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盲點(二)

真鳳只在行於單打獨鬥,一旦被眾皇包圍,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甚至是否能活著離開也成問題,聽此也拿回軒轅神劍,問:「你在說什麼?」

應龍催動能量恢復龍尾,說:「雖說擒賊先擒王,但你乃盤古轉世,手執神器,要擒你這種皇,豈會是易事?即使是我,也未必可以以一己之力將你擊倒,所以我才來這裡擾亂你,然後牠們才可削弱人族的實力。」

真鳳雙目露出一陣懼意,想起鯤鵬、九頭,兩者實力恐怕與自己不相伯仲,更何況九頭早有龍嚎在手,如此一來,其他同伴即陷入危機。應龍催動自身霸氣,明顯打算再戰,奸笑說:「你們主動分開南北戰場,卻被我們切斷你們的聯繫。現在南邊發生什麼事,你又知道嗎?」

真鳳想起王星、伏羲和姜尚,知他們定有計劃,而現在正在戰爭之中,絕對不能動搖信念,深呼吸一口,說:「我相信我的同伴,我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殺光來到面前的敵人!」



應龍一怔,大笑:「好!只是,如果你不用開天闢地,根本沒有機會能殺我。是嗎?」

真鳳閉目,大力搖頭,似要甩開自身的擔憂,張眼之時,目光重回茫然,說:「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就放馬過來。」

應龍的真龍之力可謂天下無雙,渾厚無比,而且力大無窮,四爪剛硬,實在得天獨厚,堪稱九頭之下,龍族第二;雖說真鳳的真龍之力略遜一籌,但已踏入兩儀之境,能將對方能量反推兩儀,打成虛無。

兩者激戰之下,根本無法估計對方的下一步,每每靠著自身直覺、第六感去作攻擊、防禦、格擋、閃避,一時之間難分高下。

天空如同湖面般傳來陣陣漣漪,與平日截然不同。外人只能看見紫光和彩光在空中四射,爆波四濺,卻完全不見他們任何動作。



真鳳趁有空隙,知牠龍身極長,馬上橫劈一劍。應龍疾衝閃過劍氣,張開大口,吐出真龍波。真鳳自知劍勢已老,即使回劍也不夠應龍快,鳳凰之力聚集雙目,同使鳳瞳,將真龍波轉移向牠身旁,反攻其身。

應龍曾聞真鳳身懷真龍與鳳凰血統,亦不驚嘆,但真龍波能量龐大,不容忽視,只好轉身,捨棄這次攻勢,將身軀捲出一圈,任真龍波從中通過。

牠一縮,真鳳便有空檔,拍翼前衝連踢數腳,每腳也帶萬鈞之力。應龍雖然身手敏捷,但也只好後退暫避,只是身軀被其腿風擦過。真鳳見此,靈力大瀉,斬出驚天動地的一劍。應龍大感危險,不得不越維避開。怎料牠避到一處,真鳳將那一劍轉移至此,直接斬去牠一雙前爪。

應龍大驚,再次越維遠離此人,催谷能量恢復雙爪,苦笑一聲,心忖:「鯤鵬,這傢伙比你形容的更加強悍,根本就是九頭現在的等級!要我繼續拖延下去,你在開他媽的玩笑嗎?」

同時,宙斯趕到賽蓮身邊,見波光已沉於海底,毫無動作,便知她已經命喪此地,心生怒意,大喝:「竟然殺死了波光⋯⋯出來呀!垃圾!」



賽蓮此時已是虛弱,痛心疾首,說:「波光替我擋下兩箭,才會⋯⋯不過小心。他們的箭甚是恐怖,中後會於體內爆發,直接消耗大量生命能量。」

宙斯說:「我也有所聽聞⋯⋯他們在哪?」

賽蓮沉聲說:「他們神出鬼沒,亦似有精神法術般,會令人有一絲分神,實在無從入手。」

宙斯道:「那麼我們就主動出擊。」跑到前線並拿出雷霆,注入真元力,將一雙黑白勾玉相融,登時爆發出紫色雷電,如有意識地捲向眼前,將這海洋變成煉獄。

賽蓮感到兩者運起精靈之力抵擋,方知宙斯這擊的意義,即使傷勢不輕,也快速游向該處。宙斯盡量緊隨她身後,但於水中,人魚速度比人的確快上不少。

「小心!」宙斯見又有數箭高速射來,但紫雷尚未完全散去,不只拖慢暗箭,更如同他感知般存在,忽有想法,向賽蓮細說:「我知你為什麼有這種感覺了!他們正用魔法陣拖延射箭時間,你所謂的法術也就是魔法陣。」

賽蓮問:「宙斯,你是修真者,有辦法破解他們的魔法陣嗎?」

宙斯苦笑一聲,道:「盡量吧⋯⋯別抱很大期望。如果他們所用的魔法陣太複雜,我也沒有辦法了。我們已經接近他們了。盡情演奏吧!」



賽蓮點頭,催動人魚之力,吹奏手中長笛,音色獨特且溫柔深遠,如躺在慈母懷中般安穩。如果賽蓮並非將聲音遠推前方,宙斯也可能受此影響。蒂斯和亞諾斯催動精靈之力,保護雙耳,不容走漏一絲她的歌聲。

宙斯感到兩者身處之地,便叫賽蓮停止歌唱,一腳踏出,同時爆發厚實如牆的無上氣勢,催動體內的巨人之力,使體型變大,那遙遠距離在瞬間便至,駭人拳風湧去,盡現其無窮力氣,更強行分開亞諾斯和蒂斯。

這擊出乎亞諾斯與蒂斯意料之外,令兩者分開兩邊退後。亞諾斯調侃:「變大了,不是更易射中嗎?」

宙斯怒喝:「來吧!他媽的垃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