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天下大變(二)

雖然龍魂白光消失,不過真鳳等人感到對方因主都氣運增加而再次變強,實在大感詫異,尤其是正與應龍激戰的伏羲和濕婆,更感難受。真鳳感到東方九頭和三足金烏的大戰已經停止,心想:「九頭真的打敗了三足金烏⋯⋯」

因八歧傷患未癒,內心仍有憂慮而處處留有餘力,美娜、大金毛、異鯊王才可勉勉強強與對方打成平手。

帖拉趁此時提氣大喝:「在九頭帶領之下,無物能阻龍族之威!九頭萬萬歲!」

在場的所有龍族也能感到自己力量似源源不絕,心湧傲氣,咆哮:「九頭萬萬歲!」即使其他大蛇也被龍族的傲氣感染,士氣更是高昂。



不過金獅族此刻終於找到突破點,瞬間由橫陣變成錐陣,更由巨人族與人族掩護之下,以其高速闖進皇龍都,方令陷入膠著狀態的戰事有所改變。

八歧不知九頭計劃,但也猜到對方真的擊退鳳族聯盟,更重要的是打敗三足金烏,大感再無後顧之憂,以大蛇之力保護身軀,硬生生打破大金毛、美娜與異鯊王的品字陣,讓帖拉、鈷旦和黃崎可以上前突擊。

鈷旦和黃崎合擊美娜,帖拉攻向大金毛,八歧凶目瞪著異鯊王。八歧雖是受過重傷,可是爛船仍有三分釘,光是那種作為皇的霸氣已足以令異鯊王渾身顫抖。牠悠然自得,八個蛇首吞吐蛇舌,嘶嘶之聲實在陰寒無比,道:「畢竟是魚,怎可隨便上岸?」

異鯊王咬破舌頭,以痛楚逼使自己集中,但也知王與皇相距太遠;若對方全力出擊,自己根本撐不過五回合。

「雷光!」一道金雷從天而降,直直劈向鈷旦,替美娜解開被圍困之苦。來者正是剛得道成王且踏進兩儀之境的電王;他雖然失去右臂,卻無阻其傲氣,決意氣勢湧向鈷旦和黃崎。



美娜知異鯊王的處境比自己更危險,豪情四起,揮動大鋼刀衝去黃崎搶攻,刀風凌厲,與對方龍爪硬拼,道:「電王,去救異鯊王。八歧雖然受傷,不過仍比我們強太多了。」

電王點頭,長虹在虛空中畫出一個幾乎完美的弧形,似慢實快,從旁斬向鈷旦。鈷旦感到當中有端倪而不敢硬接,乾脆扭曲蛇身後退,順道刮起沙塵擋去電王目光。

電王知鈷旦陰險狡猾,身長百米,恐怕會趁沙塵前來而噴出毒液或作其他攻擊,因此直接聽取美娜說話,轉身就走。當他離開那一剎那,鈷旦那如響尾蛇般的尾巴從地插起。電王知鈷旦那尾只為封下自己攻擊,於是頭也不回,聚力一劍劈向八歧。

八歧體型龐大,但非處於最佳狀態,亦免得硬接此劍,也以蛇尾斜拍電王。這一擺尾絕不簡單,帶著一股巨力撲向電王,長尾和尾端剛好有些微時間的差距;以尾巴微妙的角度率先卸去電王那劍,更以尾端側打他右身。

電王感到對方登皇確實名不虛傳,戰鬥技巧細之又細,速度又是奇快,於是左手手腕立即轉換角度,透過扭動身軀,不失力量之下以長虹劍尖刺去。此變不過一瞬,可見電王反應實在極快,可是他仍被八歧尾巴打走一段距離。他站穩後,心想:「八歧以力破巧,不可單純比拼力量⋯⋯要贏,一定要有方法削弱牠。」



異鯊王本來在陸地上已令速度慢上一拍,被八歧八個蛇首追趕更是傷痕纍纍,魚鰭之下的左身更有一道驚心動魄的傷口,狼狽不堪道:「各位,我撐不住了!我要召出大海了!」話畢,牠聚起異鯊之力,從口中吐出似源源不斷的藍色海水。這一片半徑達數里的海水如一個球體般包圍牠,絲毫不漏,奇異無比。

八歧仰天大笑:「蛇不畏水,即使你恢復速度又如何?也只不過是王一個。」然後八個蛇首衝進那片海水中,張開其大口,以蛇舌探測對方的位置,似獵食般衝去。

電王趁八歧全力攻向異鯊王,立即集中靈力,收長虹入鞘,將精氣神推至顛峰,看準八歧尾巴,殺意忽然消失,又突然暴漲,如一道金色影子越過大地,大喝:「無悔!」

長虹從劍鞘而出,畫出一道合乎天地奧妙之弧,勁力內斂卻帶同周遭的天地能量襲去,彩光閃爍無比,劍鋒鋒利絕倫,而弧度之盡正是八歧之尾。劍入劍出不過一瞬,即使八歧揮尾反攻,亦被硬生生斬出一道巨大傷口,幾乎被斬斷,只剩少許血肉相連。

可惜亦在此時,那片海水從空中掉在戰場中,湧向四周。電王見其中一蛇首咬著異鯊王,後者已全身鮮血,與當初威風凜凜的樣貌截然不同。電王還未來得及驚訝,餘下的蛇首已經蜂擁而至,封盡各種角度,不讓電王逃離此處。

異鯊王再無反抗之力,目光卻沒有不甘,想起剛才電王的說話,不禁豪氣喝道:「不痛!各位兄弟,替我斬掉這些渣滓的頭!」餘下的異鯊族軍聽此更是悲痛欲絕,不顧生死衝向龍蛇聯軍,寧被龍爪蛇牙穿過身軀,亦要令自身巨齒咬破對方頸部。這種不要命的戰法,令數量較少的龍蛇聯軍登時處於下風。

八歧一口吞下異鯊王,便繼續追趕電王。要不是八歧元氣大傷而無法越維,電王早就被那種幾乎無法洞悉的戰法擊殺;畢竟皇與王,除力量深厚之外,最大的差別便是越維這能力。

電王與八歧正面激戰,只不過是數回合已經處於下風,只可守而不可攻;更甚者,由於體型關係,自己一直被逼與對方硬拼,偏偏對方力大無窮,每次對拼也令自身血氣奔騰,口吐鮮血。



「退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