,這就是你要走的路。光有王星,暗有伏羲,兩者共存,定可以達成你心中的目標。」

真鳳看著在場的三人,又想起電王,想起過去不禁微笑,吐出一口悶氣,餘光略過軒轅神劍,說:「是我不知不覺走進了這死胡同。對,我是人族之首,竟然忘了當初的覺悟。盤古呀盤古,這位子果然不容易當呀。」

小冰看到真鳳重拾自信,臉上勾出一個美麗動人的弧度,雙眼如繁星閃爍。王星也輕輕微笑說:「站得高,看得遠,亦受冷風吹。雖然你在頂點,但垂頭望下來,就是我們。」



真鳳大笑,拍拍王星、姜尚的肩膀,說:「相比我腳下,我比較希望你們會在我身旁。」話畢,他溫柔地輕吻一下小冰,以堅定眼神作最好的回應,自信地一笑,轉身看著兩位最可信的人,說:「走吧!應該要與伏羲、三清知道人族的未來並不是與全須彌為敵。」

不消一會,真鳳帶著王星和姜尚走至會議室,在門外正好看見宙斯,上前微笑問:「怎麼不在裡面等?」

宙斯看見他們,精神為之一爽,上前摟著真鳳和王星的肩膀,豪氣說:「我又不是耶和華,怎會臉帶笑容,在內對著那個臭老?呸!與其無聊地待在裡面,不如在這裡等你們就好了!喂,你們到底去哪了?去玩嗎?怎可以不叫我呢?」

真鳳一向喜愛豪爽之人,因此與宙斯實在投契,笑說:「沒事,我們進去吧。」

宙斯見姜尚又是目無表情,走到他身邊,奸笑地細語:「喂,你這樣臉部肌肉好容易老化的呀,知不知道?用不用我介紹一些女生給你呀?可能這樣你會羽化成仙呀!」

真鳳拍打宙斯,笑:「你才不要教壞姜尚呢。」

宙斯馬上還手,大聲笑說:「放屁!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王星在旁,看得抱腹大笑。

此時,三清主動推開會議室大門,樣貌帶著一份嚴肅,道:「你們也玩夠了,該進來。兵貴神速,別一再耽誤時間。」



宙斯從天堂頓時掉進地獄,輕哼一聲,看著真鳳等人。真鳳回望宙斯,微笑點頭,再看著三清說:「進去吧。」

待各人坐下,伏羲放下手中的八卦青玉,率先說:「先前因為巨鱷族帶兵前來,才令會議不得不中止。現在我們是否從原處重開?」

三清盯著真鳳,語氣略帶指責,說:「但在重開之前,我想問真鳳為什麼要放過巨鱷族?」

真鳳早就預料會議將會如此,只是以為問的人是伏羲而非三清,但細想一層,二人交情甚深,而且意見一致,根本沒有任何分別,深呼吸一口,答:「巨鱷族曾經在我們的低潮時代出手相助,無論原因為何,這是不爭的事實。再者,我們的確在洛河之戰有負於牠們,不是嗎?」

三清冷哼一聲,理直氣壯說:「過去已是過去,現在才是現在!現在巨鱷族利用我們的信任,率先背叛人族!你知道有多少人族死去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