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盲點(五)

應龍此時從天而降,大喝:「蒂斯,走!別戀戰!」

蒂斯痛失親兄弟,內心怒火大盛,一心只想殺死宙斯報仇,完全不理應龍的說話,依然直衝,更拉緊弓弦,準備射去,大喝:「應龍,別想阻我!今天我一定要宙斯葬身這地!」

雖然蒂斯並非龍族的一份子,但在他背後,是整個精靈族,亦有最後一名皇,羅。應龍雖然不是智者,但是不敢忘記九頭事前的說話,看著還衝去的蒂斯,心想:「你媽的⋯⋯要是這場初戰,竟然有兩名精靈族的皇死於此地,我一定會被九頭罵!精靈族更恐怕會就此退出龍族聯盟。對於龍族而言,這絕非一個好消息。媽的!用武力也要帶你走!」

蒂斯知宙斯催動剩餘不多的真元力,戰意更加旺盛,心忖:「十箭⋯⋯十支雷神之箭便可殺死對方!」



應龍雖然不是智者,但也知道這次自己的任務不在於殲滅對手,只在擾亂及拖延。牠見宙斯雖然已露疲態,但亦非一擊即殺的地步,只好無奈地放棄這大好機會,一尾打在宙斯與蒂斯之間,勁力非常,空間破裂,海水蒸發,生出巨大暗湧,那份澎湃的力量更強行將兩者隔開。

宙斯立即後退,自知大勢已去,若應龍真的前來取命,也要將牠打得五癆七傷,寧死不屈。他見應龍雙眼目露凶光,心想:「哈哈,龍族第二,九頭之下⋯⋯被你殺死,也總算無憾。真鳳,別浪費我一番好意呀!」豪氣說:「來吧,應龍!也讓我親自見識一下你的力量!」

蒂斯感到這股壓力,也不硬擋,足尖一彈,游至應龍附近,免得白白浪費能量,但復仇之心已起,怒瞪後者,問:「你想阻我?憑什麼?我可是精靈族的皇!」

應龍心忖:「你媽的!憑我一己之力也足以殺你千百次了!還說什麼精靈族的皇!」聽得火起,龍身一轉,疾速伸出一爪抓向宙斯,不只替亞諾斯出一口氣,更要發洩此時自身的怒氣。

宙斯看牠爪風凌厲,立即拿起雷霆,在接觸那道力量之時,左右雙手各拿黑白勾玉分開,卸去不少能量,但依然被此勁力推後不少,而雙臂極痛,輕輕苦笑,心忖:「未到兩儀之境,果然不該用這種方法呀⋯⋯」



應龍看著宙斯,見後者已經虛弱,冷哼一聲,陰險地說:「宙斯,這一次就算你好運氣。」對著蒂斯,怒說:「我們這次來是為了什麼?你忘記了嗎?繼續留在這裡,不只不可為你哥報仇,你更要賠上自己的性命!我已經用了分身,不能再留下了!快走!」

蒂斯餘光看見真鳳正從海面追來,再看應龍臉色不妥,身上雖無大傷,但能量竟然剩餘不多,便知真鳳絕不是好惹的對手,終於回復久違的理性,深知不妙,咬牙切齒,怒瞪宙斯,心想竟要放棄這塊快將入口的美食,沉聲說:「那我們走吧。」話畢,兩者立即越維逃跑。

真鳳本想追去,但感到蒂斯臨走之前,竟射出暗藏殺機的一箭,立即衝至海底,及時一爪抓碎那支雷神之箭,替賽蓮化解危機,否則以她現時狀況,根本無法避開。

真鳳見敵人已經遠去,想起剛才應龍所使用的分身術,不禁感到神奇,心想:「雖然要用大量能量,可是能擾亂敵人,趁機偷襲另一處。牠所用的是真龍之力,那麼⋯⋯我也可以嗎?」

賽蓮見真鳳衝至身前,那高貴龍袍隨水飄揚,氣派萬千,馬上衷心地道謝。他回身看著賽蓮搖頭,微笑說:「只要大家沒事就好。」話畢,他走到宙斯身邊,問:「宙斯,還可以嗎?」



宙斯並無皮外傷,正想點頭說話,卻不禁吐出一口鮮血,目光一呆後才傻傻大笑,說:「當然可以,不過受了少許內傷而已。說真的,應龍還真不是浪得虛名!雖然我剩下能量不多,但剛才那一擊真的好強。真鳳,你到底是怎樣才能把牠打得這個地步的?」

真鳳知宙斯只是能量不足,暫無生命危險,登時放下心來,但知戰爭仍舊,尤其應龍先前說的那番話,更是憂心忡忡,立即拿起通訊器,問:「姜尚,現在我們該怎樣?」

姜尚依舊淡然,一直指揮大局,說:「你們先回來。」

真鳳說好,知賽蓮受傷最重,上前詢問要否扶助。賽蓮搖頭,感謝他的好意,問:「真鳳,可以替我帶波光回去嗎?」真鳳順著她修長的手指望去,發現波光正安祥地睡著,內心感到惋惜,便點頭前去,抱著後者回去戰艦。

自亞諾斯隕落、應龍和蒂斯離開,餘下的龍蛇聯軍實在不成風候,不只亂不成章,更會胡亂衝撞,毫無陣式。話雖如此,烏賊畢竟是深居海中的生物,先前被衝散的人族聯軍也不可以一時三刻將這些烏賊徹底清除。

姜尚指揮大軍,率先整隊,佈下一個包圍陣式,將敵軍重重牢著。不消一會,龍蛇聯軍已經潰不成軍,即使是烏賊亦有求生的慾望,四處慌忙逃走,不過人族聯軍士氣正盛,而且先前眾多同伴被殺,根本不打算放過任何烏賊,一心將餘下敵軍一網打盡,殺無赦。期間,人族軍將領發覺所有大蛇和龍早已撤走。明顯,這些烏賊只是九頭為繼續削弱人族聯軍的棋子。

真鳳等走入戰艦內部,宙斯與賽蓮坐在一邊休息。異鯊王與大金毛也立即趕來,看戰況之後該如何。姜尚問:「你們現在情況如何?還可以戰鬥嗎?」

真鳳大約得知兩者情況,要是強行走上戰場,只是勉強戰鬥,甚至會白白浪費自己的生命,所以直說:「宙斯和賽蓮受傷太重,暫時不適宜上戰場。我雖然未完全恢復,但可以繼續戰鬥。只要不與鯤鵬、九頭戰鬥的話,應該沒問題。」



宙斯聽到,說:「喂喂喂,誰說的呀?我不只四肢健全,更充滿⋯⋯」

真鳳回頭盯著宙斯,笑說:「我說的呀。」

宙斯一怔,與姜尚淡然無物的目光對望,再看著真鳳,才垂頭嘆氣,說:「算了算了,我休息一下就好,別用這個眼神麻。」

賽蓮看著宙斯,不禁輕笑,心想:「這就是人族的相處方式嗎?與戰鬥的時候真的差好遠。」

真鳳看著宙斯一笑,便換回認真的樣子,望向姜尚,問:「應龍說我們走進了盲點,這是真的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