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戰前的大局(一)

姜尚自那日起,內心首次出現這種無法解釋的混亂,便不斷尋找一切有關的資料,並將這一切告訴給王星知。經與真鳳、小冰確認之後,發現最初的片段正是屬於明鋒,更加印證自己的前世便是真鳳的同伴;可是另一段片段模糊至極,亦只有一句說話,無論他詢問王星、真鳳,甚至三清,也毫無得著,實在無從考究。

明月高照,偏偏雲層漸灰,遮掩顆顆明星,似是暴雨來襲的先兆。王星詢問眾人,得知姜尚在戰艦之外,便走到七輪苦海邊緣尋找後者。他見姜尚望著深海,問:「你的頭痛好轉了嗎?」

姜尚點頭,有禮地說:「自那次之後,也沒有再頭痛。只是感到陣陣困擾。」

王星為人謹慎,也明白姜尚心有困擾的原因,神情稍為凝重,說:「姜尚,你突然回憶起明鋒的片段,實在匪夷所思。」



姜尚點頭同意,說:「依照過去經驗,只有少數傳說,或成王之後,才會將這些片段刻在靈魂上;不過即使是上一世,明鋒也只不過是一名中階三門者。此事看來實在太多疑點。」

王星點頭,知七輪苦海之下正是亞特蘭蒂斯,說:「那片段中提及到『只有亞特蘭蒂斯的末落和開天闢地能夠喚醒你們。』,如此說來,至少你的前世知道亞特蘭蒂斯的存在。亞特蘭蒂斯是鴻鈞親自為人族建造出來的避難所,他一直將資源、信息、科技傳送至此,令人族有能力東山再起。得知亞特蘭蒂斯的人相信不多。」

姜尚眼神似看透這七輪苦海,說:「只可惜有關亞特蘭蒂斯的興建資料早已被鴻鈞徹底銷毀,我也無法追尋下去,了無線索。這次突然之間的回憶,未知會否與我來到此處有關。」

王星點頭,也垂首望向七輪苦海,說:「亞特蘭蒂斯的末落。」

姜尚看著遠方,手指彈動,似在鋼琴琴鍵之上彈奏首首樂章,說:「雖然不知道我的前世為何人,不過他能得知亞特蘭蒂斯和估計亞特蘭蒂斯將會末落,實不簡單。至少,那個『我』在人族之中一定佔有一席地位。你知道鴻鈞身邊有多少親信?」



王星輕笑,回想過往與鴻鈞的事,目光不禁流露一份仰慕,說:「鴻鈞深不可測,人族上下無一不聽從他的說話,包括盤古,我又怎會清楚知道他身邊到底有多少親信呢?不過既然你有這段回憶,看來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又會拿到鴻鈞替人族準備的大禮。真想知道到底他的計謀還算到多久以後。回去吧,我相信矮人族快將答覆,而且東方戰場大有變動,前來助我計算。」

姜尚說:「知道。」

三清回到帝都,從各研究人員手上再接回研製工作,繼續將伏羲先前交出來的造化玉蝶重新解析,知道此事又再邁進一步,與完成看來只差一線,內心興奮莫名。

伏羲此時走來,卻被眾研究人員阻撓。眾研究人員怎會不知伏羲的大名,不禁心生恐懼,上前支支吾吾,說:「伏羲大人,恕⋯⋯恕我無禮,但三清大人事前一再提醒,這十二個小時是最佳時機,絕對不可以被人騷擾。」

伏羲見他們雖然戰戰兢兢,但對三清忠心耿耿,怎會怪責他們,便說:「好,那麼勞煩你們替我傳達訊息,讓三清出來之後,馬上找我。」



為首的研究人員才鬆一口氣,說:「謝過伏羲大人。」

伏羲掛起俊美笑容,問:「三清如此凝重,難道已去到最後階段?」

研究人員點頭,露出一份自豪,暢快說:「我們已經從造化玉蝶找到有關生死輪迴的符文,雖然與真正的天道和造化之道依然相差甚遠,可是已經踏出一大步。終有一日,我們也許可以透過修真科技改寫靈魂!改寫眾生!」

伏羲聽後,笑說:「這一番說話影響可大可小,所以留在心中就好。知道嗎?」眾研究人員一呆,但明白此事若流出,對平民而言,後果或可嚴重,將引來巨大迴響和輿論,所以便點頭示意。見此,伏羲才微笑離去,聯絡女媧,問:「南方一事,辦得如何?」

女媧答:「小族不足,氣運不夠。即使最後成功,成果也只是白費一場。」

伏羲並不驚訝,道:「那你快點回來,我聽聞東方戰場有異樣,戰爭可能比我們先前所猜想的更快來臨,並讓牛頭族和馬面族盡快收服周邊小族,形成一批新力軍,隨時等候命令。」

宙斯回到帝都,走在街上,想起當時黑帝斯的說話,打算暗中派人監視巨鱷族,才發覺自己在帝都並無任何勢力,就連想找一個能秘密替自己行事的人也困難無比,不禁感到泄氣,心想:「難道這事我要找美娜幫忙嗎?不不不,巨人族剛好接收眾多領地,他們也應該忙得很,不過巨鱷族實在可疑,我不可以安坐於此,什麼事也不做!好歹,我也是人族的皇呀!」

「宙斯大人?」



宙斯隨聲源望去,看見那時於神魔討伐戰跟隨自己偷襲神族領地的一名千人將,知他為人正直,滿心歡喜,問:「默源?你怎麼在此?」

默源腰板挺直,實有軍人的傲氣,說:「我奉命將不同的軍備派到各區,剛好完成,便來到大街逛逛,稍作休息。未知大人呢?」

宙斯靈光一閃,問:「你曾隨我作戰,我能夠信任你嗎?」

默源一怔,立即揖手,尊敬地說:「宙斯大人在戰場上的英姿,小人無法忘卻。如果有幸能為大人效力,小人定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宙斯滿意地一笑,帶默源去到無人的小巷,輕聲說:「替我搜查所有有關巨鱷族的資料,我對巨鱷族的忠誠實在有所懷疑,還有,在軍中找來數個你能信任的人前來。此事一定要保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