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天下大變(一)

自從九頭施法將三足金烏的氣運加至皇龍都後,所有龍族也感到自身龍力再度變強,每個細胞似充滿無窮力量,令龍蛇聯軍更加勢不可擋。更甚者,七陰藉機登皇,令龍族實力更是不容忽視。

凱恩此刻飛來九頭已附近,盯著三足金烏,免得對方突有行動,心有無窮敬佩,想:「難怪九頭事先命我只需拖延克洛諾斯,這種遠見實在恐怖。」

三足金烏看著湼槃等仍在激戰,可是知道自己已沒有再與九頭戰鬥的能力,再加上克洛諾斯如此變卦更令現時鳳族聯盟軍心大亂,尤其血族、陽族和鳳凰族也對泰坦族生起戒備之心,不知是敵是友,令戰陣從內崩潰,更被龍蛇聯軍打得節節敗退。

其實就連泰坦族另外兩皇,厄洛斯和夸父也不知該當如何。克洛諾斯不只實力,就連聲望也在二人之上;若然他,泰坦族之首,要歸降龍族,亦代表泰坦族也會脫離鳳族聯盟,而厄洛斯和夸父正身在敵軍深處,危機處處。



三足金烏思緒萬千,深知此局確實輸在對方長年佈局,但此刻更應以大局為重,大喝:「厄洛斯、夸父,別亂!鳳族聯盟退軍!退到鳳凰族原領地為止!」鳳族聯盟早已恨不得立即後退,聽令後只為求活命,向後逃亡。厄洛斯和夸父未知狀況,但情況實在尷尬絕倫,也只好盡量護著所有鳳族聯盟離開。

九頭化成黑色人龍,體型大大縮小,威壓卻絲毫不減,從容地飛向三足金烏,知勝券在握,而且自己盡佔上風,道:「聰明。」

三足金烏平定心境,心想:「現時須彌漸被分成數方勢力。以橫向而言,龍族、大蛇族等被夾在西方的人族聯軍和東方的鳳族聯盟之中;同時,我們自身東邊也有被稱作須彌第二的地族。而這一戰九頭搶得我的氣運,力量再上高峰,我卻變弱不少,再無西侵之力。」

牠看著鳳族聯盟後退,續想:「一山不能藏二虎;一日有我在,地族絕不會接受鳳凰族的投降,所以為求生存,我就只可以盡力維持鳳族聯盟,不讓聯盟內裂,亦即成為龍族用來對付地族的盾。九頭,你這連環計真狠。」淡然道:「今日我的確敗了,無話可說。」

湼槃擔心三足金烏,立即飛至附近,後者知道自己尚有利用價值,只輕輕搖頭,表示毋須擔心,說:「去保護餘下軍隊。」湼槃點頭後便飛去。凱恩見此,也見機上前,提防對方突然合力攻向黃龍。七陰登皇後,感到力量大增,視野似乎截然不同,更殺意大生,對敗方窮追猛打。



九頭看著龍蛇聯軍在黃龍、七陰帶領下如怨鬼索命般從後追擊,趕盡殺絕,眼中竟出現一絲惋惜,道:「本來你我聯手,可創立一番偉績大業,甚至以龍族和鳳凰族之名徹底取代天族和地族。」

三足金烏深呼吸,冷笑一聲,淡然道:「所謂成王敗寇,即使現在你高談闊論,說要統一須彌,也是對的。」

九頭見牠依然冷漠,不禁嘆一口氣,道:「當年你與我幾乎同時誕生於世,同樣野心勃勃,又機靈聰慧,早早吸取各家氣運,及早建成一族以擴大氣運與勢力。你,該是最明白我的生靈。」

三足金烏凝視雲海,似回望到多少年前,道:「若當初你沒有殺死我母親,我或會與你合作。可惜,時光一去不返;任你法力無邊,也無法扭轉前塵。」

九頭同樣望著眼前景色,知以對方聰慧,淡然說:「我以自己之名立誓,我從無對你母親下手。算罷,無論我說什麼,你也不會相信。乖乖替我擋著地族。待我有足夠力量,便會一口氣將鳳凰族、地族在須彌中除名。」



這一番壯烈的說話若在他人口中說出,只不過是空話連篇,毫無說服力;地族實力不凡,單打獨鬥更加被稱為須彌第二,只是天族之下,即使當日真鳳與無常拼命一戰亦不分勝負;如若整個地族出動,恐怕連人族也會吃不消。不過從九頭口中,又似乎無比真實,甚至陳述不久的將來。

三足金烏拍翼,道:「只要我重奪足夠氣運,會再次向你挑戰。」

九頭淡然道:「你認為我會讓你這樣做嗎?你要獲到此等力量,除非你可手刃地族,再施以鳳凰族的秘法,否則無計可施。不過今日之後,我認為你已經沒有這種能力。」

「來日方長,我總有方法再上高峰。」話畢,三足金烏便拍翼離開,跟隨鳳族聯盟的隊尾,趕走黃龍和凱恩等龍蛇聯軍。

九頭作為龍族之首亦放過三足金烏,其餘龍蛇聯軍怎敢阻撓?於是眾龍見好就收,知按照九頭佈下的大局而退兵回城。三足金烏仍未恢復全身,只封閉傷口,飛過凱恩,後者仍帶尊敬說:「今日能見識前輩出手,實令晚輩受教不少。」

三足金烏瞧過凱恩,輕聲說:「若九頭倒下,恐怕龍族就是你的天下。」

凱恩絕不敢妄想,輕輕搖頭,說:「如今大局,我信九頭將永世不倒;再者,我未有牠的能力統一龍族各分支。」

三足金烏見牠竟忠誠如此,毫無異心,更知九頭於籠絡人心確有一手,道:「不出數年,你將超越黃龍。」話畢,牠再也不理凱恩,依然懷著其高傲直直飛走。凱恩看著三足金烏,只有一句道謝。



九頭連望也沒望,便閉上略帶惋惜的眼睛,過了數秒方睜大龍目,但目光截然不同,充斥無盡如野火般的野心,收起龍魂,向黃龍、凱恩、七陰等說:「是時候向人族討回當年審判日的債。」忽然感到一股力量前來,冷笑:「看來他們也沒想過我可打退三足金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