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賭博揭盅(六)

姜尚看準時機,將九紫天雷珠拋於天空,再一腳踢向劍柄,飛劍懷著勁力直衝向前,刺穿一條大蛇,落地時握劍向前猛扯,將牠分成兩邊。

「嚯嚯」聲音迎面而來,他立即腳踏八卦方位,避過龍爪與蛇身並聚力於雙指,若點穴般打在對方身上,穿透外層直打內臟,而且毫不吝嗇真元力,傾瀉而出,一擊必殺,務求以最短時間與准提會合,更要身先士卒,重組戰陣,以人族聯軍團結一致的力量對抗以個人力量而盛名的龍族。

他搶前再殺數敵,將真元力送往天空,依稀散發道人之風,正氣凜然道:「乾坤蒼茫,九紫天雷召來!」九紫天雷珠生出紫天雷,凶悍無情地劈在戰場之中;凡觸碰者,若非傳說,全部非死則傷。他運氣大喝:「後退!重整戰陣!」

此時於皇龍都東邊,九頭與三足金烏打得如火如荼,加上兩方各用神器,縱在高空,離皇龍都甚遠,雙方的勁力也令堅固的城牆紛紛崩塌。



三足金烏口吐形似戾炎、神卻截然不同的黑火,高溫無比,連空氣也避不開其燃燒,看似凝聚一點,偏偏籠罩周遭,逼使對方要麼硬拼,要麼後退,但亦因此會失去先機。如此簡單一著,如在棋盤下了一子以封下對方後路,卻露出其強大而細膩的戰力。

九頭見此不禁內心敬佩此等對手,但激戰已久,兩者依然互有攻守,難分高下,便乾脆轉變戰法。牠率先噴出一口龍炎,將黑火減緩一會,再催動其蓋世霸氣,務求將三足金烏鎖在眼前,將漆黑無光的原龍之力化成一巨大龍口,喝:「龍元始盡!」

光是雙方的霸氣已令風雲變色,附近亦多出一層額外的空間,卻令空氣也擠不進。龍元始盡如九頭金的第十個龍首,目光殘暴凶惡,帶著氣吞天下之勢,如千千萬萬龍族一同吼叫並撕開地獄缺口而出,要將面前一切輾爛、抓斷、咬碎,直至萬物盡毀。

光是這一股壓力已經足以令對手崩潰,只是三足金烏絕非凡物。牠見有黑火在前,亦激出渾身霸氣鎖緊巨大的九頭,催動渾身的鳳凰之力,同樣使用自身最強的招式,喝:「大日鳳仙!」

九頭見此,反而眼神更是閃爍,見龍元始盡撕破黑火湧去,笑說:「終於要揭盅了!」



三足金烏的大日鳳仙將其黑金相融的鳳凰之力揉合至最精緻、微小的地步,再碰撞而分裂,猶如宇宙誕生般的大爆炸,變化多端,又如光明與黑暗並存,光是這種恐怖念頭已令全場感到壓迫。牠道:「恐怕你的龍元始盡遜我一分。」

九頭瞳孔盡現暴虐,大笑:「不,是我故意留力,因為現在你還不可以死,否則我就要同時面對天族和地族了。」

雖然兩招尚未接觸,但三足金烏感到對方的眼力似差了不少,不禁冷笑道:「你也太高估自己了。」

兩者對碰,衝散互相的霸氣,這兩股霸道至極的能量毫不留情地互相吞噬,甚至連周邊空間也無法承受,紛紛崩潰,貪婪地吞食能量,卻在瞬間被牠們的招式填滿,又再循環。

九頭目光忽然轉向三足金烏身後,道:「我早就說了,對付你不需要另一樣神器,因我有另外一個『武器』呀。」



三足金烏雖感到不妥,但心想幸好身後只是與凱恩激戰的克洛諾斯,便專注於大日鳳仙,漸漸壓過龍元始盡,打算以此招戰勝這仗,道:「那你就帶著那武器去輪迴吧!」

可是克洛諾斯竟匯聚全力從後打來,偏偏三足金烏此時互相與九頭用凌厲霸氣困著對方,而且正以招對拼,根本無法避開,吃驚大喝:「克洛諾斯,你做什麼!」

九頭看著目光呆滯的克洛諾斯,笑聲更加響亮,大喝:「三足呀三足,枉你聰明一世,難道你不知道當年泰坦族為什麼會分裂嗎?」

三足金烏聽後大驚,心跳加速,忽然將各人物連接起來,猜得當中大概,又想起克洛諾斯自此精神極為不穩,慨嘆對方計謀極為深遠,唯有將餘下的鳳凰之力聚於背後,希望能減輕傷勢。

即使泰坦族自那年分裂後氣運稍為沒落,力量依然巨大剛強,但更奇妙的是,隨著此拳越近,克洛諾斯的威勢竟然越強,其長髮如一道烈火飄揚,幾乎足與昔日相比。三足金烏被這一拳直直擊中,背部經脈盡斷,內臟嚴重受損,吐出一大口鮮血和內臟碎片,就連大日鳳仙也難以維持下去。

九頭見此,渾身散出不祥黑氣,當中隱隱約約出現龍族中奧妙絕倫的魔法,冷道:「三足,率先謝過你的氣運。」將龍元始盡一口氣壓過大日鳳仙,一條黑色巨龍張開血盤大口吞食日月。

克洛諾斯打出一拳過後,神情依然呆滯,但再無追擊,反而退後,不知所蹤。

三足金烏感幸總算並非沒有退路,率先恢復身軀並召喚所有召喚獸,率先當上自己的盾牌,再運用鳳鐲擋下龍元始盡。可惜一招是聚力而出,另一招只是臨時變招,相差何止千里;雖未算螳臂擋車,但亦已相差不遠。



龍元始盡遇物殺物,威勢一時無兩,無可匹敵,最後更撕走三足金烏近半下身,三隻金足被毀。此時九頭的不祥黑氣亦隨之而來,以當中奧祕大大吸取三足金烏的氣運,再轉移至皇龍都與自身。

三足金烏從未想過自己竟有此落難的一日,約四分一的氣運被吸走,而自身能量甚少,偏偏九頭仍然意氣風發,此消彼長,自己大勢已去,內心甚是複雜。

九頭感到力量又提升不少,霸氣更為強烈,完全壓過對方,目光炯炯而無情陰險,笑道:「三足,謝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