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戰前的大局(二)

「應龍,你這次是當信使嗎?」

應龍施法變成人龍,走到大蛇穴中的無間大殿前院,笑說:「哈哈,無間你真幽默。」

大蛇穴乃大蛇族的主都,呈六角形,因此有六座門樓,大多建築皆以大理石等大型而堅硬的岩石疊砌而成,但地面依然滿是泥土,處處大洞,方便族員在地下穿插。每門樓下一個偌大的奴隸場,作為各大蛇族的食物、玩意、運輸工具等。

無間大殿分開前廳後院,分別用作商討要事和大蛇族之首,無間居住的地方。此處奢華無比,地板以透出淡淡螢光的乳白玉拼湊而成,樑柱亦由各種玉石雕琢造出,柱上刻畫著各大蛇的圖案,顯出大蛇族的威武。



殿中,無間體型巨大,雖尚未可與九頭相比,但惡形惡相,一雙蛇目凶狠,渾身被堅硬的蛇鱗包裹,呈現恐怖的暗紫色,蛇舌聲實在陰森,眼後似有雙角,問:「你獨自前來,不是傳遞口訊,難道是來幫忙的嗎?」

應龍大笑,笑聲令四周輕輕震動,陡然目露凶光,周遭溫度急降,空氣似被抽走,冷道:「無間,雖然我們兩族合作,但別以為你可以口出狂言。我,可是應龍呀。」

無間雖然毫不畏懼,但知應龍戰力恐怖,又怕傷及兩族感情,也不繼續糾纏下去,乾脆閉起雙目,問:「九頭有新的指示嗎?」

應龍見牠如此,也不放在心內,搖頭說:「不過牠要我前來幫助你們對付人族,多過一會,龍族的士兵也會陸續來到。」

無間懶洋洋,答:「嗯。你來得正好,我也不想再應付那傢伙。」



「你的說話果然比你的毒液更惡毒。」

應龍隨那聲音來源望去,笑說:「你花了這麼多時間,依然未有起色嗎?看來人族真的比預期中強大。」

鯤鵬慢慢走來,文質彬彬,一臉無辜說:「我只能孤身行動,當然未能像你們一族般規模龐大及行動快捷。」

應龍聽得出鯤鵬話中似乎嘲笑龍族至今尚未攻陷鳳族,帶著一個凶狠的笑容,說:「要不是九頭勸我別碰你,我還真的想見識一下你的力量。畢竟你是單憑一己之力便闖進百大種族,還是這一切也只是以訛傳訛的傳聞?」

鯤鵬走向應龍,有禮輕輕鞠躬,三顆青點隱約在瞳孔之下轉動,甚至比起無間的蛇目更加詭異陰森,卻溫柔說:「應龍,我衷心希望你會遵從九頭的說話。要打起來,九頭也要用盡全力,才可與我打成平手。」



應龍仰天大笑,說:「好!九頭竟將這堆麻煩又自以為是的傢伙一次過弄在一起,看來人族注定要滅亡了!鯤鵬,你心中有何策略?」

鯤鵬暫且不答,道:「那時要不是地族那些老而不,我早就殺死真鳳和伏羲。你最好讓九頭好好顧及那邊戰場,令天族和地族稍作停留,否則過多勢力集中一處,變數極大,那時可不能單以計謀取勝。九頭這次減緩進攻,竟然做得如此明顯,定是故意要將整全世界的注意力放在這邊,牠又要獨自行動?」

應龍道:「我怎會知道你們腦裡都裝什麼?」

鯤鵬輕輕一笑,斯文如書生,說:「對。這次我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潛伏多時,就是為了帶來四份驚喜。先是生死冊,我已將所有人族智者的名字寫在其中,更有上億名人族戰士,一旦開戰,就看看他們會否在戰場上心臟停頓,又或是有任何突發意外。」

無間聽後大感興趣,望去那本生死冊,問:「這本書籍竟有此功用?」

鯤鵬點頭,笑說:「就連地族也渴求此書,能刪改氣運,我也不得不讚賞人族理解天道的能力和才華。第二份禮物便是我放在外面的一切。」拿出一顆亮麗金光閃閃的物件,嘴角勾起一個燦爛弧度,如獲至寶,神色喜悅,續說:「這是第三份,早已埋好的一大伏筆。最後一份,恕我保持神秘,不過我保證,你們,一定會喜歡。」

與此同時,位於東邊十輪金山之下,有一座巨大領地,名叫酆都。酆都,又名地府,溪水潺潺,蟲聲唧唧,鳥語吱吱,花紅欲燃,草綠柳垂,風光山色,盡顯大自然之美。這種美景,實在令人難以想像這竟是地族的主都。無常走進竹棚,恭敬有禮說:「閻羅,人族聯盟已成,龍鳳大戰暫緩,九頭、三足和鯤鵬皆消失不見。」

閻羅正是地族之首,坐在竹椅上,觀看世事變遷,披著紅藍黑三紋交錯華服,雙眼眼旁各有道黑色花紋,頸戴漆黑暗光項鍊,肩橫腰壯,雖非肌肉暴漲,但每絲肌肉堪稱完美,而臉上微微皺紋更帶一種無言能喻的威嚴。他眼中似懷天地萬物,嘆氣答:「須彌又臨分散。」



無常坐在閻羅對面,泡起茶來,竟露出擔憂天下的神情,說:「戰爭將要開始。」

閻羅問:「吾等已備?」

無常點頭,說:「惜獸族、星辰族、角族毫無降意,未全東方。三族似有暗交。吾等久未出手,潛伏已久,要與月族出擊乎?」

閻羅呷一口茶,道:「吾等尚未可出手。」

無常欲言又止,呼一口氣,問:「閻羅仍抱寄望?」閻羅輕笑,放下茶杯,湧現霸王氣魄,看著眼前美景,卻一話不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