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天下大變(三)

電王望去,立即橫舉長虹,借八歧蛇首的巨力忍痛後退,而真鳳則舉起軒轅神劍劈去。八歧再見真鳳,想起那招創世之端,內心大怯,戰意全消,想盡千方百計逃離此處,可是無法越維,只好棄車保帥。

彩光高速閃過,真鳳一口氣斬下三個蛇首,血如泉湧,噴至高空,八歧卻趁這微小的空檔鑽進地底。真鳳知道絕不可放過對方,登時拍翼前去,怎料那三個蛇首竟依然能動,倏地咬向真鳳。

真鳳當然不會被區區蛇首嚇唬,但知已經錯過追趕擊殺八歧的最好時機,只好揮劍擋著那三個巨大蛇首。

電王憶起一件往事,立即御風而行,速度驚人,比先前快上不少,心無雜念,立即跳進被海水填滿的地洞,斬崩後路,分隔地底與地面,激起所有靈力,灌注於長虹之中,劍鋒迴轉一圈,一道金色雷電沿劍鋒前行,將此處道:「金雷封頂!」



八歧本來已受傷未癒,剛才又被真鳳斬去三個蛇首,能量只剩十之一二,現時實在是強弩之末。金雷封頂混和瀰漫於四周的天地能量,剛陽無儔,沿著海水,在這地洞如死神索命般捲向八歧。

若非牠再遇真鳳,感到恐懼而鑽進地洞,牠或許能活著離開;可惜,這個潮濕地洞滿載海水,根本無處可逃。這地洞,就是牠自挖的墳墓。

另一邊廂,宙斯與賽蓮雖然合拍非常,但五爪金龍自力量進一步提升之後,二人變得難以對抗。柯羅諾斯也趁機捲身在旁,如毒蛇般伺機而動,比起猛攻反而給予宙斯與賽蓮更大壓力。

賽蓮以長笛擋下五爪金龍的龍爪,但對方勁力四射且快如閃電,她確實有苦難言,幾乎無力可卸,雙臂開始感到麻痺,呼吸不禁急促。

五爪金龍不愧為龍族,體型巨大,一直擺尾,以各種奇異角度打向宙斯,再加上柯羅諾斯虎視眈眈,令宙斯與賽蓮處於下風。



宙斯暗說:「賽蓮,替我擋下柯羅諾斯,否則我們將無法離開。」話畢,他催動巨人之力,體型忽地變得與五爪金龍可比,高近千米若泰山,聚力於雙拳,而雙拳帶有雷電,顯然拳中便是雷霆。

五爪金龍絲毫不驚,反倒收起腹部一爪,如消失不見,而另外四爪集中黃龍之力,直接以快打快。兩者打得無比激烈,爆風橫飛,就連賽蓮也不得不暫且離開,免得平白受傷。

柯羅諾斯見機運勁彈出,張開其血盤大口,快得恐怖,喝:「等你很久了!」幸好賽蓮早有準備,直握長笛,大喝一聲,長笛笛尾噴出大量海水,暫緩對方,才可勉強繞過那巨口。

牠鍥而不捨地追去,帶怒地罵道:「媽的!人族氣運甚高,我才沒有辦法。你區區人魚,怎會難得到大蛇!」同時,尾部無聲無息從賽蓮盲點襲去。

賽蓮感到被包圍其中,閉目吹笛,笛聲溫和響亮,如頌讚世間萬物。柯羅諾斯立即後退,避開數十風刃,道:「人魚也懂魔法?」牠目露凶光,冷酷無情地笑說:「可惜,班門弄斧呀⋯⋯」



賽蓮大驚,感到身後對方尾巴高速襲來,更產生風暴包圍自身,想起對方比盤古開天還要更早,更曾被喻為時間,才知大難臨頭。

宙斯忽地變拳為掌,掌心的雷霆雖然未有如平常般結合,但真元力經由體內經脈連接竟同樣湊效,雙掌忽地射出紫雷。五爪金龍身手不凡,剛好避開,只被雷電擦傷,而餘下的紫雷剛好打散柯羅諾斯的風暴,令賽蓮剛好可以從中逃離。

宙斯中線一失,五爪金龍立即由尾前撐突進,雙爪剛好捉著對方雙腕,尾巴擺去。宙斯目光認真,殺意暴漲,力氣似源源不絕,更以左腿硬擋龍尾,道:「這你就無法避開了。」話畢,雙掌再次湧出紫雷,而這次更瞄準對方頭部和胸膛。

正當紫雷一湧,五爪金龍亦同時冷笑:「你也忘記我的名字了。」腹部陡然伸出一爪,直指宙斯胸口;亦口吐黃龍波,擋下致命一擊。

頃刻,兩者皆鮮血淋漓,可是龍與人不同,心臟並非正在胸腔之中,因此五爪金龍所受的傷遠比宙斯的輕。黃龍波雖然能量密集,但只是臨時之招,無法完全擋下紫雷,燒焦五爪金龍的臉頰。牠冷笑一聲,腹爪一抓一收,將宙斯內臟扯出,後者立即變回當初體型。

五爪金龍餘光看見真鳳前來,又見八歧隕落,心生退陣之意,道:「心脈一碎,則靈魂受損。宙斯,絕望下去吧。」話畢,牠尾巴奮力一彈,將宙斯打至地底深處,也與柯羅諾斯逃離此處,大喝退兵回城。

真鳳看到宙斯昏迷不醒,甚是虛弱,心痛無比,但也知自己無法以目前狀態追上並殺死五爪金龍,咬牙在通訊器問:「姜尚呢?」

姜尚站在皇龍都的城牆,大喝:「退兵!」軍令如山,不能不從。自此兩軍亦似有默契般後退,金獅族軍更是全速跑回戰艦,而巨人族、異鯊族、人魚族等亦在旁掩護,怕龍蛇聯軍繼續追擊。



應龍身上傷痕累累,但精神與戰意依然高昂,看著濕婆與伏羲,笑說:「有趣有趣!想不到你們二人竟可這麼強悍。你的三昧真火好比三足的黑炎;你的八卦陣亦奧妙無窮。真想繼續打下去。」話畢,牠便飛回皇龍都。

伏羲身上華衣破爛不堪,左臉全是鮮血,問:「濕婆,還好?」後者全身血痕,只點頭示意。伏羲看著皇龍都,眼神卻有一絲失望,續說:「自皇龍都之役,龍族終於有資格挑戰須彌第一。天下,終於要大變了。」

真鳳飛向姜尚,說:「為什麼要逃?」

姜尚只答:「九頭在幾乎絲毫無傷之下打退三足金烏;若現在不走,人族必亡,更何況我們要對付的正是對我們恨之入骨的天人族。」
已有 0 人追稿