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盲點(三)

宙斯催動體內所有巨人之力,運行全身,頃刻金光四射,凶狠地瞪著左邊的亞諾斯,連打十拳,光憑拳壓已在海中打出一個揉合了巨人之力的真空帶。他心想:「亞諾斯雖然身形瘦削,四肢幼長,也許我可以力量壓去。只要避開他們的箭就好!」

亞諾斯身在真空帶之中,被他厚重拳壓牢牢包圍,將精靈之力注入玄鐵弓中,殺意暴增,臉上掛起一個暴虐的笑容,喝:「水之精靈!」話畢,玄鐵弓兩端傳出藍氣,令他全身液化如水,吸收海中的水元素,增加自己的力量。他臉容高傲,說:「精靈族高人豈止一等?我們是五行,我們是四象,能幻化成各種元素。你們呢?」

宙斯冷哼一聲,又打出一拳,說:「那又如何?即使炎族也避不過我的力量!」那一拳恐怖非常,拳未到,附近空間已被撕裂,爆發眾多空間漣漪。

亞諾斯感到被這一拳吸引過去,方知這真空帶不只是牢著自己的技倆,更是短暫形成而可被控制的空間,笑道:「常聞宙斯愚勇無謀,不過戰鬥方面確是不錯。」然後他猛力拉弓,弓弦如同滿月般圓,而那能量箭與先前截然不同,粗如手臂,散發柔和藍光,說:「海神之箭。」



宙斯見亞諾斯手指一放,海神之箭竟消失眼前,嚇得立即轉身以左手拍去,希望可打中海神之箭,至少令它稍有偏差,大叫:「賽蓮!小心!」

原是亞諾斯射箭之後,竟施能量摺疊維度,讓海神之箭剛好進入越維之點,越過宙斯,直射賽蓮。

「嗚!」她先前已經受傷,令反應慢了少許,而且宙斯巨大的身影更遮掩視線,被此箭射穿尾巴,再次感到不少生命能量隨箭而離去,但知輸人不輸陣,強忍痛楚,恢復尾巴後便以長笛與蒂斯近戰,不容對方拉弓。

不論外貌、衣著及身型,蒂斯亦與亞諾斯相似,唯獨眼神和語氣差天共地。他手握玄鐵弓,其翠綠大袍飄又飄,身影何其詭異,令賽蓮絲毫攻擊不到對方。話雖如此,畢竟他們身處海中,人魚活動能力總比精靈敏捷,她只一心纏著對方,即使不分高下也在所不惜。

亞諾斯看著宙斯,手指於弓弦上快拉快射,又是數十箭,冷笑:「好身手。若你反應慢了一分,她就要再輪迴了。」



宙斯雖然怒極,但面對眾多箭,也要回想起在自身世界戰鬥的情況,細說:「賽蓮,小心。我要出盡全力對付亞諾斯。蒂斯就交給你了。」

賽蓮知亞諾斯和蒂斯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即使宙斯強悍,也絕不可能以一敵二,帶著一個自信的笑容,說:「好,我等你。」

宙斯對此輕輕一笑,及後雙眼茫然,胸前與背後的紋身閃出金光,頃刻全身化成雷電,心想:「亞諾斯,你雖然強悍,但是絕非真鳳等人的對手。如果這種戰法能令真鳳也感驚訝,讓我見識一下你的能耐!」

亞諾斯雙眼一瞇,心想:「他有巨人族血統,竟然可以像炎族那般將全種化作另一種形態?這也是他們的修真文明嗎?還是又有另一種血統?」

宙斯暫且不顧賽蓮,只知要擊殺面前這精靈,雙腳在水中一踢,整個人飛彈而出。亞諾斯摺疊維度,又再射出三箭,分別射向頭、足和背後的腰椎,落點準確更是陰險。宙斯收起巨人之力,軀體還原,三箭立即落空,而下一剎,再次催動巨人之力,拳頭瞬間湧向亞諾斯。



變奏之快,令亞諾斯被逼越維避開。他受那拳壓影響數息,張開四指拉著弓弦,如彈琵琶般順序鬆開,登時射出四枝與別不同的能量箭,在海中旋轉極快,竟有弧度衝去。

宙斯又是收放巨人之力,四箭再次落空,然後再來連環數拳。有了上次經驗,亞諾斯已早有準備,自信地說:「你應該後悔第一次用這招的時候沒殺死我!無論如何,你也是從正面打來!」將精靈之力注入玄鐵弓,如劍般橫揮,在海中劃出一道藍光。藍光在海中如魚得水,越發越亮,硬拼拳風。

宙斯肉身成聖,一路走來也是靠雙拳打天下,不過他同時也是一名修真者,亦是被誓為最奇怪的修真者。他沒有伏羲的分析力,也沒有三清的記憶力,卻同樣走上修真這條路,更出類拔萃,在千千萬萬人中突圍而出,登皇成就不朽。難道一切只因氣運?

他雖目光散漫,卻看著整個世界,雙手閃過眾符文,再打出數拳。這數拳份外不同,沒有拳壓,沒有殺意,彷彿嬰兒伸出的小手般單純。

亞諾斯本想拉弓再射一箭,卻嚇得越維後退,見藍光遇上那數拳被輕易打散,背後不禁出了陣陣冷汗,暗忖:「竟在一剎完全消去殺意⋯⋯那是什麼?是利用符文改變形態,壓縮所有能量嗎?」平復心情,四指連彈,快射八支迴旋箭,然後再次拉弓,注入重重能量,卻遲遲未射。

宙斯見那些迴旋箭竟絲毫不中自己,深呼吸一口,毫無恐懼,再次衝去,體型忽大忽小,而且軌跡不定,去向不明,令對方難以瞄準。亞諾斯臉容淡定,更閉上雙目,光以感知瞄準,打算待宙斯出拳之時,方射出此箭。

宙斯忽然變大,只是打出一拳,拳外閃過重重符文,又是毫無殺意,如此的單純無害。亞諾斯說:「每人也有盲點,你的又在哪裡?」話畢,他便射出這支海神之箭;與此同時,加上先前的四支,合共十二支迴旋箭竟全數從不同角度指向宙斯背後,剛好來個前後夾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