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棋盤運轉(一)

應龍大笑:「真鳳老弟,即使你再用創世之端,我尚有數顆龍珠可用。要走,又怎會跑不掉?而且你下方全是戰友,不可久追,我勸你還是保留體力,準備與鯤鵬和無間打一場吧。呃⋯⋯哈哈!我意思是你留力備戰。」

真鳳聽到應龍一話,聯想起牠們的策略,先擊潰南隊,再將龍蛇聯軍兵力集合聯手攻向餘下的人族聯軍,讓大蛇族之首無間和鯤鵬前來對付自己,不禁感到擔憂,道:「八歧重傷,而你亦要後退休養,攻下騰格,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應龍笑說:「真鳳,使用創世之端也要運用巨大能量;以一敵二,你也要休養一段日子,方可恢復至顛峰,不是嗎?勸你一句,還是別惹九頭和鯤鵬。牠們對於取下鳳族聯盟,志在必得。即使當中有那些泰坦,也無法阻止。再者,除你以外,你認為人族尚有誰可抵抗我?只要分散你們,人族聯軍,也只不過是一座沙雕,遇水即散。」

真鳳收起軒轅神劍,向應龍揖一揖手,說:「我平生最敬重英雄豪傑。即使你我為敵,但你從不會說謊言妄語,光明磊落。你這一話也令我要好好反省人族未來發展。他日戰場再遇,望你與我可真正分出勝負。」



應龍豪氣大笑數聲,笑聲震天,完全收斂自身的戰意,道:「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蠢材!難怪連鴻鈞也如此甘心拜服你之下。有緣,定會再會。」大喝:「眾皇先退!」話畢,牠便使用龍珠,打開空間通道遠離此處。

真鳳望著牠遠去,繼續細想各族共存的可能性。

當他們談笑風生,戰場狀況變化萬千,已進白熱化的階段。

人族聯軍以巨人與金獅作先鋒,再由人族作後援,突破騰格重重防線,分散對方陣型,開始攻進內部。然而,龍蛇聯軍於力量上的確佔優,甚至出現以一敵眾的情況;而且,龍可飛天,蛇可遁地,將戰線拉得更開更鬆散。

人族聯軍勇猛如虎,勇往直前,威武萬分。同時,龍蛇聯軍陣型統一,上下兼顧,神出鬼沒。故此雙方仍是打得不分勝負,拉鋸不下,槍聲、叫喊聲、呼叫聲依然在騰格中徘徊不斷。隨著時間飛逝,血流成河,整個岸灘也佈滿雙方的屍骸。



此時,美娜已是累透,全身乏力,右拳不斷流血,拳面破爛見骨,不過表情複雜,既有訝色,又喜出望外,問:「姜尚,剛才你做的,到底是什麼回事?」

姜尚臉色蒼白,口吐鮮血,雙眼紅根大現,似老了十載,氣喘吁吁,但眼神仍然銳利,卓立於灘上,海浪沖到腳邊,抹走嘴邊鮮血,淡然說:「我以九紫天雷珠為引,再以真元力構成符文立陣,將真鳳、應龍等戰鬥的能量引導下來,為我所用。雖然轉換率極低,我可用的或只有億分之一,不過剛才他們的戰鬥實在過份強悍,足以令我將曼蛇停頓一秒。」

美娜見姜尚雖然只是傳說,但出手之精準,眼界之長遠,卻是連不少王也遙遙不及。她心想:「此人智謀甚高,竟有辦法令曼蛇親自走入陷阱,在千鈞一髮之間利用符文佈陣,固定牠的身軀,我方可施以一拳了結牠的生命。難怪,真鳳等人如此看重他。姜尚,未來一定是個強者中的強者。」

當她仍在回想著剛才姜尚所走的路線,思索當中無窮的奧妙,姜尚反倒望向天上,心想:「剛才真鳳所使用的那招是什麼?當中光芒帶著陣陣玄妙之意,如是善也是惡,似是陰也是陽。也許那才是修真的最高境界。」

在真鳳右方,宙斯與賽蓮一直奮戰蒂斯和五爪金龍,後方勝於一直以逸待勞,不似前方大戰數輪,精力當然比較旺盛。可是宙斯與賽蓮之間似乎有一份極好的默契,合起來的戰力如同倍增,互相為對方掩護、進攻及反擊,往往化解對方攻勢。



五爪金龍身軀偏金,龍鬚幼長,尾巴筆直而尖,除平常四爪外,腹部亦有一爪,看似怪異,但這額外的一爪卻是曾令諸多敵人陷入難關。偏偏宙斯以變大變小避過狠招,加上賽蓮在他身外游走,以長笛從各種奇異角度攻擊並吹奏奇音,令牠久久也強攻不下。

話雖如此,牠爪風強勁,每每皆帶風雷之聲,那黃龍之力比伏羲更是恐怖不已,在他們耳邊響過不停,聲大如同龍哮,加上龍尾擺動,將空氣捲成風暴,拉扯宙斯和賽蓮,令他們身上也佈滿大大小小、深淺不定的傷痕。金龍之力堅剛而集中,不斷破開巨人之力和人魚之力。

宙斯力拔山巒,不時使用真元力化解爪風,更打出直拳,如同空氣炮彈般轟向對方。賽蓮背對背貼著他,以防蒂斯突有暗箭。兩者正合作得痛快,笑容滿面,而且身貼身,心中生出一份本不該在戰場上出現的感覺,更是刺激。

五爪金龍即使內心焦急,但因對方異常地合拍,也感到無從入手,暗問:「蒂斯,他們到底是怎麼了?你不是說他們才剛剛開始合作的嗎?為什麼會這麼合拍?」

蒂斯為免傷及同伴,所有箭亦要繞過五爪金龍龐大的身軀,偏偏牠動作離奇飄渺,以致一直未能射出連環箭和其他神箭,內心生起怒意,但因對方乃龍族之一,只好敢怒不敢言,再射一支迴旋箭,嗔道:「我怎知道!」

此時,牠聽見應龍一話,便知不妙,便呼蒂斯一同後退;後者大感無奈,眼睜睜看著宙斯這弒兄仇人再次從自己手下逃過一劫。

帖拉見曼蛇戰死,且有應龍一話,毫不猶豫射出最後一排導彈,阻止大金毛突進才向後退,彷彿沒有感情般說:「大金毛,能捱到此刻,你確實不俗。」

大金毛知道這些導彈其實暗藏真龍之力,怕被爆風震傷內臟,只好向後一跳,以怒獅吼震碎導彈,不過自己已經滿身鮮血,依然咬緊牙關,強忍痛楚,勉勉強強地站立著,暗自凝聚金獅之力,狠說:「別開玩笑了。有種,就留下跟我繼續打,打到分出勝負!」



帖拉一個轉身,龍尾橫擺,掀起狂風壓去大金毛,叫後者無法追來,說:「你仍未死,已經是個奇蹟了。」話畢,牠拍動機械龍翼後退,餘光瞧見真鳳似乎有前來之意,立即開啟所有噴射系統,忽地來個變速,衝向蒂斯等身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