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賭博揭盅(五)

「哈!偷襲並非你們人族的權利!」由鯤鵬所帶領龍蛇聯軍中忽地彈出兩名份外巨大的龍族,分別是橫宗和摩根。前者已得道成王,後者已成傳說,力量龐大,再受龍魂影響,更是無人能阻,在戰場之中橫衝直撞,人族聯軍死傷眾多。

摩根擁有盔甲般的深藍外骨骼,即使人族聯軍奮力以劍、槍、矛等刺去,也只能擦出火花。橫宗形狀略扁,色彩鮮明碧綠,身軀有節,每節左右皆長有尖刺,光是快速衝撞,人族聯軍已潰不成軍。

司馬德如雖是龍騎士,人龍合一,但只是魔導士,無法與傳說比拼,更遑論王。即使小冰,也只可以拖延摩根,對橫宗也是無從入手,不斷避開,就連戰機也被擊落。

「小心!」謝小雪見橫宗衝來,立即推走正進行治療的莫晴,而後者只是剛好察覺有敵前來。可是在橫宗眼中,她們的速度、反應實在緩慢得很,張口一撞,將二人攔腰撞斷,在旁的高誠更被牠一腳踏成肉團,血肉模糊不分。



「小雪!晴兒!」電王不顧一切,就連長虹也忘了握穩,掉在地上,自己卻直衝向南邊。准提知事態嚴重,立即以千手法器和黃金寶瓶盡量拖延爛骨龍。

爛骨龍餘光瞧著電王,盯著准提大笑:「不用急!反正你們全部都要死!」

電王趕到,站在一堆屍體之中,內心激動無窮,傷心欲盡,左手擁著謝小雪,右手抱著莫晴,想大聲吶喊,卻是無聲。莫晴雖然大感痛楚,仍然微笑,問:「爸爸?我在發夢嗎?還是死前的幻覺?」

謝小雪大哭,悲哀說:「對不起⋯⋯對不起⋯⋯」

電王幾乎哭不成聲,勉強道:「我一定會復活你們的⋯⋯小雪、晴兒,等我⋯⋯」



司馬德如和小冰也流下兩行清淚,但只好拼命帶領其他人族聯軍合力作戰,盡量抵著對方,至少為電王爭取更多時間。

不消一會,莫晴已失血過多,再感覺不到痛楚,但亦提不起力氣,吃力地伸手摸著電王的臉,依然甜美,道:「記得嗎?只要⋯⋯只要想著心⋯⋯心愛的人,就不會痛了。」謝小雪聽後更是哭成淚人,躲在電王胸前。

感情是人最大的禮物,亦是最令人珍惜的事物;無法純以邏輯計算,無法單以利益比較。正因擁有而幸福,方會因失去而痛苦。

不過戰場之中分秒必爭,數名較為弱小的龍和大蛇衝來,咬在電王背後,傷口越扯越大,後者一理不理,吻著妻女額頭,溫柔地放下再無呼吸的謝小雪和莫晴,再以沾滿她們鮮血的手抹走臉上眼淚,弄得血紅無比,卻無法阻止熱淚流下,默唸:「不痛,只要想著心愛的人就不痛。」

他平舉左手,又引來另一條龍奮力咬來,龍牙刺入其肉,流出一陣溫熱鮮血,大喝:「不痛!只要想著心愛的人就不痛!」爆發決意氣勢,硬生生逼開所有龍族,而長虹如有靈性地飛來,途中更刺穿數名敵軍的身軀,再去到他手上。「不痛!只要想著心愛的人就不痛!」一劍劃去,附近的龍蛇聯軍登時身首異處。



他的聲音響徹戰場,當中的悲憤、不甘感染所有人族聯軍,令眾人更加激動不已,紛紛大吼。

橫宗此時回頭,感到此人似乎有所不妥,而在旁的摩根亦有此感覺,冷笑一聲從後衝去,一爪抓去,說:「也不過是人一個!」

電王眼神茫然,帶著悲憤、迷失,甚是複雜,然而轉身一劍斬去,劍氣暴漲,當中蘊含風的流動,似慢實快,虛實同在,加上風屬性靈力的鋒利特性,摩根頃刻被一分為二。

橫宗感到面前此人竟在剛才揮劍之時得道成王,不禁為之動容,知非除不可,便聚力衝去,帶著一股濃厚殺氣,擺尾攻去,突破音障,快得匪夷所思。

電王怒視橫宗,竟以右臂硬擋,即使臂骨碎裂也在所不惜,再斬出一劍斬斷整條龍尾,淚水不自控地落下,道:「不痛!」他的劍法本來就瀟灑自如,現時更合天地之造化,劍鋒帶電而鋒芒若隱若現,劍劍皆含萬千變化,忽快忽慢,令對方難以洞悉自己攻勢。

橫宗事前根本不知面前此人竟非等閒之輩,猶進兩儀之境,感到斷尾之痛,不禁慘嚎一聲,才強忍痛楚且以爪還擊。

電王聽得牠那叫聲,怒火更盛,見爪襲來更不躲不避,右臂被齊口切下,血花四濺,左手再斬四劍,以命搏命,將牠四肢通通斬下,怒吼:「這叫痛嗎?你能感覺到痛嗎?」

橫宗從未遇過如此恐怖且不怕死、傷、痛的怪物,一時被對方氣勢壓下。他再一斬一劈,將牠開膛剖腹,血腥味甚濃,連龍蛇聯軍也感到恐懼而不自覺地後退。



即使對方已無心跳,電王仍然斬出一劍又一劍,血肉分離,內臟灑地。不知何時,他全身乏力,放下長虹,道:「不痛⋯⋯只要想著,心愛的人,就不痛。」雙膝跪在地上,左手按著胸口,哽咽說:「不痛⋯⋯只要想著,心愛的人,就不痛⋯⋯」

縱然他只剩一臂,更跪在地上,卻再沒有龍或大蛇膽敢接近一步。

小冰與司馬德如也只好強忍淚水,乘這大好優勢將餘下的龍蛇聯軍趕盡殺絕。雖說對方將領已死,不過有龍魂白光在,牠們依然奮戰,士氣高昂,沒有一絲放棄或投降的意思,亦間接顯示出九頭的領袖魅力,能令高傲自大的龍族為牠戰死。

隨著鯤鵬逃離戰場、橫宗和摩根等將領戰死,人族聯軍所受到的壓力已減輕不少,但因應龍、八歧依在,加上真鳳暫且失去戰力,仍有機會一敗塗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