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賭博揭盅(四)

真鳳一怔,望著眼前熟悉無比的男子,段段回憶隨之湧來,因為他正是被喻為人族最強智者、確立各種文明基礎且將它們發揚光大的人,被喻為第二人的鴻鈞。鴻鈞一身白色儒衣,臉孔毫無瑕疵,目光精澈澄明,如看透世間一切,望向鯤鵬,淡然道:「只有毫不留情,全力攻擊之時,才是你的弱點所在。」

鯤鵬現時頭崩欲裂,與先前風度翩翩的樣貌相差極遠,雙眼通紅,咬緊牙關得流出不少鮮血,盡量壓下精神上的痛楚,狠道:「想不到你死後,還是那麼麻煩。」

鴻鈞似做了一件毫不足道的事,看透世事,說:「你當年以計逼使兩大天前來,阻止我滅絕神魔二族,不容人族坐大。現在,我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給我滾。」話畢,他平舉纖麗而有力的左手,一掌運勁,將鯤鵬趕走。

鴻鈞望向真鳳,神色似乎稍有不同,道:「古,轉世過後,容貌也沒有改變太多。」真鳳看著鴻鈞,情感澎湃,感受萬千,明明有千言萬語,卻張口無言,只好傻笑一番。鴻鈞又說:「雖然我早就推測到自己定必遭遇不測,卻在臨死前方知鯤鵬原是精神力動者,更是背後的密謀者。因此,我在死前召來奧丁和伏羲以精神力撕裂自身靈魂,以靈魂作代價,外借永恆和八卦陣,將兩大天封印,借其氣運而煉成人族另一神器,造化玉蝶。」



這番說話雖然平淡如無奇無味,但真鳳聽得熱淚盈眶,內心湧出一份豪氣。鴻鈞續道:「隕落之前,無人得悉我將靈魂分成兩半,更強行改變另一半的靈魂印記,再將之暗中附在你靈魂中,為你守著最後一道防線。」

改變靈魂印記,恐怕只有登皇的精神力動者方可做到,不過這犧牲浩大,因印記一旦改變,就如捨棄前生一切功德、所有氣運。真鳳大驚失色,雙目充斥訝異,淚水已不能自制地流下,握緊雙拳,說:「鈞⋯⋯是我辜負了你。我根本不知如何方可戰勝鯤鵬⋯⋯」

鴻鈞以秀麗淨白的手替真鳳抹去淚水,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守著你心神嗎?」見真鳳搖頭,便續說:「一,我知鯤鵬定會對人族不利。牠非是三足金烏之輩,卻是須彌中最擅長潛入刺殺的最強刺客。因此我以靈魂在你精神的最深處生成結界,作出幾乎同等的反噬;短時間內牠將無法對人族造成威脅。」

真鳳苦笑一聲,說:「其實⋯⋯你才配第一人,即使臨死之前也為人族奉獻出自己的靈魂。」

鴻鈞未有回應,道:「二,我推算你將遇到大難,不過亦有方法渡過,就是開創內宇宙。若是如此,即使你再入輪迴,我另一半的靈魂亦會同樣被打散,與你一同輪迴,卻有部份碎片與你同在。」



真鳳一怔,訝說:「相似的靈魂碎片具有吸引力,或在三千大千世界內互相拉近。難道⋯⋯」

皇隕落後,靈魂將天道撕成三千碎片。至少經歷千千萬萬世方可將眾多盤古的靈魂碎片重組,方有今時今日的真鳳。在這生生世世,鴻鈞那一半靈魂某部份亦進入輪迴,因靈魂互相吸引的關係,一直跟隨盤古。

「我將靈魂附於你靈魂上,看來也對你造成不少影響。換轉盤古,一定無法由此得出結論,只懂皺眉放空,等待我繼續解釋。」真鳳聽後,想起先前盤古的說話,也不禁輕笑一聲。鴻鈞續說:「我曾以靈魂立誓,生生世世亦會作為你的臣子,助你走上最高,絕不食言。只有你,才配第一人此名。我,一直在你的身邊。」

可是真鳳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以為隨著輪迴轉世,鴻鈞那些碎片與自己重新融合,為自己守下最後一道防線,卻不知那最後一句點出姜尚正是鴻鈞的轉世。

同時,明鋒出現在真鳳的身邊原來絕非巧合,是鴻鈞一早就鋪下的伏線。當初鴻鈞輔助盤古,正如明鋒輔助真鳳,而現在的姜尚亦將會如此。一切,絕不是簡簡單單一句巧合就可解釋。



鴻鈞,的確一直守在盤古身邊;這是他過人的遠見,這是他不變的誓言,這是他不二的忠誠。人族最強智者,名不虛傳。

「時間無多,我這縷靈魂即將進入輪迴,這結界亦會隨我而消失。下次對付鯤鵬,就只可以靠你自己。記住,對付精神力動者與對付其他皇不同,你要堅守心神,別讓對方影響你的真偽,否則迷失真偽之間,就會一直墮入其陷阱之中。戰爭還未完,回去吧。」

真鳳想伸手捉緊鴻鈞,但事與願違,感到自己將被扯離這靈魂空間,只好大叫:「鈞!」

他登時恢復正常,方知由鯤鵬入侵直至現時只不過一瞬間,但全身同樣虛弱無比,知道鴻鈞的靈魂只是建造結界,而推動該結界的卻是自身的能量。他看著面前變得透明的淡淡身影,方知自己原來一直憑感知追趕的只是鯤鵬的身外化身。他發覺鳳翼依在,龍爪未散,但全身佈滿刻骨銘心的傷口,立即四周張望,找尋鯤鵬真身。

鯤鵬正在真鳳身後遠處,現時精神劇痛,臉目何等猙獰,四肢僵硬,再無任何書生秀氣,反倒似被逼至牆角的野狗般咬牙硬撐,雙眼佈滿紅絲,唾液與牙血滴在衣服上。真鳳全神戒備,免得對方忽然突擊前來,但鯤鵬帶怒轉身,越維離去。他即使想追,也有心無力,只好拍翼飛去拿回軒轅神劍。

准提喝:「先退!」他與電王不敵受到龍魂影響的爛骨龍,後者釋出一股龐大的腐爛灰氣,一次能攻兩人,而且腐蝕能力幾乎可比魔族,令他們難以進攻,久戰之下節節敗退。任電王劍法凌厲,也無法一口氣斬散洶湧澎湃的灰氣。

准提知爛骨龍速度勝自己數分,要不是龍魂,應可以力破巧,配合千手法器攻去,道:「我以黃金寶瓶保護你,應可抵擋灰氣一段時間。可是你有信心嗎?」

電王忍著痛楚,以靈力封著右臂傷口,發覺一旦被灰氣接觸,肉身將會被腐蝕見骨,激發決意氣勢,道:「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