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盲點(四)

宙斯此刻方知那八支迴旋箭是為了引導先前四支迴旋箭回來,但拳勢已出,便摺疊維度,將此拳的威力繞過海神之箭直接打去,而左手匯集真元力抵擋海神之箭。

亞諾斯似乎預料如此,見彼此距離不遠,便同樣使用能量,阻止維度被摺,調侃:「宙斯,沒想過會這樣吧?」如此一阻,海神之箭與宙斯那一拳迎面硬拼,產生巨大爆風,而空間承受不住這樣的衝擊而崩潰破裂,向四周釋出能量波,將兩者硬生生向後推。

宙斯知道這樣直中亞諾斯下懷,便使勁定住身子,再次縮細,甫轉身,發覺不少迴旋箭依然射來,七支箭在身旁擦過,便轉身擋去餘下的五支。他聽到弓弦不斷彈動,便知對方不斷連射。

亞諾斯此時大笑:「無論你怎樣變大,也是以心臟為中心點;只要瞄準你的心臟,體型也只不會是形同虛設。若你不將迴旋箭擋下,箭則不會減少;若你擋了,便會慢慢被我削走能量!選擇吧,宙斯!你將會是我其中一個美味的獵物呀!」



宙斯一聲不發,催動巨人之力變得巨大,踢出一腳,衝向亞諾斯,又突然變回原形,避過數箭,但餘光望去,身邊至少已有百支迴旋箭虎視眈眈。亞諾斯射出一支又快又狠的直箭,阻止宙斯繼續向前。

宙斯稍一減緩,半百支迴旋箭隨即湧來,直接越維避開,繞到亞諾斯身後,再次打出驚天動地的一拳。亞諾斯轉身,立即射出海神之箭,笑說:「宙斯,你疾衝出拳,即使力量奇大,也只不過是直直的一拳,而且你全身的雷電實在太過顯眼了。」

這一拳又與海神之箭硬拼,再次出現同樣的情況。宙斯強行定著身體,再次越維衝向亞諾斯的身後,凝聚大量真元力於雙手。亞諾斯身手敏捷,身體一轉,同時退後且奮力拉弓,看著面前的宙斯,笑說:「不就是說了嗎?我已經看穿你的動作了。你猜,有多少支箭落在你的盲點?」

宙斯依然臉目認真,絲毫無懼,將左右手的真元力射向亞諾斯,道:「的確,你看穿了我的動作,並以迴旋箭牽制我的去向,不過你也走到你的盲點了。」

亞諾斯笑說:「哈!死到臨頭還嘴硬。管你要變大,這箭一定會中!」話畢,他側身輕易避過那兩道真元力,同時鬆開弓弦,射出臂粗的海神之箭,箭去快如流星,直指宙斯心臟。



宙斯輕說:「巨人族血統,從一開始,就不是只可以變大的。」催動巨人之力,將自身縮小成本來手指般,雙腿輕蹬,馬上避過海神之箭,再立即變回原形,爆發無窮無邊的殺意,催谷自身的無上氣勢,從高處衝向亞諾斯。

亞諾斯頃刻感到巨大壓力,露出一絲驚訝,知被宙斯接近定必重傷,馬上越維逃去。可是宙斯又豈會放過這大好機會,動用更大的力量阻止對方逃跑。亞諾斯雖逃跑失敗,但因此賺到一瞬,立即拉弓,一口氣將大量精靈之力注入玄鐵弓,散發海藍之光,說:「看你拳快,還是我箭快!」

宙斯停下去勢,說:「不,是我的雷快。」

此時,亞諾斯看見宙斯的瞳孔彷彿閃過一陣紫光,才感危險,頃刻一道巨大紫雷從身後直直襲來。他全身僵硬,失去知覺,能量似被抽乾抽盡,手中的玄鐵弓亦被重重紫雷毀滅,連海神之箭也化成碎片,煙消雲散。

他看著全身化成雷電的宙斯絲無損傷,僅僅回頭望去,入目的正是黑白相融的雷霆,心忖:「這就是你從一開始的策略嗎?」



宙斯任由紫雷穿過身體,說:「改變體型,才是巨人族引以為傲的天賦。再者,我動用符文將能量匯聚拳頭上的一點打出,令你太著重於我雙拳,慢慢走入這陷阱,或你所說的盲點。」

他續說:「我越維在你身旁攻擊,為的就是將雷霆放在你身後,那兩道真元力是為了啟動內裡的無妄紫雷,而爆發此等氣勢只是為了掩飾你身後的雷霆,轉移你的視線。你是個獵人,很可惜,我是個更強的獵人。再見了,渣滓。」

隨話語落下,無妄紫雷連同亞諾斯一起消失殆盡,海底恢復一片寧靜。所有迴旋箭在沒有引領之下各自沉至海底,為這戰正式落幕。

「哥!」蒂斯大怒,失去平常的理智,完全不理賽蓮,衝向宙斯,先將雷之精靈附身,注入精靈之力於玄鐵弓中,大喝:「雷神之箭!」雷神之箭吸取周遭餘下的雷元素,威力倍增,直指宙斯。

宙斯雙手一揮,召回雷霆,怒喝:「你別忘了⋯⋯我,也是雷神!」再次爆發無上氣勢,以雷霆硬生生擋下雷神之箭,卻暗感辛苦,雙臂稍有酸麻,但見先前賽蓮拼死而戰,說:「賽蓮,辛苦你了。接下來,放心交給我。」

賽蓮傷重瀕死,只靠意志撐著,躺在海底休息;要不是宙斯及時擊殺亞諾斯,她也一定被蒂斯射至隕落。蒂斯連射百箭,封盡宙斯退路,逼其正面對戰。蒂斯選擇削弱賽蓮,而非強攻,因此一直保存實力。反觀宙斯,他餘下能量不多,不過十之一二,實際處於下風。

宙斯打算再使那程度的無妄紫雷,卻是有心無力,不禁苦笑,自嘲:「哈哈,這次糟了。」他只好凝聚真元力,召出各雷電圍於雙臂,乾脆以硬碰硬,豪氣說:「來吧!奧林匹斯的各位,保佑我渡過這厄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